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第七章 老婆的性感开发 妇产科秘闻 斗破 抗战 王家老板 保姆
女朋友  诸葛离骚 大开眼戒  焕发生机 厂花的秘密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通天财神
通天财神

通天财神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5-29 00:13:24

作者:红烧肉汤粉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过火(中)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通天财神是谁  通天财神系统下载  通天财神系统  


每个人出生于会有很大的相同,有的天生的聪颖,有的天生的神力,有的天生的丽质,有的天生的愚不可及。虽然到了昨天,无论你的天资有有多相同,好像仅有一点儿才是最最重要的的,那是你有一个什么样的爹。我们常常感慨活在了这个金钱为先的年代,虽然更不幸的的是我们还活在了这个在Z国的大地上,像这样名字的酒吧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在酒吧门口一个高大挺拔的小伙子正嬉皮笑脸的向来来往往的帅哥靓妹大献殷勤,一群红男绿女在他的引导下前仆后继往酒吧内涌入。这个小伙子就是酒吧门口的姿客。人家的老板用女姿客,可这火花酒吧偏偏就用个男姿客,生意还不错。等到酒吧里人满为患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又跑进酒柜当起了调酒员。“刘龙,今天来了多少客人?”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白面胖子问调酒员。“差不多有200多吧,比昨天不少。”小伙子抬起头回答。“早他妈教你用点心思多看看,今天是246个,比昨天多了28个。”胖经理说,“老子看你挺勤快的,怎么就这么不长脑子,该记的东西一点都记不住,别就顾着学调酒了,知道吗?”“是,下次我一定记准了。”刘龙低着头说。说实话,在大家眼里刘龙还真是个大老粗,农村兵入伍,复员回家后把一点安家费全交给了乡下的老母亲,自己一个人来城里打工。属于那种随遇而安,不求上进的人。但小伙子为人诚恳,做事勤快,但凡谁交代的事情都是尽力完成。加上年青,学东西快,待人和气,挺招人喜欢。通过战友介绍,刘龙在火花酒吧当了个姿客,看到调酒员左晃右晃的把本来便宜的酒变成了几倍翻价的鸡尾酒,这小子软磨硬泡的又学了一门新手艺。今天正好是师傅回家探亲,经理就让他来顶班了。。


  “这杯酒叫什么名字?”罗琦问。“就叫惊鸿一瞥吧。”刘龙说。“惊鸿一瞥……惊鸿一瞥…….是啊,真是惊鸿一瞥,金色和红色,瞬间即逝的火焰,龙哥,你太有才了。”罗琦兴奋的说。“没事,也就随便一说。”刘龙有点不好意思。“就冲这杯酒,今天晚上我请你宵夜,你一定要答应。”罗琦说。“下班再说吧。”刘龙说。

  “去哪?”罗琦问。“问我真心话吗?”刘龙反问。“那你就别说了,你一说真心话就是回家,今晚可由不得你了。坐好了。”罗琦不等刘龙回话,一脚油门到底,甲壳虫嗖的一声奔了出去。

  “龙哥,看来你还是以前的你啊,不仅身手好,洞察力还那么精准,要不过来和我一起干吧。凭你的身手,哪个警察局长都会破格录用的,也不用在窝在个小酒吧受闲气了。”阿华说。“别,我觉得在酒吧挺好的,还能学不少东西。空闲的时间也比较多,可以自己安排事情,挺好的。”刘龙说。“你不就是看不惯现在的世道吗,觉着我们这帮警察就是恶棍,欺压善良,想洁身自好。”阿华说,“可是你看我,回来两年了,没做过一件亏心的事。虽然我是和这些混混比较熟,吃他们几顿饭,抽他们几条烟,但他们只要敢犯事,我从来没有手软过。”“阿华,别提这件事了,行吗?让我自己自由的过几天日子。更何况,那件事我心里还过不去。”刘龙说。“那好,我也不跟你多说了,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随时告诉我,我陪你回去,大不了两个一起死。”阿华激动地说。“没那么严重,其实我现在还有一种感觉,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老鹰说的那样,他可能也在替人背黑锅。”老鹰就是他们的总教官。提起老鹰,两个人都沉默了。“来,喝酒。”阿华先回过神来。

  “龙哥,给我调杯清凉夏日。”罗琦又来了。“好,这酒不怎么伤身。”刘龙说。“对不起啊龙哥,昨天我真是喝多了。”罗琦说。“没事,我都忘了。你还是少喝点吧,老这么喝,神仙也顶不住的。”刘龙一边说话,一边把酒递给了罗琦,“还有,人多的时候别叫我龙哥。”“嗯。”罗琦点头答应。

  一无所有(上)

  刘龙住在一个临时租的小屋里,一室一厅。由于当过兵,这个小房间收拾得倒是挺干净的。昨晚回来后,刘龙怎么都没想明白无缘无故的挨了一耳光,好在他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想不明白也就没有傻想,洗洗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下午1点,简单收拾一下,刘龙就出门去了,他和战友,也就是给他介绍工作的阿华约好了,在永和豆浆吃午饭。

  罗琦站在一边,想走又不敢走。两人喝了几杯之后,终于想起这里还站着一个人。“走吧,下次把眼睛放亮一点,别再撒酒疯了。就你那个老大,把人叫齐了都不够龙哥揍的。”阿华对罗琦说。“谢谢,华警官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罗琦说。“还有下次?还有下次你就叫你老大爬过来认错吧!”阿华根本连看都不看罗琦一眼。罗琦拎着包,飞也似的逃出了大门,心里却充满了对刘龙的感激。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刘龙依旧在火花酒吧过着他所谓的自由生活,罗琦也是一个星期光顾个5、6次的熟客。由于在调酒上很有天赋,刘龙真的成了专业调酒师,在圈子里还小有名气,从此也不再当姿客了。三个月来,阿华倒是从没和刘龙联系过,只是从罗琦的口中听说阿华出了趟远门,好像是追缉一个毒贩子。罗琦和刘龙也越来越熟,间或,两人也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渐渐的,刘龙也认识了不少罗琦的朋友,也有了不少相熟的酒客。

  阿华是城里人,退伍回来后进了派出所,就管城西这一片,刘龙的火花酒吧也在阿华的管片里。阿华虽然是个城里人,但是也很讲义气,为了给刘龙谋这个工作还请所长出面了。为这事,刘龙多次感谢阿华。阿华都快急了,有一次喝完酒阿华对刘龙说,“兄弟,在部队你罩着我,现在就算我罩着你了,别再说这些废话了,再说我就不认你了。”刘龙这才不说了。

  “龙哥,听我老大说,华警官下个星期就回来了。”星期六晚上罗琦又来了。“太好了,这小子连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回来我要好好宰他一顿。”刘龙说。“我报喜有功,今天给我来杯什么新酒奖励一下啊?”罗琦说。“今天给你玩个花活吧,看好了。”刘龙说完,把酒盅往台前一摆,从吧台上挑了5瓶酒。一瓶拉菲、一瓶龙舌兰、一瓶人头马、一瓶慕尼黑小麦,最后一瓶是谁也想不到的老白干,然后又拿了一块德芙巧克力放在边上。

  在Z国的大地上,像这样名字的酒吧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在酒吧门口一个高大挺拔的小伙子正嬉皮笑脸的向来来往往的帅哥靓妹大献殷勤,一群红男绿女在他的引导下前仆后继往酒吧内涌入。这个小伙子就是酒吧门口的姿客。人家的老板用女姿客,可这火花酒吧偏偏就用个男姿客,生意还不错。等到酒吧里人满为患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又跑进酒柜当起了调酒员。“刘龙,今天来了多少客人?”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白面胖子问调酒员。“差不多有200多吧,比昨天不少。”小伙子抬起头回答。“早他妈教你用点心思多看看,今天是246个,比昨天多了28个。”胖经理说,“老子看你挺勤快的,怎么就这么不长脑子,该记的东西一点都记不住,别就顾着学调酒了,知道吗?”“是,下次我一定记准了。”刘龙低着头说。说实话,在大家眼里刘龙还真是个大老粗,农村兵入伍,复员回家后把一点安家费全交给了乡下的老母亲,自己一个人来城里打工。属于那种随遇而安,不求上进的人。但小伙子为人诚恳,做事勤快,但凡谁交代的事情都是尽力完成。加上年青,学东西快,待人和气,挺招人喜欢。通过战友介绍,刘龙在火花酒吧当了个姿客,看到调酒员左晃右晃的把本来便宜的酒变成了几倍翻价的鸡尾酒,这小子软磨硬泡的又学了一门新手艺。今天正好是师傅回家探亲,经理就让他来顶班了。

  六月傍晚,C市,火花酒吧。

  又是午夜两点清场。刘龙依旧是最后一个离开酒吧的。走出大门,一辆红色的甲壳虫亮着车头灯好像在等人。“里面没人了。”刘龙说。“就等你啊。”车窗降下,露出了罗琦的俏脸。“等我干什么?”刘龙问。“我还没谢谢你呢,不是你华警官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老大也护不住我。”罗琦说。“哦,中华有那么可怕吗?”刘龙说,“不过这小子疯起来也确实比较难缠。”“我请你宵夜吧。”罗琦说。“不用了,太晚了,你还是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了。”刘龙说。“那不行,我守了你一晚上了,怎么都给点面子吧。何况我还是女生。”罗琦说。“哦,不是姑奶奶了。”刘龙笑了。“我不管了,你要是不跟我去宵夜,就说明你还介意昨天的事,我还得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说不准你哪天不高兴了,叫华警官收拾我一顿。”罗琦说。“不会的,我保证。”刘龙说。“那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不然我天天守着你。”罗琦有点不讲道理了。“那好吧,你送我回家,这事就算了了。”刘龙让了一步。“上车。”见刘龙答应了,罗琦麻利的打开了车门。“你住哪里?”罗琦问。“高山街旁的玉门巷。”刘龙说着,一闪身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帅哥,来一杯黑色星期天。”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向刘龙走来,脸上有了几分醉意。“小姐,还是喝一杯清凉夏日吧,能解酒。”刘龙很真诚的说。“哟,新上班的啊,眼睛还挺贼的,看得出姑奶奶喝多了。少他妈的给我装纯,我不喝多了,你们从哪里赚钱,少罗嗦,快点。”火辣女一点也不领情的大声说道。“还不快点给罗姐调酒。”胖经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大声呵斥。刘龙无可奈何的摇起酒盅,调了一杯黑色星期天递了过去。就这样,在喧闹的音乐和闪烁的灯光里,终于熬到了午夜2点。“打烊了。”胖经理一声令下,酒吧的伙计们把所有的灯光都打开,开始清场。无数的啤酒瓶、易拉罐、纸屑、果皮把个酒吧堆得像一个垃圾场。“经理,这里还趴着一个呢。”跑堂的狗腿说。“有什么稀奇的,每天不都有吗,叫醒了,送出去就行了。”胖经理不以为然的说。“经理,是罗姐啊。”狗腿说。“哦,这倒是很少见。刘龙,罗姐今天在你这里喝了几杯啊。”胖经理问。“12杯。”刘龙回答。“都喝的什么?”“黑色星期天。”“难怪了。”胖经理自言自语,“刘龙,数你个大,把罗姐叫醒,送她回家,实在不行就给我背回去。她可是我们这里的财神啊。”胖经理说。不一会功夫,伙计们把酒吧收拾干净都走了,只有刘龙还在边上守着一直都叫不醒的罗姐。灯光下的罗姐显得特别的美丽动人,白皙的瓜子脸上泛起了两团红晕,长长的睫毛微微卷曲,在昏黄的灯光下妩媚而又不失清秀。

  罗琦的车技还算不错,十几分钟就到了刘龙住的地方。“不请我上去坐坐吗?”罗琦睁着大眼睛说。“地方太小了,入不了你大小姐的法眼。”刘龙说。“我还偏要看看,看你是不是金窝藏娇了。”罗琦不依不饶。“那就上来吧。”刘龙也不废话。走到刘龙的房间,罗琦有点傻眼了,一室一厅的房子里面干净整洁,就好像刚刚清扫过。房间没有什么家具,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床上的被子叠的就像豆腐块,有棱有角。唯一的活物就是桌子上的小鱼缸里有一条黑色的热带鱼。“这是人住的地方吗?”罗琦说。“是啊,难道我不是人。”刘龙说,“谢谢你送我回家,现在你的好奇心也满足了,满意了吧。晚了,你也回去吧。”刘龙开始送客。“这么晚了,你就让我一个女生自己回家啊,太没绅士风度了。”罗琦说。“那怎么样才算有绅士风度?”刘龙说。“你得送我回家。”罗琦说。“然后呢?”刘龙问。“然后我再送你回家。”罗琦说。“这么送来送去不是没完了吗?”刘龙说。“要不,我住你这里也行,你就不用送我了。”罗琦说。“别逗了,罗琦。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而且我还看得出,你也不是,虽然你像个小太妹。”刘龙说。“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罗琦问。“你的眼神。”刘龙说,“其实,一个人在不经意间会通过眼睛流露出心事,尤其是你昨天喝醉了,更明显。你还年轻,不要老这么混下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多好。”“嘻,别一副老气横秋的面孔来教训我了,看你的样子还没我大呢?”罗琦嘟着嘴不乐意了。“我属龙,你属猴,你说谁大?”刘龙说。“你怎么知道的?”罗琦瞪大了眼睛。“你的车牌是M0K28,手机吊坠是个红色小猴,还有就不方便说了。本命年穿红色是中国人的传统嘛。”刘龙说。“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也是个流氓。”罗琦的小脸有点红了。刘龙心想,我怎么就不是正人君子了,你自己穿的那么暴露,外套就是一层细纱,里面穿什么瞎子才看不到。罗琦囧了一会,尥蹶子似的踢了刘龙一脚,走了。

  罗琦小心翼翼的端过酒杯,像捧着一件艺术品一般,送到嘴唇边,轻轻一呡,醇厚的芳香灌喉而入,刚烈的酒气冲鼻而上,最后一丝甜甜的滋味缠绕在舌尖齿端。“龙哥,帅呆了!酒神!”罗琦忍不住尖叫起来,一把搂住刘龙狠狠的一口吻过去,周围的酒客顺势起哄。龙胖子很不合时宜的突然出现,“还没给钱。”一句话,让全场都木化了,“给人都可以了。”不知是哪个酒客狂号起来,大家哄的一下笑开了。

  过火(上)

  七拐八弯之后,甲壳虫停在了城北的柳叶湖边,罗琦停好车拉着刘龙走到湖边,“龙哥,你看看,这就是我们城市最美的地方。”罗琦说。确实,罗琦说的没错。作为全国驰名的城市第一湖,月色下的柳叶湖美得令人心动。一轮皓月像玉盘一样挂在天空,湖边一排排的杨柳树在凉风的轻抚下于银色的月光里婆娑起舞,平静的湖面一望无际,凭风而立心胸豁然开朗,远处闪烁的点点渔火像情人的眼睛含情脉脉,忽隐忽现,让人仿佛置身天上人间。刘龙沉默了,思绪却飘到了千里之外的军营,如果老鹰在这里,叫上阿华,喝上几杯,那该多好啊。

  午夜两点,准时清场的时候罗琦在车里等到了略显疲惫的刘龙。没办法,谁让这小子今晚那么骚包,让所有人惊艳了一把。刘龙是累坏了,酒客们排着队等他调酒,另一个调酒师——刘龙的师傅,基本成了跑堂的,悲哀啊。至于高兴的,除了喝到酒的酒客,当然就是龙胖子了,由于拥有着计数的超人天赋,龙胖子清楚的知道,今晚多卖了118杯,多吉利的数字啊,多多发啊。

  听说刘龙要玩花活,不少酒客都过来凑热闹,看看这个小有名气的调酒师有什么本事。刘龙把衣袖挽起,露出了健硕的前臂,一双大手洁白无暇,手指纤细而有力。稍稍定神,刘龙身体前倾,左手拉菲,右手人头马同时倒入酒盅,右手迅速抄起酒盅,极速摇晃,左手一把拎起慕尼黑小麦上下猛甩,待右手的酒盅落下,左手的大拇指往瓶口一顶,慕尼黑的啤酒沫冲天而起,落下的时候刚刚好全部注入酒盅,白色的泡沫顺着红酒一起旋转,好像一朵绽放的杜鹃,此时,刘龙又打开了龙舌兰,在手上转了几圈,注入酒中,红色的旋律里加入了金色的曲调,等到酒色变的金红参半,刘龙迅速将酒倒入高脚杯,又用让人眼花的速度将准备好的巧克力切成薄片将整杯酒盖住。所有人都被刘龙高超的技术惊呆了,看到那金红参半的美酒,忍不住垂涎欲滴。就在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刘龙打开了小瓶的老白干,只倒了酒瓶盖那么一点,右手中指一弹,一小盖白酒均匀的洒在巧克力上,左手拿起打火机,“噗”的一声,将酒点燃。刘龙将酒杯往前一推,“拿去,等等再喝。”罗琦两只眼睛瞪得浑圆,在火焰的灼烧下,巧克力迅速融化,咖啡色的巧克力汁融入了酒中,金红色的美酒又变作了深度郁金香的颜色。“现在可以试试味道了。”刘龙推了木化的罗琦一把。罗琦这才回过神来,周围的酒客爆发出狂热的尖叫。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