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美女 老卫的幸福 都市异能  鬼妻  嫂子
第七章 老婆的性感开发 妇产科秘闻 斗破 抗战 王家老板 保姆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老陈
老陈

老陈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5-24 00:14:29

作者:成熟的皮蛋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小帅的战争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老陈李青徐娅  老陈李青完整李青窃窃私语  老陈安梦雅恋酒迷花TXT免费下载  老陈李青完整李青  老陈李青阅读完整窃窃私语  老陈李青货车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老陈乘坐动车时躲在列车卫生间吸烟  老陈李青货车全文免费阅读完整小说  老陈安梦雅恋酒迷花  


我用三十年成就了一个时代,却终归而已时光之中的一粒尘埃!!! 老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里先简单介绍下老陈,一位与我从玩泥巴直至终老的老人。我们县的第一个大学生,后获得法学博士、教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再后来经历商海沉浮......。


  我考上大学的时候门庭若市,我走的时候除了我家里的人也就只有你来送我。我记得你背着我的被褥跟我爹娘把我送到县城,这事我得记一辈子。我想着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我想着外面世界的美好,只顾着跟你们匆匆告别却不曾安慰过眼神空洞的爹娘。诶,年少轻狂,罢了!

  老陈与我同岁,我6岁入的学堂,因家庭问题老陈8岁才得以读上小学。整个小学他都一个人坐在最后面,那个时候只有两间教室,所以我与他仍然是一个教室。除了我与他交流整个世界都将他抛弃,年少不知世间种种,现在回想我仍觉得那种历史背景下哪有什么同窗之情。为了保全自己,与人民的步伐保持一致不惜任何代价,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从众心理如此严重,可能是骨子里就怕了。一个国人是龙,一群国人就成了虫。

  一小会儿,杨姐将饭菜端上了桌,有肉!闻着肉香我的口水不断的往肚子里咽。杨姐招呼着我们快过去吃饭,坐上饭桌我些不好意思夹菜,只顾着埋头大口吃饭。杨姐说一边给我夹肉一边说吃菜啊,邹哥也说就当自己家一样,想吃啥就挑啥。好久没尝过肉的滋味的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像当年红卫兵争夺我家的钱粮一样,三菜一汤,我一个人吃了一大半,又吃了4碗米饭,后面两碗是他们把碗里的饭添给我的。我的肚子胀的圆滚滚的,一桌人就看我一个人吃。现在想想,真跟饿牢里放出来的差不多。饭后他们又下了一锅面条问我还要吃点吗?我瘫坐在沙发上摇摇头,有些魂不守舍似得说不要了。那时的我究竟是吃傻了,还是感觉的太幸福了,又或者是也想要一套这样的沙发......我都忘记了,只记得那顿饭是我前二十岁吃的最好的一顿!

  之后邹县长安排我睡下,一夜无话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邹县长已经在阳台看报了。

  随后杨姐煮了两碗面端到桌上还给我煮了个荷包蛋在里面,那面很香,可惜后来再没有机会吃到。客厅的挂钟刚到七点,就响起了敲门声,老李到了。进门后邹县长跟他到阳台小声的说了些什么。之后老李从沙发上拿起我的被子以及我的行李告诉我该出发了,我与邹哥杨姐道别,他们也叫我放假了就过来。下楼之后坐上了那辆吉普就出发了。

  邹哥也叫我快过来,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听话的坐在沙发上,那是我头一回儿坐沙发,坐下之后屁股直往下沉,我心想坏了,一来就坐坏了别人的凳子。我有些窘迫的望向邹哥,邹哥也一眼看明白了,“别怕,沙发就这样子的,放心大胆的坐就是了。”听了这话,我也就让屁股陷进了沙发里。舒服!我不断的用手掌压着沙发让他陷下去又弹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这时老陈端来了两杯水,递给我一杯。“吃完馒头渴坏了吧”笑着跟我说并将另一杯水递给了县长。我将一大杯水喝了一大半,放在了桌上。邹哥看着我说“饿了吧,再等会儿,马上就能吃饭了。”我小声的应了一声。

  正在我这般黯然神伤的时候恰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小陈,我转头一看正是我们的父母官邹县长。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我更加诧异的看着他。只见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个人我也见过,邹县长叫他老李。邹县长看着我问“小陈你怎么在这里,你们镇长不是说你已经去读大学了吗?”听到这话,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这个年轻的县长居然还关注着我,我小声的说明了缘由。不曾想县长和老李听了后都哈哈的笑了起来,他们的大笑不让人难受更让人安心,我听惯了嘲笑,他们的笑声更像是大人对小孩子那种笑,没有敌意全是宠爱。我看着他们也挠挠头笑了起来。突然想起他们怎么也会在这里于是便问“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呢?”这时老李说“我的亲戚过来探望我,邹县长非要过来跟我一起送送他们。”接着邹县长说“小陈,你还没吃饭吧。走,上我家吃去,我们也正准备回去吃呢。”面对县长的邀请,我把吃的还剩一点的馒头往身后藏了藏,低着头说我吃过了。这一切都看在了他们的眼里,可能为了留我一丝面子又可能是官场圆滑,县长说,你饭是吃了可是我看你也没地方住啊,快和我们一道去我家里吧,我又不会把你吃了。我本不愿去这些当官的家里却又不知如何拒绝,只低着头不说话。这时老李说,快走吧,你晚上还真想睡车站里啊,我看你这小身板还不够喂蚊子的,说完老李就拿上我的行李就走,这下我是只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了走了......

  小时候,我家里被十年****搅得支离破碎,我恨透了当官的人,我觉得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用现在的话说,我的童年是灰暗的。我努力读书只是为了我的爹娘能够重新抬起头来,我别无他法,力气不如人又厌恶那群带着正义的帽子的恶魔,我只能读书。后来我考上了山城的一所师范大学,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然后接走那些我深爱的人。

  在那几年里陈母又给陈父生下了两个男孩,后来陈叔在斗争中断了左腿无人医治自此成了瘸子,陈母生完孩子后营养跟不上,也就从那个时候起腰酸腿痛长时间不能起床。老陈年纪小但是也看明白了一些情况,家里家外很多事情都得靠他,他小时候给我的印象总是黑黑瘦瘦低着头不言语快步疾行中。家里两个小的相继都要吃饭食了,日子越渐是捉襟见肘真的是吃完上顿愁下顿,从此老陈又多了一件事——下河摸鱼捉虾。就这样几年小学之后当时社会背景下已经没有老师了,我们双双回到家中开始加入集体大生产这个行业之中。凭一人之力养活全家,在那个社会背景下那个年代,这就是长兄的责任,那句长兄莫若父并不是一句话般轻松!在饥荒中老陈硬生生的扛到77年恢复高考,当时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原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都可参加高考。1160万人高考只收30万人,但只要考上大学就是国家的人了!

  60年代初,物质极度匮乏,不曾见识过真的吃人,却饱尝过饥饿的那份滋味。就在那个昏暗的时代,我与老陈相隔几天相继误入人世间。老陈家中排行老大,尽管物质匮乏但是生了男娃之后依旧是乡里之间奔相走告。并从各处借来米面粮油摆上宴席。老陈家在我们那里也算是德高望重,小到生产队队长大到镇长也都前来道贺,可谓风光一时。

  这里先简单介绍下老陈,一位与我从玩泥巴直至终老的老人。我们县的第一个大学生,后获得法学博士、教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再后来经历商海沉浮......

  看着眼前的老陈,已六十有余。他身材高大185的个头,双眼早已不是儿时的那种清澈见底,反而是一双深不可测却又十分明亮的眸子。他穿一套笔挺的西装与我坐在这茶几边的沙发上,叼着烟斗不怒自威与我脑海中的那个人已是判若两人。我说在这里还穿这么精神,弄皱了就可惜啦,他点点头像是回答我又像是透着一丝厌倦的无可奈何。他说“习惯啦,就这样吧”!

  等他们吃完饭,我们都围坐在沙发上,邹县长安排老李明天开车送我去市里坐车,老李点头答应。说完老李就告辞了,约好明早七点送我出发。“小陈啊,去了山城好好读书,以后回来建设家乡,人千万不要忘本”那晚邹县长跟我聊了很多,但我只记得这句了,后来我也算是勉强做到了。

  老陈家似乎看到了希望,疯了一样让老陈重回学堂,也许是掉下悬崖后内心的落差需要一个人一件事去平复。房子卖了一半多的瓦片,老陈读完高中顺利参加高考,此时的老陈已经23岁了。那年夏天,老陈成了最耀眼的星星,尽管全家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但是陈家父母脸上的沟壑似乎都比之前浅了几分。我不曾参加过高考但我那时也能从所有的人的脸上看出,这件事足以轰动整个县城。整个县城沸腾了起来,县长第一次来到了我们的小山沟......老陈就这样背着被褥和几个馒头在各个社会阶层的捐助下走出了山沟去了山城。高考,最不公平也最公平......

  出了车站,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县长的那辆军用吉普,到我家也是老李开的这车。老李快走两步熟练的拉开车门。县长让我先上去,然后他与我并排而坐,此时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又满足了我内心早已干涸的虚荣心。

  这时厨房的县长夫人大声的说“老邹,你有客人来了吗?”邹县长“嗯,是的,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们县的第一个大学生小陈!”我站在一旁,干枯的虚荣心又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你杨姐,邹哥指着从厨房走出来的一位比我大不了几岁还系着围裙的女子说到。我赶紧叫了声杨姐,我有点紧张,叫的声音很大,吓了李姐一跳,这一叫可又把老李和邹哥在旁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杨姐一惊之后也是笑了起来对我说着“你杨姐还能听到,不用那么大声。你先和他们在那里坐着聊聊天,再等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哦”我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答应着。

  不曾陪老陈走过那之后路,亦不曾知晓那段路上的故事。现在就让老陈从他迈出山沟的故事开始讲走吧......

  我想问他怎么就回来了,但我还不知从何说起,反而是他先开口。“在外面待了几十年了,想家了”他说。他似乎能猜透我的心思,我这个活了半个世纪的老人在他面前像个孩子一样,被他一眼看穿。这让我对他更加充满了好奇,忍不住的问他,你20来岁去上大学一直到现在就回来了几次,现如今名扬四海,闲来无事不如跟我讲讲这些年的风光事迹吧。老陈吐了一口清烟,灭了烟斗,押了一口老茶,看着我说“好些年不曾跟你说过话啦,没想到你居然想听我说,那好吧,闲来无事我也来理理我自己这大半辈子吧!”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