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第七章 老婆的性感开发 妇产科秘闻 斗破 抗战 王家老板 保姆
女朋友  诸葛离骚 大开眼戒  焕发生机 厂花的秘密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苍源
苍源

苍源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1-05-18 19:33:12

作者:梦上弦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击退和无名法诀

编辑:执伞青衣袖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沧源旅游景点有哪些  沧元图最新章节  沧源县  苍元图(我吃西红柿)_苍元图最新章节线上免费阅  沧源县属于哪个市  苍源河公园  苍源河  苍源河实验学校地址  苍源是哪里  


什么?武者?那是什么东西?一个身怀种种一个秘密的少年,在一个道、魔、禅横行无忌的的年代,去追寻那都属于武者的源...... 苍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山顶上用恢复了安静只留下了这个倔强的少年躺在这里,过了一会只见这个少年慢慢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着山下走去。在五元山的半山腰上有着一眼山泉,总是不停地往外冒着水这时在山泉边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里显得有点孤单。仔细看去原来是刚才在山顶的那个倔强少年,只见他用山泉水用力的洗去了刚刚在山顶粘到脸上的泥土,眼睛里流下了两滴泪水混合在了水里。这个少年叫余天是被青元观的一个老道从山脚下捡回来的,因为没有父母修炼天资一般所以平时没少在道观里受尽欺负。少年摸摸自己的胸口的木牌,这块木牌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当年那个老道捡到自己时放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信物。木牌看上去平淡无光,散发着一丝古朴的气息正面刻着一个小人背后刻着一个武字。余天摸摸这块牌子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向山上走去。回到道观里余天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推开那扇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门余天居然看到捡到自己的老道士在屋里背对着他安静的坐着,正在余天奇怪的时候老道说话了:“小天还记得你今年你多大了吗”?余天对这个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人一向很是敬重恭敬的说道:“记得我今年十五岁了”。“是啊,都已经十五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啊!小天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把你捡回来后却从来没有教过你一点点道术,为什么只让你成为一个记名弟子”。余天道:“我是有点奇怪,不过您这么做肯定有您的打算可能是我天赋不好不适合修道吧!”“你错了,修道不修心即使道行再高深终究是一场空,十五年了看来也足够了从明天起午时三刻去后山的浮云崖等我。”说完余天只感觉眼前一晃老道已经不见了,余天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着我终于能够学道了。。


  又失败了,这五行道决中的其他四决我都能收发自如,唯独这御雷决还是十次中只有一两次才能成功,天狼谷中余天面前的空地一片狼藉,显然是施展了一道道法术造成的余天嘴里嘟囔道:“也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来带我出去,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来到这谷中还没有往里面看看。”说着余天向着天狼谷的深处走了过去,天狼谷究竟存在多久了连云天都不清楚,余天往里面越走越是惊讶这谷底居然长满了奇花异草,突然余天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兽吼声,余天心想莫非这谷中还有其他的妖兽在其中余天给双手掐诀施展出了土遁术身影消失在了谷中,余天向着传来兽吼声的地方慢慢的靠近,终于余天在离兽吼声不远的地方悄悄地探出了自己脑袋,余天这时才看到眼前的两只庞然大物,一头身长数米的红色的蛟龙和一只身形巨大的猿猴在谷底对峙着,余天发现这两只凶兽都没有先动手的意思,看起来都对对方相当的忌惮这时余天发现发现在两头凶兽的中间居然有一根青色的竹子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余天以前听人说过有些天地灵物成熟的时候会生出一些异象甚至会引出人和妖兽前来争抢,看来这根竹子才是引起这两头凶兽争斗的原因,正在余天还在想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异象突起竹子散发的光晕上方出现了一朵朵五彩的云雾一道道金光从迷雾中穿透出来,那头红色蛟龙终于按捺不住张口一吐一道红色的液体向着巨猿袭去,巨猿见状一声怒吼双掌向大地一挥一道土墙出现在巨猿面前红色的液体和土墙一接触冒出了一阵阵黑烟,就在两头凶兽开始试探性攻击的同时,柱子上方的迷雾中飞出了一道五彩光芒冲着余天这里飞来,余天见状急忙施展土遁术向谷外遁去谁知道那道五彩霞光速度居然快得不可思议一息间就飞到了余天面前,余天伸手一抓那道霞光居然飞到了他的手里,这时巨猿和红色蛟龙一看自己争夺的天地灵物居然飞到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手里顿时都怒焰滔天,之间蛟龙身形暴涨向着余天这里飞来,余天哪里还敢停留急忙转入地下向谷外逃去,巨猿身形不如蛟龙敏捷但也不甘心天地灵物被白白的抢走也是纵身一跃向着谷外追去。

  修炼无岁月余天进入葫芦里面修炼已经整整三年了,余天终于能在那妖兽的攻击下坚持住一个时辰不倒了。余天兴奋地握着拳头喊道:“师父,我终于做到了。”云天大手一挥余天发现自己终于从葫芦里出来了,云天欣慰的看着余天:“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十五年的修心让你能在短短的三年里就能通过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余天冲着云天跪了下去:“我余天此生不跪天不跪地,只跪云天。”

  这时余天还沉醉在自己的意识当中,余天被那个身影施展出来的一种种惊天动地的法术惊呆了,那一种种法术仿佛跟自己梦里出现的自己一模一样不分彼此。片刻后脑海中的身影停止了动作消失不见,余天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到了现实中云天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余天疑惑的问道:“我刚刚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身影施展出了好几种惊天动地的道术.”云天笑道:“你这小子福缘还真是深厚,刚刚你在为师的道念中顿悟了想必现在你已经把为师施展的道术记到心里了。”余天说道:“师父刚刚你传授给弟子的是不是我在门中看到他们施展的五行道决,可为什么与门中长老传授的不太一样啊!威力大了好多。”云天捋着胡须说道:“你要记住法术不分高低大小,重要的是施展法术的人,好了这个玉简给你里面是本门的道门心法青元道卷,你接下来的时间要在天狼谷中修行等你修为略有小成的时候为师就会来带你回去,昨夜为师夜观天象北斗竖起天地间不出十年将要大变,你的命格和天地北斗呼应所以你只有好好修炼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记住命只有在自己手里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师对你的将来可是很期待的。”说完云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谷中,余天看着云天消失的地方呆呆的想着云天说的几句话,余天想了片刻心里说道:“我一定会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因为我要保护我最亲爱的人。”

  第二天余天一大早就早早的把自己负责的工作做完,然后向着后山跑去。浮云崖在五元山的后山周围长着一棵棵参天大树,相传青元观的开山祖师就是在这里悟出大道而后创立了青元观,余天来到了浮云崖上发现老道早就已经浮云崖上等他了,余天静静地站在老道旁边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老道转过身来看着余天说道:“小天你可愿拜我为师?”余天听见后呆呆的看着老道士道:“我愿意”老道微微笑道:“我道号天云你既入我门下,也就是青元观的正式弟子以后切忌恪守门规,从今天起你就是为师的大弟子为师一生没有收过一名弟子,希望你不要辜负为师的一番心血”。余天跪在云天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云天一挥手余天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云天看着他说道:“我一生随性没有那么多规矩,好了为师今天给你带来一样东西说着手中青光一现出现了一个葫芦递给了余天,此物是青藤葫里面蕴含着为师的一丝神念、一道真气今后你每天修道的内容就是在这个葫芦里修炼,什么时候能在葫芦里坚持一个时辰了为师就传授你道术,这是一段口诀记牢什么时候在里面支撑不住了就默念此决于心,好了葫芦里为师已经给准备好了足够的东西进去修炼吧!之间青光一闪余天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里,抬头看去发现头顶上有这一把长剑散发着凌厉的气息,余天在看向那把剑的一瞬间发现一道道剑气想自己袭来,脑海传来一阵阵刺痛余天心中默念云天传授自己的心诀,余天发现自己默念心诀的时候脑海里居然出现了一丝丝清凉的感觉。

  (第一次写书,以前只在贴吧里写写书评和山寨,很多朋友都说我应该写本属于自己的小说不论成功与否我会坚持下去)

  清晨的五元山在迷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美丽,这时从山顶传来一阵阵吵闹声,“打他、打他让他再去跟小师妹说话”一群少年围着一个身穿青衫的小孩说道:“大师兄好好的收拾他让他再去跟小师妹说话,也不看看他自己那摸样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只见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衣服已经破了好几个洞的少年躺在地上喘着气,衣服显然是刚刚被弄破的,少年的脸上有一些泥土显得脸上有点黝黑,眼神中透漏着一丝倔强和不屈。这时突然一个少年慌慌张张的从下面跑来喊道:“大师兄,师父喊我们去后山集合说要给我们训道”。那个被称为大师兄的少年说道:“走吧这次就放过这个小子,下次再敢去小师妹跟前打断你的腿我们走。”说完一群人向后山走去。

  山顶上用恢复了安静只留下了这个倔强的少年躺在这里,过了一会只见这个少年慢慢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着山下走去。在五元山的半山腰上有着一眼山泉,总是不停地往外冒着水这时在山泉边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这里显得有点孤单。仔细看去原来是刚才在山顶的那个倔强少年,只见他用山泉水用力的洗去了刚刚在山顶粘到脸上的泥土,眼睛里流下了两滴泪水混合在了水里。这个少年叫余天是被青元观的一个老道从山脚下捡回来的,因为没有父母修炼天资一般所以平时没少在道观里受尽欺负。少年摸摸自己的胸口的木牌,这块木牌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当年那个老道捡到自己时放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信物。木牌看上去平淡无光,散发着一丝古朴的气息正面刻着一个小人背后刻着一个武字。余天摸摸这块牌子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向山上走去。回到道观里余天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推开那扇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门余天居然看到捡到自己的老道士在屋里背对着他安静的坐着,正在余天奇怪的时候老道说话了:“小天还记得你今年你多大了吗”?余天对这个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人一向很是敬重恭敬的说道:“记得我今年十五岁了”。“是啊,都已经十五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啊!小天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把你捡回来后却从来没有教过你一点点道术,为什么只让你成为一个记名弟子”。余天道:“我是有点奇怪,不过您这么做肯定有您的打算可能是我天赋不好不适合修道吧!”“你错了,修道不修心即使道行再高深终究是一场空,十五年了看来也足够了从明天起午时三刻去后山的浮云崖等我。”说完余天只感觉眼前一晃老道已经不见了,余天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着我终于能够学道了。

  余天躺在床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他梦到了自己成为了一位举手之间就能翻江倒海的大能之士。这时一阵敲门声把他从梦里拉了回来,余天想着谁会这么晚来找我呢?打开门一看居然是小师妹,余天看着小师妹脸感觉有点发烫,小师妹看着余天说道:“我让你今天下午去后山找我你跑到哪里去了?”余天低着头说:“下午道长找我让我等他。”余天撒了一个谎他不想让小师妹知道自己因为她被打了。小师妹撅着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敢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这是今天下午我爹爹讲道的内容你拿去看吧!真不知道你每天看这些能有什么用,师伯那么厉害也不叫你一点道法。”余天接过小师妹递给他的一块玉简手不小心碰到了小师妹的手指,一阵异样的感觉从心底犹然升起。小师妹的脸一下红的不可方物低着头道:“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跑着离开了。余天的心里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时余天没有察觉自己身上的木牌发出一阵阵淡淡的光芒。

  这时在山顶的大殿后似乎有两个声音在说着话:“师兄你真的决定教那小子修道了吗?他的身体被一种强大道法给禁锢了我们当年研究过如果不破开他身上的道法他根本就修不了道。”“师弟,我这些年走遍很多宗派翻阅了无数的上古典籍发现了封印他身体的道法是一种上古的无上禁术“真灵禁锢术”此术据传出自远古已经失传甚久,而且我找到了另外一种破开此术的方法,师弟你难道忘了当年师父用尽全身精血预见到的命运吗?”“师兄,我当然记得可是”“好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对了我过段时间可能会离开道观去带他游历一番,切忌不要让人知道我不在道观之内距离师父预测的日子只有十年了。”“师兄放心我记住了”之后大殿里又恢复了安静仿佛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云天欣慰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子道:“接下来为师带你去个地方。”说完双袖一挥余天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一个山谷里面,余天正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山谷的时候,耳边传来云天的声音:“这是天狼谷为师带你来这里将要兑现为师当初答应你的传授你道术,看好了为师给你施展几种道术。”只见云天的气势一瞬间爆发出来余天在这种气势中感觉到自己像是滔滔海浪中的一叶小舟,被冲撞得支离破碎。片刻余天发现压迫自己的气势消失了自己的后备居然都被冷汗湿透了,抬头一看谷底的空地上出现了几道裂痕深入地底,云天又恢复成了一个不起眼的老道士的模样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出现一样。余天脑海想象着云天刚刚施展的几种法术,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居然只剩下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在脑海中瞬间变得异常的高大,余天没有发现自己的双手跟着那个身影开始了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云天看着余天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要知道自己刚刚是用自己的道意爆发出来的气势一般的修士光是在这股意念下也会陷入其中,余天这小子居然在自己的道意中顿悟了难道真是冥冥中注定的吗?

  余天手中紧紧地抓着那道霞光向着谷外逃去,突然感到大地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眼前的大地居然被生生的裂开一道缝隙,那条红色的蛟龙巨爪向下用力一抓余天眼看就要在这一击下魂飞魄散,余天心中一横:“老子得不到死也不会便宜你们。”一口将霞光吞进了肚子里瞬间蛟龙的巨爪击在了余天身上,余天的身体被轰入了地底的深处蛟龙一看灵物被余天吞了下去知道灵物已经无望,转身向着谷内飞去片刻消失在了云雾当中,那头巨猿也没有再出现。

  在离五元山万里之遥的一个峡谷底始终弥漫着一股淡淡紫气,看似平静的峡谷底在余天开始修炼的时候出现了一丝丝波动,紫气开始慢慢的聚集在谷底的中央,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而在蛮荒的深处一座大殿,在大殿的里面有五个衣着怪异的人聚集在一起对着一个奇怪的雕像做着奇怪的手势,一道道的黑气浮现在雕像周围只见雕像慢慢的泛出了一阵阵的红光,黑气和红光纠缠到了一起雕像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施法的五个人在雕像睁开眼睛的一瞬间齐齐的跪下喊道:“恭迎蛮神大人,雕像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我终于复活了,死牛鼻子老道、老秃驴你们等着我会去找你们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中久久不散

  余天感到自己又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自己被一道道五彩的霞光笼罩在其中,余天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团炙热的火碰到了一块千年寒冰一般非常的舒服,当余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地底深处的一个洞穴里,余天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居然在蛟龙的一击之下毫发无损,余天用力回想了自己好像把那道霞光吞进了肚子里,看来自己能毫发无损跟那道霞光大有关系,余天这时看到自己的胸口居然多了一个图案像是一个古老的文字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余天脱掉自己的衣服仔细看去发现那个古老的图案看起来像是一个封字,只是那个封字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隐隐透漏出一种气息,余天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自己身上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图案。余天心想:“会不会是自己吃了那道霞光之后才出现的吧!算了还是等见了师父再问一下。”余天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这会在地下数十米深的地方,余天默念土遁决发现居然施展不出来任何法术,自己被那头蛟龙轰进来的洞穴出现了一个个符文将这个空间笼罩了起来,在洞穴的中间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石台一道紫色的光柱从石台上冲了出来头谁知道光柱一接触到符文居然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那道紫色光柱中传来一阵阵怒吼的声音,余天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居然穿过了符文形成的光幕,那道紫色光柱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人形发出一声怒吼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进来你身上有困仙牌,接着一道紫光向着余天袭来就在紫光快要接触到余天的时候被字符形成的光幕阻拦下来,余天见状赶紧施展土遁术谁知道居然还是不行。那个紫色的怪人见到自己的攻击伤害不到余天说道:“年轻人你不要害怕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把你身上的困仙牌给我,我送给你一件至宝你看如何,别妄图施展法术了在这封灵困仙阵中任何天地灵气都聚集不了。”余天看着怪人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困仙牌是什么东西,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我根本帮不了你,我只想从这里出去。”“不可能没有困仙牌你不可能进来这里,只要你能放老夫出来老夫收你做老夫的弟子。”那个怪人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前辈我只是青云观的一个普通弟子,真的帮不了你何况我已经有师父了不可能再拜您为师了。”这时那些字符的光幕居然颜色居然慢慢变淡,那个怪人一见此幕笑道:“天助我也,没想到这个困仙阵终于灵气耗尽了。”说完一道紫气向着光幕冲去,这次光幕晃动了几下居然消失不见了,那个怪人脱困后一道紫气从地下冲了出来,余天发现自己又能沟通天地灵气了急忙施展法术想要离开,一道紫光突然将自己的身体给制住,怪人看着余天:“小子老夫还没让你离开呢!既然你有幸见到老夫脱困又身怀困仙牌,肯定和那几个老不死的脱不了干系,还是留在老夫身边乖乖的陪我吧!”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