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柱子张三婶儿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给历史翻个
给历史翻个

给历史翻个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4-26 01:41:09

作者:孙鸟

最新章节: 刘项韩隔世聚首,始皇一怒斥皇子。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五个历史问题  三个历史选择  六个历史时期  翻历史怎么写  翻咔历史版本  历史总会翻篇  历史总是被翻过去的  历史已经翻篇  历史七个国家  历史是个  


千载华夏,谁是中华民族最失败的帝王?谁的权谋城府智计冠绝天下?谁是战无不败的战神名将?  这些答案众说纷纭,无有定论,其中缘由无外乎我神州大地人杰地灵自古以来以来自立为王霸主者不可胜数,当得起英雄二字的人中豪杰更是数不败数。  便乎不会产生了等等关公正在小亭长蹲在地上看着城门高悬的阳咸二字对左右说道:“我以为这两个字反过来读更有一番滋味.”这时不知从哪一个飞来苹果砸在他脑袋上,把半蹲着的亭长猛地砸了个趔趄。有人大喊了一声“陛下驾到”亭长把持不住身子摔到了路中央,眼看始皇车驾卤簿的前驱就要撞上他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给他拽了回来。。


  那重瞳汉子拍拍膝上的泥土作势要走,“壮士留步,适才得蒙相助,未敢请教尊姓大名。”“某姓项名籍。”那汉子声音浑厚有力一同他的外表一样。“小姓刘,单名一个季字,现居沛县泗水亭长,家中行三,项兄弟如若不嫌弃便唤我作刘三哥吧。”那刘季感激项籍救命之恩,不顾自己年长他二十余岁称兄道弟起来。项籍只是冷冷道了声告辞与从人并肩而去。

  行不数步,“羽儿,那刘季有意结交,你怎么如此待他。”项籍叔父项梁忍不住问项籍,“家中行三,名字却叫刘季,想是家中也没什么有见识知计较的。年过四十居一小小亭长尚且面露得色,此辈将来必然碌碌无为,结交他作甚么。再者他大我那许多初次见面居然厚颜称兄道弟简直好笑。”

  车队最后是步兵甲士,着的是正常战铠,拿的是普通兵器,步履整齐,旗帜鲜明,浴血而战的百战之师少了一丝华丽庄严,却多了一丝杀伐之气,令人心头压抑。为之震颤。

  “为何你二位皇兄都争着为朕分忧你却不发一语啊。”始皇不搭理皇子彻却望向小儿子棣,那皇子棣上得朝来就闭目不语.此时皇帝问话不由睁开眼:“回父皇话,开口显得皇儿窥探权位,不开口又显得皇儿不关心朝政,所以闭目不语,静心听父皇教诲.”

  只见那始皇,头戴一顶硕大的冕冠,冕冠为十二旒(即十二排),主体为玉制。冕冠的颜色,以黑为主。冕冠两侧,各有一孔,用以穿插玉笄,以与发髻拴结。并在笄的两侧系上丝带,在颌下系结。在丝带上的两耳处,还各垂一颗珠玉,名叫“允耳”。不塞入耳内,只是系挂在耳旁,以提醒戴冠者切忌听信谗言。

  那少年与刘季饮了一杯。“小兄弟,你如何称呼啊。为何落魄如此?”“小弟姓韩名信。淮阴人士,自幼贫寒,家慈不久前去世.在乡里实在呆不下去了,于是来京都过活,不想久无斩获,身上钱银却消耗殆尽..所以今日遭此大辱。”

  那戍边将军曹操也是跪下:“自太子到军门那日起,末将兢兢业业恪守太子每一道旨意不敢有半点违背,手下将士更是上下一心,日夜不敢懈怠..”

  却说这日,帝国创立者,神州大地,亘古未有史无前例的将万里江山,亿兆子民归于治下的第一个君主:始皇帝。正在自己的宫殿里召集群臣。

  “既然如此只好麻烦大哥,待我有了好去处,来日必当厚报大哥。”韩信感激地离座下拜刘季。

  “唉,贤弟勿忧,且在大哥处落脚,我现任沛县泗水亭长,虽然薪俸微薄,但有我刘季一口吃食就亏不得你韩信。”刘季拍拍韩信肩膀

  “如若是你便待怎的?”那小二恶狠狠地说,“如若是我,不斩你个十段八段便愧对腰中宝剑。”说罢项羽拔出自己腰间佩剑。只唬的那小二连退三四步不敢作声。

  刘季微微一笑也不介意,俯身捡起那宝剑一手拉起那少年找了个座位。“瞧你腰间的剑也是柄好剑,想来也使得几下,适才他欺辱你的时候,为何不给他点教训?”少年正了正身子:“我自幼学得武艺,不是为了欠人银钱时撒泼耍赖的.他若会武,我若无愧于他,或会一战...再者我读书习武已有多年若呈一时匹夫之勇,惹出什么事来..胸中抱负全部都化作黄粱一梦如何甘心...”

  “此事原是儿臣协同曹将军负责.只是事情棘手诸多疑难所以进展缓慢一直未曾回禀父皇.以致父皇动此雷霆大怒,儿臣有罪。”见始皇动了真怒,太子世民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那少年十七八岁,白白净净,个子挺高,只是消瘦的厉害。剑被店小二扔在地上脸上腾的就红了,咬着牙显然强压着怒气。项籍饮了一杯站起身来拾起地上的剑,拔了出来,只见剑鞘古朴有致,剑一出鞘伴之有清灵之声,剑身明晃晃的像是有光亮一般,确实是口宝剑。项籍赞了声“好剑”把宝剑交在少年手上:“这等小贼如此欺辱与你,你便忍得,这宝剑也忍得吗?如若是我..”

  “项兄弟也在此地啊,过来一起喝几杯如何?”打人那个正是刘季,原来他们一行也选中了这家酒肆.适才他们站在门口看那小二欺人太甚,又见那项籍讥讽少年,忍不住出手相救。

  “父皇,皇兄两年想来尽心竭力督办此事,奈何那山势险峻收效甚微...儿臣倒有个愚钝的想法.”三皇子玄烨打破了殿朝之上尴尬的局面.

  始皇这一问直把跪在中间的曹操问的僵在当场,心中暗自权衡了一下说与不说得罪皇帝还是得罪太子:“陛下,那长城地处偏远,山势确实险恶.石材既坚且重,实不是短期得见成效的...”不待曹操把话说完,始皇怒极踢了他一脚:“事已至此你还为他欺瞒.”

  始皇收回看着世民严厉的目光如鹰隼一般定在三皇子玄烨的脸上,像是要把他脸上每一粒麻子看个清楚一样:“说.”

  “非是皇儿有意为难大哥,只是怕耽误工期不敢不说.”说到这,皇子彻顿了顿.始皇嘉许的点点头:“朕知你心,但说无妨。”

猜你喜欢
2019艳情短篇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