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二月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横云
横云

横云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1-04-21 18:49:52

作者:羽寒尘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分离

编辑:山川赋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横云谷  横云意是什么技能  横云断岭法  横云断岭是什么意思  横云断山法是哪个情节  横云断岭  横云壶  横云断山法  横云饭店  横云  


自古以来神州大地子民自誉为龙的传人,纵贯神州大地东西的横云山脉似一尊巨龙盘据大地,(龙首山小山村的孤儿余寒,身具神秘的挂件,机缘凑巧之下踏往修真之路,看他如何经历过重重磨难,找出来身世之谜,踏往修真巅峰。故老相传曾有修道之人羽化登仙,即将飞升进入那仙宫之际,回望此横云山脉将整个神州大陆一分为二,而其山脉之形,竟似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盘亘在广阔的大陆上,但是其龙首之处却被一巨大峡谷硬生生地断开。至于此事如何流传至凡人口中代代相传,却是终究无法得知了。。


  “斩龙剑?哈哈……”江云天仰天长笑,目光却似有深意地看向天一宗二人身后不远的小树林,“我说过了,斩龙剑不在我这,就算有,也让你们天玄老头来问老夫拿吧”,说完右手一挥,那灭魂刀像有灵性一般径自飞到江云天手中,江云天右手随意的一挥,撕开一个黑色裂缝,消息不见了。

  “走吧,玲儿”随手把这块黑色石头放进北上的篓子,少年对这小丫头挥挥手。

  龙源里虽地处江南沿海,但是这里的水土却非常贫瘠,并不适合种植作物,;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龙源里东面就是东海,然而这一方水域几乎就是一片死水,没有任何鱼类生存其中。村里的主要经济来源都来自龙首山斩龙渊附近开采的鱼鳞石。此种鱼鳞石通体黑色,没有一丝杂色,在阳光下隐约会有五彩光华流动。龙首上的土层之下皆是此种石头,形状也如同一片片鱼鳞一样,因而得名鱼鳞石。但是,只有斩龙渊附近的鱼鳞石是碎片状,可以开采,其他山体上的鱼鳞石坚硬无比,任何工具都无法在其表面留下一点痕迹。就是因为鱼鳞石的坚硬无比的特性,所以受到世俗武者的青睐,通过熔炼金属将这种鱼鳞石包裹其中,炼制成的兵器堪称神兵利器,在世俗武林中抢手得很。龙源里的村民就是通过开采鱼鳞石卖给兵器行来换些银两以作度日之用。

  二石头平日在村里也自诩是见多识广之徒,然后在这黑色秃鹫的恐怖省市之下也是吓得趴在地上,手脚哆嗦,不敢抬眼多看一眼,连声称神仙饶命!此时那留着两撇小胡子之人俯身扶二石头起来,二十投脸上微笑淡然,似不费吹灰之力一般,亲切的说:“这位朋友,请起来,我等并非怪罪于你们,只是想请你们把江云天请出来一见。”说完回过头,看向那带秃鹫的男子,“师兄,你这又何必呢,吓坏了这些朋友,我们天一宗可以名门大派,传出去叫其他门派笑话”二石头被留胡子的男子扶起来顿时受宠若惊,心想被如此活神仙一般的人物扶过,以后在村子里可是值得吹嘘一辈子的事情,忙发自内心地献起殷勤来,“两位活神仙,小人立刻带你们去找村长”。

  “对啊,各位乡亲,我们这次是特来找寻多年未见老友叙旧的,谁告诉我们他在哪,我们可是会给他天大的好处哦!”开口之人同样身着一袭白衣,一头黑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面容不算特别英俊,却显儒雅,特别是那两撇细长的小胡子,透着一股精明。

  “爹~~,人家还不是陪小寒哥哥帮你去挖黑石头嘛!你还怪人家!”说着说着玲儿委屈地两颗晶莹的眼泪眼看就快滚出来,江老爹一看还得了,急的赶紧给玲儿陪不是:“玲儿乖,玲儿乖,是爹不好,是爹不好,不哭不哭”

  “算了!就算是我去追也未必拦得下他!”摆了摆手,天玄真人转过身望向那龙首山深处,东海深处的半轮红日已经快要淹没在海平面下,剩下的那点红色投射在那光秃秃的龙首峰上,映得那两峰如同两只巨大的带着鲜血的龙角,直入苍穹。

  夜幕降临,点点烛火,点亮在龙首山下,宁静的龙源里,一片祥和。

  “两位大爷,我们村长去斩龙渊挖鱼鳞石去了,不在村子里啊,村里破旧,二位大爷是金贵之躯,不敢让二位屈尊在村中等候,还请两位大爷先行回去休息,等村长回来必定上门拜访。”回话的是个叫二石头的小伙子,为人头脑活络,村子里的鱼鳞石的生意大多是他联系的生意,所以颇有些见识,知道这二人虽然嘴上说得客气,其实恐怕是来找麻烦的,所以暗下交代村里的人赶紧去通风报信,让江老爹见机行事,自己则在这揶揄奉承,好拖些时间。

  龙首山斩龙渊边上,一个瘦弱的少年正借着落日的最后一点余辉拼命地用手中一把小锄头挖着悬崖边一块手掌大小的黑色的石头。旁边的一个小丫头扎着两个小辫子,粉嫩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煞是可爱。她此时正不时地回头看向村子的方向,焦急地催促着挖石头的少年,大眼睛中不时地流露出既担心又焦急地神情。

  其中一块较为凸起得大块鱼鳞石上缠着一根小孩手臂粗细的表面粗糙的麻绳,麻绳另一头崩得比值,向着深不见底的斩龙渊下延伸。麻绳有节奏地左右摆动,麻绳的下端在渊底厚厚的雾气和黑色石质的掩藏下,隐约能够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那个身影正是余寒。此刻,余寒腰间缠着那条破旧的麻绳正随着摆动的节奏一步步下斩龙渊深处探去。

  斩龙渊边,寸草不生,到处是一片黑黝黝的石头,泛着幽幽的光。

  一阵浓得犹如实质的雾气从余寒身边飘过,余寒瘦弱的身体仿佛被一股大力装过,他见状只能屏住呼吸竭力地全身贴在石壁上,尽可能地远离雾气,但是身体仍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阴寒袭来。余寒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一哆嗦,余寒顿时精神了许多,眼镜好像也能看得更真切了。刚才雾气涌来时候不自觉地抓住的一块突出的石头,余寒此刻才看清楚,是一块尖尖的鱼鳞石,这块鱼鳞石插在峭壁上一条深深的裂缝中。余寒奋力想要将其拔出,可惜这块石头根本纹丝不动,徒劳过后,余寒倒是反而冷静下来,顺着这条裂缝慢慢往下探去,裂缝犹如一条闪电一般,把山崖深深滴劈开,虽然不宽,但是却很深,其间更是似乎有呼呼地冷风从裂缝中漏出。裂缝慢慢地向斩龙渊深处蔓延,口子却越来越大,余寒此时知道越往下危险越是不可预测,但是,冥冥之中却好似有什么在吸引着他。慢慢地,谷底的雾气又涌起来,余寒的那瘦小却坚毅的身影也渐渐地淹没在雾气中。

  “江前辈能认得我们天一宗的小辈,我等实在是荣幸之至啊。”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正是天一宗年轻一代中号称小神算的林清平,在整个神州修道界中年轻一辈中也有着不弱的名声。“既然江前辈能够识得我等来历,相比也必定清楚我们为何而来!”

  “哼,老东西,口气倒不小,你应该庆幸,今天不是我们师父亲来,他老人家亲来,你就没命说这么多废话了!”叶青云吞下一口鲜血,强撑着身体,在他心中,除了师父,没人能在他面前这样说话!

  龙首山下,一股股青烟袅袅,一点点灯火朦胧,这是龙首山下的一座小山村,只有寥寥百来户人家,却有一个颇有气魄的名字,龙源里。

  “你们天一宗果然还是找上门来了!”江老爹双眼闪着幽幽神光,现在的他哪还有半点老态,虽然脸上还是布满了皱纹,但是每一条皱纹都想一条刀疤一样,蕴藏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好了!哈哈,今天的收获可真不错,爹看见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少年满是泥的手紧紧地抓着那块手掌大小的黑色石头,稚嫩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

  “知道了,玲儿,等我把这最后一块鱼鳞石挖出来我们就走”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