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二月 南陈大帝 明末之热血太子 情定今生 夜色撩人 萝莉 丈母
 村少 支教 老吴 简爱 乞丐 和后妈一起的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4-15 01:42:09

作者:任毅

最新章节: 《海军,海军!》第一章

编辑:花前月下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中国新相亲海军特种兵完整版  海军特种兵叫什么  海军特种兵被抢亲完整版  海军特种兵的要求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大将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 小说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系统  我是特种兵之海军战神  


生活现实版“小庄”,以记忆录的形式讲诉一个普普通通毕业大学生因家族使命而从军入伍后自此变化命运的故事。  军事题材的小说和电视剧很多,却也没一部是真实讲诉军旅生涯的,每一部都分不开作者的虚构和幻想。  我也不是许三多,我会去鼓励支持当代中国青少年从军入伍后,也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当兵,选择了踏上新兵同在的火车,我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样的路,我也从未尝试想过,因为我无法想象当兵两年后回家或退伍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或许,两年后我混出息了,也或许,我什么都不是,又回到一介布衣老百姓的生活。。


  “哦,原来是这样,知道了。”我很尴尬地冲他笑着,他旁边的新兵文书也觉得我们的对白有点傻,下意识地偏过头笑了笑。

  “什么意思?”我当然奇怪他为什么说我惨了,只是一床被子,会怎样呢?但当我后来知道事情的情况后,不由的苦笑、与埋怨。

  我年纪比班长大,经历的事也比班长多,他只是一个年满十九岁的孩子,而我的阅历也远比他丰富。他认为我是班里八个人中最聪明、最机灵、最老练、最成熟的一个人,所以副班长非我莫属。是啊,如果非要排除法的话,班长的做法是正确的。

  家人将我送上火车后,我坐在车厢里看着年迈的爷爷、父母还有小姨,强忍着眼泪心里其实很难过。我知道我的亲人比我更难过,毕竟我是第一次去千里之外的地方生活。我一个劲地告诉他们就当我是去上大学了,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一来我已习惯了和家人分别的感觉;二来我必须先稳定自己的情绪,才能稳定他们的情绪。在我离开之前,我解决了我所有的私事,没有遗憾。

  “啊……”我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完全吓到,看着眼前这位从天而降的侄儿,太突然,使我完全不知所措。

  一个平淡无奇的名字,平淡到一上百度就成千上万。我点了点头便开始做别的事,没有了再开口的打算。

  浙江这种亚热带地区在我们大西北人脑海中就是四季如春,气温常年如夏的地方,这里的人三餐都是米饭,是我喜欢的。部队里的一日三餐还算说的过去,两顿正餐必有鱼肉。刚开始的时候每天吃两次鱼还真不习惯,但后来因为实在没有别的菜可以吃,又怕吃不饱挨饿,所以还是努力地改变了自己的习惯,努力地适应了眼下的情况。通常我们在家里吃饭的时候都是慢条斯理,几乎不发出多余的声响,几乎从未大口地狼吞虎咽过。可如今,细嚼慢咽就得挨饿,偏偏自己又不怎么喜欢吃零食,饿着肚子训练的感觉可真有的受。

  我不认床,但是这次必定会失眠,我相信同行的很多新兵的心情在第一天晚上都是一样的。这来到军营的第一个夜晚,便是在兴奋与想家的复杂情绪中于凌晨才逐渐进入梦乡。乱七八糟的梦充斥着我的大脑,直到第二天早上军号响起,睁开眼后才觉得头痛欲裂。

  回过头来再说说叠被子的那些趣事。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军人必须叠方块被,把一个挺好的被子叠成一块豆腐一样,有时候我会很奇怪地想,这样叠被子的意义何在呢?难道军人就不能用叠被子的时间多做几件有意义的事?为什么要把很多大好的时光都浪费在叠被子上?

  一连九班,这是我的归宿,我跑到自己班长身边傻傻站着,紧张到不敢乱动,我也不知道身边的班长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桌子旁坐下,一次又一次地回头看班长,这是第一次别人帮我打饭,一个前辈帮我打饭,不管他多少岁只要他如今当了班长,便是前辈。班长,现在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势和霸道,就比如人无完人,我相信还是有好人的,且占大多数。

  呆在这里,随处便可以听到新兵们的叹息和失望声,几乎每个人都后悔来到这里进行改造。我以前去过部队,里面有小超市、理发店、还有一台ATM自助存取机,周围环山都是墓地。我当时以为那可以算是最艰苦、最破烂的训练基地,然而如今,我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艰苦,什么叫破烂,这里只有一个新兵服务社,且货次价高,不可商量。

  跑完三公里后,连队安排我们洗了个热水澡,虽然只给了我们十五分钟的洗澡时间,却足够让我们疲惫的身体得到充分的放松。一些严格的班长在午休的时间仍然带着新兵们训练,相对而言我们有个好班长,当别人都在训练的时候我们却可以得到正常的午休。当时觉得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的班长很好,后来下了连队才慢慢觉得,这种舒适对于我们新兵而言完全没必要。

  部队的领导们老是要求我们将自己的内务整理的漂亮、合格,但他们自己的内务却糟糕透了,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一坨屎。话虽不好听,但实际情况便是如此。他们在形容新兵的内务时,都会用上“****”一词,其实我们任何人的内务都比班长和连长的好。他们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拿出自己买的私人便被,将自己的军用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几乎没有人会用军用被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全班只有我没有用发的专用毛巾,原因和班长是一样的,不愿意给自己制造麻烦,不愿把时间浪费在整理内务上;而似乎也只有我,是带了私用毛巾的。每周三和周六洗澡的时候我才会将毛巾用一次,打湿,再继续摆上去捏出边边角角。

  部队喜欢说一套做一套,喜欢做很多虚假的表面工作,说白了就是伪君子。所谓的上级,首长,他们要求我们的内务标准高,可他们自己的内务却惨不忍睹;他们要求我们讲文明,可自己说话却有如山野村夫;他们不让我们背手、插口袋,见了上级要礼貌,不可顶撞,可他们自己一条都做不到,而且还带头顶撞上级。上梁不正,却总要求下梁不要歪,这就是部队最初给我的感觉。这样的事多到数不清,条令条例人人都会背,背的最多的两个字便是“服从”,然而我们的上级对待他们的上级时,却无一人能做到服从。

  “你的被子是新式还是旧式?”

  我很勉强地又吃了两口后就拿去倒掉了,面条什么味道都没有我实在难以下咽。当我把碗洗干净后,班长又教我如何摆放桌上的碗筷,和我想的一样,部队中的一切都是制度化、军事化,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整齐划一。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被全班投票选为了副班长。记得接兵干部说过:“你们在新兵连时期,最大的官职便是副班长。”其实说真的,在未投票当选之前,我就已经是他们心中的副班,每个人都已经服从于我和班长,我觉得这样的现状很好,如果有投票当选这个仪式的话,气氛会很尴尬。人生很多时候,有些话还是不要挑明的好,每个人心知肚明就行了,太直接的方式可能会改变事实的效果和结局。

  话题既然扯到饭菜上,还真值得一说。开训前的饭菜,虽不说十分可口,但还看的过去,不至于太过难吃;可开训后,饭少了,菜生了,可口便更谈不上了。卫生方面,任何人每天都可以提出一大堆的问题,可又有什么用呢?连队首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忍耐着,我们又能做什么?食堂的老兵们都不肯吃自己做的饭菜,可我们每天还是为之抢的不亦乐乎。这就是部队?后来我才知道,在部队里,根本没有什么公平。

  “没事没事,没关系的,别多想。”他立刻改变了自己的语气,对我很认真地说。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