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711 教授  网游老婆是修真者 男家教 大秦 大秦之
我的极品女神 傻子少年 天赋 林漪呢 错爱 医生 繁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长卷江湖之轮回传说
长卷江湖之轮回传说

长卷江湖之轮回传说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1-04-05 19:04:19

作者:展苑城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木剑赠子勉前程

编辑:长歌陌路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面似桃花心如海,笑迎宾朋八方来。余韵余音绕梁犹未绝,消遥客行消遥外。”一首消遥赋,神秘面纱了新剑派鸣剑门弟子尉迟沐雪与蜀山剑派大弟子云随风、寒雨堡三公子于飞的江湖轶事。看这三兄弟与百花城公主苏舒、鸣剑门千金凤小小、小妖女慕容冰之间的是非恩怨和爱恨琓州城西二十里,一处溶溶庄院在这深冬雪夜里灯火通明,一群硕壮的护院高举火把,手持刀棍,昂首矗立在院门外,火光照映下,院门上镀金的吕家庄牌匾清晰可见。四队护院亦在东西南北的院墙外来回巡视,似乎把庄院看护得牢不可破。院内中央红木祭台上摆放着各式香烛黄纸,金杯银器,样样精致无比。约莫百余人面向祭台垂手而跪,虽是天寒地冻,却都神色肃然,且无论男女老幼都衣着华贵,熠熠生辉。。


  “原来如此!”昨晚那位老者接话道,“掌门,此人确实要大声敲门,不然这孩子可就性命不保了。”老者说着低头望了望手中抱着的婴孩。

  沐雪慢慢醒来,发现已在自己厢房,缓身起来,只感浑身酸痛。他挪步到膳堂,闻到一股浓郁饭香,这才感觉肚子咕咕作响,多是刚才后山遇险,亡命奔逃中消耗太多体力。正欲大喊义父,肩头忽被人一拍,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已送到面前。沐雪眼见手端饭碗的尉迟公,忽然将他紧紧抱住,哇哇大哭起来,沐雪虽从小于武门长大,但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刚才死里逃生,这下看见至亲,难免情绪失控。

  凤奕鸣挥挥手,示意安静,然后说道:“此人并未现身,定有难言之隐,而且明显有托孤之意。”他低头沉思了片刻,望向那位老者说道:“尉迟公,你忠于鸣剑门,一生未娶,我早有歉意,如今你救了这个孩子,就收他为义子,以后也有个人为你养老送终,如何啊?”

  尉迟公抱着孩子,激动得眼泪也快流下来,随即朗声道:“多谢掌门。我发现这孩子时,身上覆盖了一层薄雪,就如以雪沐浴般,就叫他沐雪吧!”

  时光流逝,吕家灭门惨案渐渐从轰动一时的当朝大事,成为市井流民茶余饭后偶尔的闲谈,一桩惊天惨案就此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她又望了望手中的婴孩,眼中温柔而慈祥。她轻轻将婴孩放到石门前,脱下斗篷为其盖上,婴孩的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

  “爹爹,我们也去吃饭吧。”一身着淡粉华衣的清秀女童拉着凤奕鸣的衣角娇声道。凤奕鸣蹲下身,亲抚着女童说道:“爹不饿,你先去吧,记得多吃点肉。”女童眨巴着大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跑了出去,还未跑出两步,忽然又转身说:“小小不爱吃肉。”说完冲着凤奕鸣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的跑出大殿,边跑边喊:“师哥等等我,等等我啊!”凤奕鸣缓缓起身,出神的望着殿外,又陷入了沉思。

  “噗!”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一把蛇状利剑从他身上穿堂而过,蛇剑贯穿之时,鲜血飞溅,前排的众人只感面颊一热,顿时失声尖叫,四散跑开。蛇剑飞出半丈却又飞退回来,奇大劲力只把吕嵩拉至祭台上,撞得祭物飞散,吕嵩浑身是血,早已气绝惨死。

  尉迟公抚摸着沐雪的小脑袋安慰道:“没事没事,有义父在。”沐雪抽泣了一会儿,接过饭碗大口吃了个精光。然后摸着肚皮打出一个长长的饱嗝。父子对望,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护院冲入庄内,虽奋力抵抗,却哪里能招架得了这些杀手的利刃,纷纷身首异处。

  这鸣剑门的后山叫白虎峰,是太白山的最高峰,地貌复杂,人烟稀少,但是自然物产丰富,野菜野果,奇珍异兽应有尽有,相传曾经盘踞着一只吊睛白额虎,所以取名白虎峰,但是自从鸣剑门在此地建派以来,从来也没见过真的白虎,于是大家都认为那白虎的存在只是传说而已。

  石门缓缓打开,先是火光从门缝中映出,石门敞开,然后络绎不绝的窜出大群手持利剑火把的武人。冲在最前面的老者在火光中发现了地上啼哭的婴孩,他赶紧将婴孩抱起,一股即柔又暖的气劲缓缓绕着婴孩全身,婴孩慢慢收起啼哭,进入梦乡。老者抬头眺望远方,漆黑的风雪夜里,早已没了她的影踪。

  尉迟公,全名尉迟正德,凤奕鸣的家仆,从凤奕鸣名不见经传到开派立业,一直忠心辅助其左右,在凤奕鸣心中,说是家仆,更算得上是家人。

  武人们在石门外喧闹查看了一阵,没有任何发现,便关上石门返了回去,只留下石门上浅浅的掌印和石门内空地前巨大无比的掌坑。

  白衣杀手走到床前,少妇早无气息。微弱的婴孩啼哭声从少妇身下传来。杀手轻轻推开少妇,一个大胖小子光着身子正盈盈抽泣,煞是可怜。

  “这。”尉迟公话语有些颤抖,其实他心中早已打定主意要抚养这孩子,只是未曾想到收他为义子,掌门一时点破,激动之余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住的点头。

  “报。掌门,大事不好了!”一名弟子从殿外急冲冲的奔来,禀道:“掌门,昨天夜里,城西吕家一门八十九口,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半数皆是老弱妇孺,包括护院死伤,更是不计其数。”

  原来蛇剑尾上连着极细的玄钢丝,玄钢丝的另一头,一身黑衣的蒙面杀手正冷冷的凝视着四散的人群,双眼发散出饿兽般的凶光。蛇剑已在杀手的手中,剑上的血腥还在这雪夜里散着热气,嗖的又疾射而出,不远处一臃肿的老妇应声而倒,命已不在。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