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直播 白洁 招摇 囚爱 爱囚 网王超神教练 房东是个女装大佬
天驭狂龙 奇妙游戏  711 教授  网游老婆是修真者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老胡风云录
老胡风云录

老胡风云录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1-03-14 18:16:38

作者:双木之冬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夜市立威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个在都市里奋斗拼搏的大龄青年,一个社会底层的卑贱奋斗拼搏者,一次偶然的的被吃霸王餐,却可以得到了一个看出来没啥用的小葫芦。是因为这个小葫芦,这个青年的人生自此大转折,武侠修仙,智斗惩恶,一个都不能够少!最爽的文字,最天马行空的想象,尽在双木作品《老胡风云无尽的批斗和义务劳动让老胡家更加不能温饱,但是遗传和脾气这个东西却很难说清楚,老胡家在如此情况之下,依旧人人识字,在当时的社会大背景下,这很难想象。老胡的父亲,也就是陈志东,60年代生人,自幼在老胡爷爷的教导下读文识字,没有书,老胡的爷爷可以背,没有纸笔,随便找根树杈就是笔,找块平坦的土地就是纸,就靠老胡爷爷腹中的墨水,胡志东在十岁的时候就熟读了千字文和百家姓,在当时一片革命和造反之声中,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收拾完摊子,老胡从马路边的冬青里拖出一把扫帚来,然后开始扫地,这是老胡的习惯,为此卖烤鸭的胖子还嘲笑过老胡——你一个卖麻辣烫的小商小贩,还讲究起卫生来了?还真以为自己是连锁酒店了。对此嘲笑老胡不屑一顾,如果自己连自己的地方都打扫不干净,那别人为什么要来吃你的?卖烤鸭的胖子不懂这个道理,所以他注定只能卖烤鸭,最多也就该行卖卖烧鸡啥的…

  老胡并没有遗传他祖辈的才气,高考勉强上了个2本,学的是文学,这也算是继承祖业。刚上大学那会老胡意气风发,感觉他老胡家的风光就要靠自己来发扬了,但是5年大学上完,老胡却消沉了,他本以为靠自己的才气,进个人民日报社之类的那不是手到擒来,可是后来他发现,以他的才气进他那地的县报社都不算很够,于是老胡一咬牙一跺脚,背上铺盖卷就进了大城市,临走之时他站在村口那棵老柳树下还牛气哄哄的朝着村子吼道:“老子不混出个样子来就不回来!”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去,在他的头顶,几对麻雀在柳树上叫的很欢,不知是给老胡加油,还是在对他嘲笑。

  老胡顺手从厨房的架子上拎起一把菜刀,对着葫芦比量了两下,一咬牙就剁了下去。只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老胡的菜刀被葫芦弹起了两尺多高,震的老胡的手一麻。再看自己手里的菜刀,已然缺了一个口,而葫芦缺在那纹丝不动!老胡惊的下巴差点掉了,这是神马葫芦?王麻子菜刀都蹦出一个缺口!如果这是个铁葫芦,那么老胡不惊讶,但是这个葫芦非金非玉,看着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旧葫芦,怎能如此坚固?老胡不信邪了,用烧的,我还就不信了!结果让老胡更加无奈,这葫芦放到煤气灶上一样纹丝不动,你怎么烧它它还是那个样子,淡淡的发着蓝光,那么的安静,那么的与世无争,老胡突然感觉那个小小的葫芦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小样,我看你能奈我何。”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4年过去了,如今的老胡在这所大城市里也算小有成就,他有一个住的地方,虽然是租的,他有自己的事业,在夜市上摆摊卖麻辣烫,但是老胡并不气馁,他一直坚信自己能够一遇风云变化龙,只是不巧这些年都是晴天。

  老胡看人之术有点天生的成份,再加上他这些年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所以一个人他只要扫上一眼,就基本能断定出这个人的年龄,身份,从事什么职业等等。

  夜晚的11点,昏暗的路灯下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老胡伸个懒腰,点上一根黄山,哼着小曲开始收拾摊子。今天的生意相当的不错,比前两天多挣了两成不止,除了开张的那个霸王餐之外,今天还是相当的顺利的。老胡在这片卖麻辣烫已经小有名气了,他的汤锅味道特别,食材又新鲜好吃,生意不好那就奇怪了。原来总有人来和老胡竞争,但是干不多长时间便都纷纷撑不住了,按照老胡的话来说,咱们干餐饮业的,要的就是好吃卫生!其他的神马小伎俩,都是他妹的浮云!

  老胡无言了,一天的辛劳和被葫芦嘲笑的无奈一时涌上心头,于是他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他有一次拿起了那个小葫芦,这次他没用什么暴力手段,就是轻轻的这么握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个葫芦,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来,可没过两分钟老胡就感觉眼皮发沉了,但是内心却是一片安宁平和,好像世界就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就这样,他一个手握着这个发光的葫芦,慢慢的闭上了眼皮,缓缓的进入了最甜蜜的梦乡。

  那人不等老胡发作,一抬手抛给老胡一个东西。老胡本能的接住,低头一看,只见手里捧着的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葫芦,大约巴掌大小,表面磨的光滑如镜,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东西。

  老胡又是一呆。没听错吧?没钱?没钱你吃啥的麻辣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霸王餐?老胡见过去酒店和饭馆吃霸王餐的人,可是吃五毛一串的麻辣烫都玩霸王的还真是没见过。好家伙,这还了得,老胡刚想发作。

  那人肯定的点了点头

  老胡不是笨人,虽然都喊他老胡,但是他其实只有28岁,标准的大龄青年。他突然有点明白了,这葫芦不是个平常的葫芦!“嗯。对!”老胡对自己下的结论很是满意,他轻轻的把葫芦塞进自己的衣服里,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他没敢开灯,把葫芦拿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还是那样的蓝光。老胡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放在茶几上的葫芦看。这时他的脑子有点乱,这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会在我手里?老胡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5个小时以前,一个神秘人,一个让人看不穿的神秘人,吃了自己的麻辣烫,没给钱,却给了他一个葫芦,然后突然的消失。而现在葫芦竟然会自己发光?难道说,这是一个宝物不成?!老胡从小受自己的家庭影响,西游记搜神记什么的可是看了不少,他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太上老君的宝贝葫芦,里面盛满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仙丹妙药,难道这个此葫芦和彼葫芦有什么关系?老胡一想到这个高兴了,仙丹啊!长生不老啊,得道成仙啊!老胡马上就兴奋了,围着葫芦转了三圈,但是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葫芦里有仙丹,那么怎么打开这个葫芦。

  老胡本名胡来,这个名字给他带来的麻烦远远多于给他带来的快乐。他曾经数次想改名,却都被他老爹以武力镇压,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老胡的父亲——胡志东。胡志东,字存墨,现任小学语文老师。老胡家是世代书香之家,前清之时老胡家可谓闻名十里八乡,本县唯一的一个状元就是出自此家之中,但是可能因此却耗尽了家里的才气,自此以后老胡家最多就出了个秀才,也就是老胡的爷爷的爷爷。民国时期,老胡家家道中落,靠给地主家记账为生,土改时又不幸被划为富农,其实当时老胡家穷的就剩下一杆写秃了的毛笔和一块残破的砚台,但是当时的富农就是富农,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富。

  老胡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睡着的那一刻,小葫芦上的蓝光就像听到了召唤一样,竟然一层层的把老胡的身体给围绕了起来,最内层贴近老胡身体的那一部分,正在缓慢的渗入老胡的体内,慢慢的和老胡不分彼此。

  12点不到,老胡就骑着他的三轮回到了住的小区。他费劲的拉开库房那生锈的铁门,小心翼翼的把车子推了进去,看了一眼车上他吃饭的家当,老胡点点头,“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库房那生锈的铁门。这“砰”的一声,像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一样划过老胡的脑海,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老胡突然想到,但是哪不对呢?老胡来回踱了两步,就是死活想不到哪不对。他机械的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吧嗒”一声的打火机声让老胡如梦初醒!我知道了,是光!是光不对!老胡一跳老高,慌手慌脚的打开了库房的铁门,老胡的库房只有6平米不到,里面没有灯,所以在这半夜的时候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但是老胡开门后却惊奇的发现里面的空间被一片淡淡的蓝光所充斥着,光是从哪来的呢?老胡围着他的三轮车转了两圈,才从煤气罐和汤锅之间发现了蓝光的光源——那个他白天扔进车里的小葫芦!

  葫芦的样子很完整,没有丝毫开口的痕迹,老胡拽了半天,葫芦依旧坚挺,丝毫没有开口的迹象。老胡怒了:

  拿葫芦来顶麻辣烫钱,这还是老胡头一次见,老胡掂量了两下手里的葫芦,很轻,估计里面是空的,他抬头问那人“你就想用一个破葫芦来顶我的麻辣烫啊,你知道我这一串多钱吗?”但是他这句话却问了空气,因为对面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老胡又是一呆!这已经是他在不到5分钟里的第三次发呆了。突然间老胡低声怒骂一句:“我X!”一脚迈出他的摊子,飞快的一个方向奔去,一会又飞快的跑向街道的另一边。

  “每样来点,我先尝尝。”那人还是那个表情。

  老胡第一眼看到这个人时候,就是一呆。因为以老胡卖了数年麻辣烫阅人无数的眼力来看,此人给他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