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傲娇女帝有点甜 乡村爱情 抓奸事务所 师娘 铁柱 神级农民 
老卫 老陈 瘫痪 我在超神世界做选择 绝色 特种兵 陆离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糖路
糖路

糖路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1-01-03 00:11:21

作者:潇湘客

最新章节: 第三章意外重逢

编辑:辞旧迎新

点评: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糖路甜甜  糖路受损怎么治疗  糖路边  糖路精  糖路人  糖路猫  糖路易老师  糖路易  糖路易太太  糖醋排骨的做法  


大学本科毕业六年的=的蜕变,有过深信,有苦有甜,在结婚了前,把这段热血、愚昧无知无所畏惧的经历写下去,也不是为了进入页面率,也也不是为了有名,不是我分享给那些正奋斗拼搏的路上或是还在迷惘、踽踽独行的人,为了纪念流逝了的青春,散布正能量小懿,是我大学的学妹,我快毕业的时候认识的,陪我走过了六年的艰苦岁月,总算在明天有了结果。回到家,小懿在厨房里炒菜,听到我开门进屋,她轻声问:忙完了?听着她悦耳的声音,仿佛一切疲惫和尘垢都一扫而光,我深深吸着饭菜诱人的香味,走进厨房,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顿时食欲大增,指着桌上的带鱼调笑到:老婆大人贤惠啊,还知道帮我补锌。小懿脸微红,戳着我的肩膀说:你呀,什么时候能改掉好色的坏毛病…………去拿碗筷,赶紧吃饭了,吃完饭后,小懿像往常一样,犹如一直温顺的猫一般躺在我的大腿上拖着我一起看无聊的韩剧,对于韩剧,我是深恶欲绝的,导演这些骗取女性这种感性动物来换取收视率的韩剧我向来不感冒,于是百无聊赖的拿着平板电脑上网浏览些新闻,后来便一个人坐着看大学时候的照片。追忆那象牙塔里的岁月。。


  我去小懿家也去过不少次了,这次格外不同,显得有些紧张,跟他家人吃完饭后,带着我去通知亲戚,隔准女婿只差一步了,小懿在家是独女,我在家虽然有个姐姐,但是我姐也都结婚了,按照农村的传统,我是不可能做上门女婿的,小懿也是不可能嫁出去的,但是最后经过无数次的沟通,最后,双方都妥协了,我成了四个老人共同的儿子,小懿是个单纯的女孩子,当初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是在一次刮台风的时候给她送了一把伞,就打动了她,最后俘获了她的芳心,当小懿挽着我的手参加我们宿舍寝室的聚餐时,同寝室的兄弟都愤愤不平:你徐明凭什么啊,送一把伞我们也会啊,凭什么你徐明都快毕业的人了还能来上一场黄昏恋?平心而论,小懿相貌出众,身材姣好,气质优雅,确实让我捡了个‘漏’,但是我没想到我跟她能走到今天,我是该感谢苍天我的好色让我遇到了心爱的女孩?还是该感谢那场台风?

  洗完澡,暗香浮动的房间让我略微有些兴奋,最后毫不客气的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利,之前小懿跟我在一起都严防死守,未能一亲芳泽,今天晚上总算当家做主了。

  不知不觉中,婚期越来越近,我们逐渐放下手边的生意,开始筹备婚礼,通知亲朋好友,订酒店、婚纱、戒指等等一系列让女人梦魂萦绕而又让男人痛不欲生,让无良奸商磨刀霍霍的东西。

  小懿显然没有我这么复杂,走路都犹如翩翩起舞一般,犹如幼儿园的无知萝莉得了糖果一样开心,第二天,经过双方父母的沟通和一番农村旧社会般恶俗的礼节,终于订完婚了,婚礼定在腊月初八,本来按照农村礼节,我爸妈该陪同我去小懿家订婚的,但是我家的情况小懿父母也了解,而且相隔上千公里,小懿父母也没有过分要求,第三天,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小懿说带我去县城走走,于是开着车来到县城,一路走走停停,最后在县城找了家能停车的酒店住了下来。

  第一章结婚打算

  我搂着这个明天将要跟我订婚的女孩,躺在按揭的房里,楼下,按揭的车子,大学四年,加上毕业三年的时间,我从一个之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落马官员的儿子,废物一般的人,经过七年痛苦的蜕变,成了今天的经济适用男,期间充满心酸、无奈,明天,我将开始全新的生活。我低头看着这个恬静的躺在我怀里熟睡的女孩,心里感慨万千,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轻轻抽出手,走到阳台,点了一根烟,在冰冷如水的子夜里,凝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转身回到书房,从一本笔记本的夹层中取出薄薄的两张纸,一张,是医院收据,一张,是一张B超的诊断书,看了一眼,回到阳台,回想起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在我因为家庭变故处在人生低谷最黑暗的时候义无反顾离我而去的女人留下来的最后一件跟她有关的东西:跟我在一起意外怀孕流产的两件证物,时时刻刻证明着那段感情不是梦,它真实的存在,曾经,有一个小生命,随着一段感情的破灭,在冰凉的手术台上,被一具冰冷的金属医疗器械,犹如我的心一样,搅碎成一潭肉泥,我深吸了一口气,点燃了这两张纸,丢出了阳台,发出暗红的光芒,从六楼缓缓下坠,我转身关上玻璃门,拉上落地窗,之前的一切不快,都将在明天,成为历史,尘封的痛苦回忆,将被遗忘在岁月的尘埃里。

  小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很快适应了角色转变,被我成功改造成了一名精明的商人加管家,再次证明了:每个女人都有做商人的天分。在跟我商量生意的时候撇嘴开玩笑说:你老婆找的物超所值啊,会计加管家外加老妈子,我总是回敬她:你也不赖,找了个保安外加水电工、搬运工。

  又是一年的冬日,萧瑟的秋风,透出冬日的一丝凛冽。毕业六年,今天,总算走到了成家的这一步,我把车停在了楼下的超市门口,买了包烟,点了一支,让有害健康的尼古丁充满了我的胸腔,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毫无来由的涌上心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炒菜时锅碗瓢盆发出的叮当声,跟父亲谈了谈最近生意的情况,听了听他的意见,问了问我妈家家里的情况,她一如既往的说家里一切都好,最后,我深吸一口气,跟我妈宣布一条重要的、也是他们最关心的决定:我明天准备去小懿家里,商量结婚的日子,估计就是年底,我妈话语里传出几分欣喜,跟我唠叨道:去了人家女方家不要强势,好好商量,好事多磨到要带什么东西,穿什么衣服,听的我头大,最后我只好求饶:是了是了,总管,小的明白,我爸在旁边无比兴奋的说:跟我多炒几个菜,今天晚上喝点,最后挂了电话,在通话的时候进来了一条短信,是小懿,说叫我回家吃饭,打我电话占线。这个女孩,一路陪着我,栉风沐雨的走过来,陪着我从落马官员的儿子走到今天,在这个南方的省会城市买房、买车、安家,扎下了根。

  当腊月初七到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准备就绪,静静等待明天这个隆重日子的到来了。

  婚期确定以后,小懿在我的一再要求下辞职了,我刚踏进大学,因为落马官员之子的身份,除了精神鼓励我无法从家里得到一丝物质上的帮助,初恋女友跟我分手以后,我唯一拥有的,就是家人精神上的鼓励了。我的大学头两年一直挣扎在温饱线上,生存的巨大压力,压在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身上,我不敢休息,也不敢松懈,一松懈下来,就会被生活的滚滚车轮碾碎,每一块钱,我都要花的慎之又慎,每天想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赚到足够的生活费,吃饱饭,就是最幸福的生活。后来,慢慢做了些小生意,我深知生活的艰辛,这些年的痛苦经历也让我很难相信其他人,所以我让小懿辞职,让她照管我的生意,我抽出更多的时间去拓展业务。

  我跟小懿是南方同一所大学的学生,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是背负着落马官员之子的包袱踏入大学的,父亲由于经济问题落马以后,母亲工作也受到影响,家里一贫如洗,连我上大学的钱都没有,我走的时候,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郑重的跟我说:儿子,你要去上大学了,爸爸现在也帮不上你了,只有靠你自己了,你要站起来,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想起这些,我不由得看了看躺在我怀里因为看韩剧昏昏欲睡的女孩,这个从明天开始将要陪伴我一辈子,慢慢老去的女孩,我拍了拍她的肩,她睡眼惺忪的睁眼看着我,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我说,明天还要去你老家,早点睡吧。

  第二天,小懿一醒来就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我在阳台浇花,刚回到卧室,她仿佛遇到救星一样拖着我帮她挑衣服,我不明白,不就是回家订婚吗?又不是去参加慈善晚宴,抑或总统选举,有必要搞的那么隆重?但是我还是装出一副热心肠,帮她挑选衣服,两个小时候,总算准备妥当,准备出发了,钻进我的汉兰达,里面挂着她买的小黄人,在朝我调皮的挤眉弄眼,我偏过头,跟小懿调笑道:这次回家,能不能顺利过关,咱可是心里没底,早知道这样紧张,咱该找个替补啊………………,她一愣,旋即装作恶狠狠的模样盯着我,说:你敢!要是那样,我一定趁你不留意,捅你三刀六洞,然后…………然后……………然后我也不活了,我哈哈大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首抱拳以示忠心:大王,小的一定誓死效忠,为大王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她笑得花枝乱颤,一副高傲的样子:你的效忠,本王考虑考虑。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到她的老家,要四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她显得归心似箭,我揶揄她还没订婚,就一副恨嫁的表情,她感叹道: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优质男,只好退而求其次,随便找个歪瓜裂枣凑合着用了,随即脸色一变,柔媚的说:官人,你就收了小女子吧。在一路笑闹声中,来到了休息区,休息区略微休息后,来到她老家县城,没有停留,直奔她老家而去。

  第二天,在婚礼进行曲中,在礼炮的脆响中,漫天纸屑飞舞,经过一番冗长的程序,主持人一直插科打诨防止冷场,放完VCR,双方家长说完了以后,伴郎伴娘跟着我们一起去像宾客敬酒,小懿挽着我,雪白的皮肤在婚纱映照下更显得明艳动人,美的惊心动魄,在觥筹交错中,众多宾客轮番上阵,换掉我杯子里的王老吉,换上真正的白酒,经过一番浴血拼杀,总算敬完了三分之二,这时候,我已经头脑发昏了,突然间,在同学一桌里面,我看到了她,我的初恋女友,这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女人又一次以这种方式闯入了我的婚礼,我脑子瞬间的短路、一片空白,但是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婚礼,我决不能失态,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大踏步走过去,表情自然,用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一丝颤抖的口气说:我们有七年没见了是吧,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大家不醉不归,她微微一愣,礼貌性的作答,这个场面我幻想过无数次,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与她重逢,杯子轻轻触碰的清脆响声让我心尖发颤,我努力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微笑着跟这个在我几近家破人亡的时候把我的人格、尊严踩在脚下,践踏的支离破碎的女人把酒言欢,小懿轻轻捏了一下我,说,发什么愣,我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往下一桌敬酒,我的身体突然间分外渴求酒精这东西,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发出了贪婪的声音,到最后,身边的伴郎终于发挥了作用,替我挡下了一杯又一杯的烈酒,最后,在一片觥筹交错的喧闹声中,给这场婚礼划上了句号。婚礼过后,补办了结婚证,因为接近年关,稍显仓促的婚礼已经不容我带着小懿去新婚旅行度蜜月,而我也正式成了有家有室的男人。

  小懿,是我大学的学妹,我快毕业的时候认识的,陪我走过了六年的艰苦岁月,总算在明天有了结果。回到家,小懿在厨房里炒菜,听到我开门进屋,她轻声问:忙完了?听着她悦耳的声音,仿佛一切疲惫和尘垢都一扫而光,我深深吸着饭菜诱人的香味,走进厨房,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顿时食欲大增,指着桌上的带鱼调笑到:老婆大人贤惠啊,还知道帮我补锌。小懿脸微红,戳着我的肩膀说:你呀,什么时候能改掉好色的坏毛病…………去拿碗筷,赶紧吃饭了,吃完饭后,小懿像往常一样,犹如一直温顺的猫一般躺在我的大腿上拖着我一起看无聊的韩剧,对于韩剧,我是深恶欲绝的,导演这些骗取女性这种感性动物来换取收视率的韩剧我向来不感冒,于是百无聊赖的拿着平板电脑上网浏览些新闻,后来便一个人坐着看大学时候的照片。追忆那象牙塔里的岁月。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