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萌学园 张丽 温柔乡 抱枕子 富贵朋友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仕者生存
仕者生存

仕者生存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0-11-21 00:13:13

作者:岁月静好

最新章节: 仕者生存吴磊铭陈慧琳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未转变者生存  者生存什么的  仕者生存吴嘉铭笔趣网  仕者生存杨泽涛  仕者生存是什么意思  仕者生存的意思  仕者生存之杨泽涛  仕者生存杨泽涛小说  仕者生存 最新  仕者生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吴嘉铭吴嘉丽的小说是《仕者生存下来》,它的作者是岁月静好写的一本职场官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官商子弟厮混官场,下回分解他如何在尔虞我诈之中翩跹而行,生死别离的爱恨情仇,刀光魔影的江湖厮杀,惊险剌激的生死谍战,步一心惊的官场布局……......蹒跚走过乱石遍布的江滩,吴嘉铭艰难地靠近那艘破木船,虽然太阳有些大,但是徐徐江风吹得人很舒服,江对面江口区的高楼大厦清晰可见,一靠近木船就闻到一股鱼香味,吴嘉铭心想刚好赶上饭点了,有口福。。


  对吴嘉铭莫名其妙发脾气,陈慧琳倒是不很介意,但是敏感的她却发现吴嘉铭有些不一样了,在她面前变得随意了许多,要是以前同一翻话绝对会是以另一种建议的语气说出,她其实能够感觉得到吴嘉铭在她面前总是有些收敛。但是今天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怪异,以前没有体验过,让她觉得有些贴心很舒服,被骂得很舒服,真是奇怪。

  说实话吴嘉铭以前真的会忽略这些细节,但是今天当舅舅将一个新职位放在自己面前时,他不由有些胆怯,这他才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他虽然在体制内打磨了5年多,但是二叔5年前提点的官场要诀自己依然没有吃透,低调做人,低调做事,多观察,多学习,少说话,少做事。

船是小船,五米长,两米宽,大概三米高的样子,一半在水中,一半在乱石上,用粗粗的铁链绑在一块大岩石上,船首高高翘起,差不多齐腰了,站在地上往里看,逼仄的船舱里面空余一人,煤气炉上有个锅正煮着鱼,火还开着,热气腾腾,刚才的鱼香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吴嘉铭正纳闷怎么没有人,心里蓦然一惊,回首间,只见一个老头正站在背后茂盛的杂草边望着他笑。

  不等他说话,刘广清便热情地笑道:“吴处长过来吃饭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呢,到里面坐着等吧,我刚进了些五峰毛尖,刚好请你品品,来,这边请。”说完,躬身引着吴嘉铭他们往里走,吴嘉丽忙将女儿从弟弟怀里接过来。

老头夹了块鱼,随意将鱼刺吐在舱里,说道:“你们这些人吃饱了撑得慌,不好好过日子,整体琢磨这个算计那个,不过我看你的气质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哦,越发沉稳了,看来是好事啊。”

  陈慧琳忙为迟到而道歉,吴嘉丽笑着说她们也刚到,说完便望向吴嘉铭,显然她没有料到这边会没有位置,她也不知道吴嘉铭有没有提前订位。

  许是想打破车中的沉寂,两人不由同时开口,发现问的是同一句话,不由感到好笑,气氛一下活了过来。

  “你今天可是有些不一样啊。”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仕者生存》,该小说男女主是吴磊铭陈慧琳。吴磊铭陈慧琳小说精彩节选:蹒跚走过乱石遍布的江滩,吴嘉铭艰难地靠近那艘破木船,虽然太阳有些大,但是徐徐江风吹得人很舒服,江对面江口区的高楼大厦清晰可见,一靠近木船就闻到一股鱼香味,吴嘉铭心想刚好赶上饭点了,有口福。

  吴嘉铭只是专注地开车,他不到5点便到这边来,现在已经差不多7点了,搞不好真的要他姐姐等,此时车流量比较大,车速上不去,但他依然凭借自己娴熟的车技在车流中超车,神情专注,但表情不由变得有些沉默。

  这时吴嘉铭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多了两名身穿套装的靓丽女子,想来应该就是刘广清正在培训的人。看到吴嘉铭的目光,两人忙微笑回应,笑容倒是甜美可亲,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老头将手枪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说道:“这个味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一来我就闻着有些熟悉,你怎么随身带着着着玩意?真没什么事吗?”

后来吴嘉铭又独自来了几趟,找到了那艏破船和衣着怪异的老头,几经纠缠慢慢地很老头混熟,不要看老天打扮如同乞丐,可身上却没有丝毫异味,吴嘉铭怀疑老人故意穿成这样就是为了躲避人群。

  吴嘉铭正准备打电话时,看到了正在酒店门口抽烟的姐夫顾少峰,便收起手机走了过去,一番问候后,就一起到正在等位区和女儿玩耍的吴嘉丽的位置,这里环境到还不错,就是有些人满为患,看来虽然刚开业个把月,但是生意很不错啊。

  “你放心,她们那边的状况和我们差不多,反而常德路到龙泉那边的车流更大,一贯塞车,搞不好我们先到呢,哎呀,我说你搞得那样生分干嘛呢,那是我姐姐,就是迟到了又怎么样呢,用得着那样紧张吗。”

蹒跚走过乱石遍布的江滩,吴嘉铭艰难地靠近那艘破木船,虽然太阳有些大,但是徐徐江风吹得人很舒服,江对面江口区的高楼大厦清晰可见,一靠近木船就闻到一股鱼香味,吴嘉铭心想刚好赶上饭点了,有口福。

相识这么久,吴嘉铭知道老头食量极大,这也锅鱼本来是老头一餐的量,现在本吴嘉铭吃了大半。

  陈慧琳没好气地打开他的手,没有接话,扭过头透过车窗看着街边闪烁的霓虹和身边川流而过的汽车,静静地发呆,气质沉寂如完美无瑕的雕像,美艳不可方物。

两人都不再言语,都闷着头吃着着脍口的鲜美鱼羹,因江鱼肉嫩香甜,老头的烹饪手法又独特,所以吃起来很爽口,最后吴嘉铭连汤都喝了,用手随意地擦了擦嘴巴,说道:“老头,吃了你的午饭,害得你没有吃饱啊,要不我去整点东西过来。”

“你在想什么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