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涛李雪 艰难 我的按摩师生涯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都市极品人生 都市极品人生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空穴来风
空穴来风

空穴来风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0-11-20 00:11:44

作者:残月冰刀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分地风波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空学来风哪个意思为准  


这是一段不能够忘掉的历史,他重新开启了一个新时代,这里有许多很值得记忆的品质,永远是很值得我们慢慢咀嚼。 空穴来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柴门偶尔几声犬吠,反而显得苍茫大地更加空旷。。


  可是孩子们一提起玉米就想呕吐。一年时间多半时间玉米是主粮,但是再没有别的东西能替代玉米填饱肚子了。孩子们回家一看见仍然是玉米饭,就满脸的不高兴,党风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变着花样调动孩子们的食欲。

  “又是天灾又是人祸,我们这一代人恐怕要完了。”

  上沟村的城里大约居住着六十多户人家,六十多户人家分成了两个生产队。根据居住位置的不同,他们把这两个小队分为南队和北队。南队人的房屋多为青砖黑瓦的高门大间,家庭成分多为中农和富农;北队人的居所多是土坯打造的茅屋寒舍,也难怪,他们的家庭成分多为中农和贫雇农,旧社会时多数受雇于南队的主人,给他们拉长工打短工,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平日的邻里关系。雇农和富农没有那么剑拔弩张。他们以家族为中心拉近了关系。

  家里的财产被父亲变卖的很彻底,为了养家糊口,雷恒茂拉长工打短工没有少吃苦,就是他的老婆,也是东家看他老实才把自己残疾的女儿党风英嫁给他的。否则,雷恒茂弟兄三个只有打光棍的下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再艰难,也必须要有一个接续香火的人。

  雷恒茂虽然没有回应,但却抓起了放在床头架上的白羊肚手巾披在头上在后面打了一个结,然后拿起旱烟袋斜插在脖子后面的黑棉袄里。除了白羊肚手巾,雷恒茂黑棉袄黑棉裤黑棉鞋而且都是粗布制作的,唯有下巴上的一撇山羊胡子头发早已变得灰白。

  说起雷宏泰,大家想起了雷宏泰前两天说毛主席的话,雷宏泰说毛主席吃饭一顿能吃一老碗葱花,而他们吃饭碗里能有两叶葱花都不错了。

  雷忠实在西北当了三年的兵,一九七五年从部队复员又回到了上沟村。三年的部队生活并没有改变他当农民的命运,但却使雷忠实的体型更加匀称,皮肤也白一些了,更重要的是他让雷忠实由一个粗鲁的汉子转变成了成熟讲理日常生活非常讲究的成年人,他的眼界宽了许多。

  说完这些话,大家又沉默了,只是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表情都变成了愁眉苦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雷忠实知道家里的苦,他把部队发给他的军装、军鞋、水壶、皮带、被褥等用品一件不剩的都带了回来,他甚至带回来几根废旧的枪管,这些枪管可以制做锄头等农具。

  上沟村地处旱原,靠天吃饭,雷忠实非常清楚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他勘察地势接连打了两口井,也算他的运气好,打的第二口井水竟然日夜抽不干,从此北队有了旱涝保收的水浇地,围绕水浇地,雷忠实在机井旁边开辟出十亩左右的一片菜地,茄子辣子西红柿豆角南瓜冬瓜蓬蓬勃勃生长,菜地不仅满足了全队的基本需要,而且在平日对外售卖,这又是一笔不少的收入。眼看着收入节节攀升,雷忠实的威望一下子达到了顶点,这一次大家是真心的拥护他,他自己突然信心爆棚胆大包天,竟然给大家多分了二分猪饲料地。这一下闯下了大祸!

  对雷恒茂家来说,雷忠实带回的这一大堆东西是从天而降的一笔巨大财富,这些东西让雷恒茂去置办,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买全。这可解决了他们家穿衣的大问题。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些衣服够他们弟兄三个对付半辈子的了。雷恒茂摸摸干瘪的口袋长舒了一口气。他的口袋里平常装的多是几毛钱,十元钱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雷宏发的话戳在了雷恒茂的痛处。雷恒茂一心想发家致富,可是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是穷,用老婆的话说就是穷根扎在了苦海里,这辈子是拔不出来了。

  老大女儿出嫁了,老三雷忠民在高中念书,雷恒茂也老了,这个时节,家里正缺少一个顶梁柱。雷忠实回来的正是时候。

  雷恒茂驼着背背着手走到村子中间背风的墙根底下,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老人蹲在哪里的石头上了,他们一见雷恒茂来了,都很高兴并热情的打着招呼:“二爷,你来了?你来,坐在我旁边。”

  又到选举生产队长的时候了,这个时候雷忠实气宇轩昂的从部队复员回来了,大家顿时眼前一亮,这不是一个生产队长的最佳人选么,又是复员军人又是党员家庭出身又好,他刚回来也不摸情况更不知深浅,于是不愿意当这个生产队长的社员就极力推举雷忠实来当这个家,雷忠实心一热,就当着大家的面拍了胸部,发誓要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大家各怀心思轰然叫好,雷忠实竟然全票通过。

  柴门偶尔几声犬吠,反而显得苍茫大地更加空旷。

  整个生产队也是群龙无首,没有一个权威性有魄力的人物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北队的生产队长。穷得叮当响,当上这个生产队长也捞不上什么好处,人穷是非多,这样管理起来难度也增大了;上工没有人好好干活,生产队长必须紧盯着社员,一怕他们偷懒,二怕他们偷生产队的粮食棉花,这些都是得罪人的事情;如果年底完不成上缴购公粮任务,上级领导还要训斥。这真是老鼠钻到风箱里两头受气。

  虽然贫困,但是北队的雇农也是极少数。所谓的雇农就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赤贫者。雷恒茂便是其中之一。幸亏解放后村子里给他分了几口窑洞,使他一家人有了一个寄身的地方,否则他们真的要露宿野外了。

  虽然日子紧张,但每年雷恒茂都要在自留地里种上几颗小叶子旱烟。小叶子旱烟劲大,抽起来过瘾,能有效的刺激他们的中枢神经迅速的振作他们的精神消除他们的疲劳。

  大雪封山,雷恒茂望着北方蹙紧了眉头。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