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韩娱 我的极品冰山女总裁 妖孽 权力巅峰 纯爱 诱惑 小涛李雪
艰难 我的按摩师生涯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都市极品人生 都市极品人生  杨六郎佘四娘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明王令
明王令

明王令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0-11-18 18:11:56

作者:关东响马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变故

编辑:捱过春秋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元代小明王是谁  大轮明王武功  明王之治天下  牛头明王咒  明王法门  康明王  九阴真经明王令  



  黄昏雾起,由于几日阴雨连连,雾气似开锅蒸汽般笼罩着这座江南小镇。

  林间小路,渐渐传了人马交杂的声音。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远程传来“江大侠,在下凤鸣山庄大管家,郭守义!我无意冒犯江大侠,只因事出紧急才出此下策,还请江大侠恕罪呀!”此话音刚落,一人一骑从林中冲了出来。那人猛的一收缰绳,胯下良驹‘横刀立马’亮相于众人面前,众人心中在想此人说何方神圣武功竟如此了得。那人面目略显沧桑,身穿白袍,外罩鱼鳞铠甲,一手紧紧握着缰绳,一手持一张刻有龙纹铜胎铁背的千担宝弓,一个装满弓箭的箭壶歇着附在背上。胯下良驹双目硕大殷红,浑身鬃毛如缎似锦,四只铁蹄健硕有力还在不停的踱来踱去。江叶枫面色一转爽声笑道:“哈哈,原来是‘穿云箭’守义兄呀,江某失敬失敬!。”郭守义翻身下马向众人作揖后道:“我家主人见这雨夜连连,怕各位英雄深夜迷路,特令我下山相迎,那知道刚到半山腰就听见罗汉寺有打斗的声音,仔细一辨,竟是江大侠夫妇和孙兄弟斗了起来,我想其中定是有误会就只好拔箭阻止,望江大侠和江夫人还是孙兄弟莫要见怪呀!”说完又向此三人拱手作揖。“嘿嘿,你看看,你们看看,郭大哥这才是明事理的人,那像某些人自称什么大侠,不明事理!”孙明向郭守义回礼并对江叶枫夫妇冷嘲热讽一番道。“不是你还能有谁,这普天之下除了你和了如大师有这般掌力,还有别人吗?”江夫人情绪激动道。“江夫人,不要着急,我看此事应当从长计议,疑点颇多,现在天色一晚,人马疲乏,不如和各位英雄一起入山庄休息,等到他日水落石出之日在做了结也不迟呀,江夫人意下如何。”郭守义道。众人听郭守义句句言之有理都纷纷表示认同。江叶枫深思一想:“这郭守义说的不无道理,就先按照他说的办,反正这孙明是江湖成名的人物,等事情水落石出再杀他也不迟。”于是拱手道:“那小弟和弟妹一切就听守义兄!”“好,那就有劳各位英雄随郭某上山庄一聚,我家主人早已备下美酒!”郭守义朗声道。郭守义这时挽弓搭箭,瞬间三支火箭划破长空,林间小道两侧火光莹莹,火光连绵弯曲数里一直到山的深处。“各位请!”郭守义拱手道。众人皆跟随郭守义向凤鸣山庄走去。人群中,江夫人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孙明磊,轻哼一声大袖一甩扭头消失在人群中。

  山中古树参天,怪石林立,不时有鸟兽的嘶叫令人毛骨悚然。“大家请看前面就是凤鸣山庄了!”声音从林间小道传来,说话之人正事‘穿云箭’郭守义。而韩林二人所见赤红天河正是那林间小路两侧手持火把的家丁。众人向郭守义指向的地方看去,石阶尽头两根大石柱如是三人环抱恐怕还余出一尺,甚是壮观。雕龙画凤的石柱上刻着唐代杨嗣复的‘仪凤’的诗句,一边‘八方该帝泽,威凤忽来宾’,一边‘向日朱光动,迎风翠羽新’。两根石柱的顶端横着石匾‘凤鸣山庄’四个大篆字。“你们看,前面有人!”一人惊呼道。众人的目光投向‘凤鸣山庄’的方向。前方不远处隐约站着几个人,模样不大看得清楚,可以肯定的是一男一女和两个孩童。“大家,那是我们家主人宋天雄和夫人领着两位少爷迎接大家呢!”郭守义拱手向大家兴奋说道。众人一听到宋天雄的名字,不禁纷纷议论起来道:“当今天下有几人不得不提,就是‘佛鬼仙’和‘凤飞天’。‘佛鬼仙’三者分别是‘万佛寺’了如;‘催命鬼’冷萧萧;‘半仙楼主’花不凡。‘凤飞天’中的凤就是‘人中凤’宋天雄。‘飞天’分别是‘锦飞鱼’梁忠,‘接天宫主’公孙卓。”“是呀,想不到宋大侠亲自来迎接我们!”一人兴奋道。

  “孙明,我儿子明明死在你‘劫渡手’下,我能看错吗?”一名身着翠绿锦缎,手持一柄翠绿宝剑的妇人指着那孙明道。一说‘劫渡手’众人纷纷议论道:“这‘劫渡手’是门很毒的武功,能把人全身骨骼分筋错骨,无法续接。”孙明奇怪道:“真是奇怪,我孙明几时见过你们的儿子,你儿子姓甚名谁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他,我接到帖子就从淮安赶来,你我两家根本不同路,再说我孙明虽然不是什麽入流的货色,但手下死的没有无名之鬼。就算你的儿子是周身骨骼尽段,但这世上有这般能力的不只我孙某人一人吧,好像‘大慈悲佛手’和我‘劫渡手’的杀人方式有些类似吧!”“呸,亏你能说的出口,和了如大师相提并论,了如大师那是出家之人,更是‘万佛寺’高僧,慈悲为怀,试问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生平嫉恶如仇,所杀之人无不大奸大恶之徒,鸡鸣狗盗之辈。”说话这人身着白色暗花锦缎长衫,腰间系着一条淡黄金丝带,头发微微花白,站在那手持翠绿宝剑的妇人身旁,他是就孙明嘴中的江老怪,江叶枫。“叶枫,少跟他废话,为咱们儿子报仇!”江夫人冷冷的指着孙明道。“不分青红皂白,那孙莫不才就领教‘秋蝉’,‘薄翼’的神威了,请吧!”孙明狠狠的将衣袖一甩目光冰冷。江夫人没等孙明把话说完早就亮出宝剑,此剑通身翠绿,剑锋隐隐泛着青光,做工精细讲究,众人看见后无不惊诧,很多人这是生平第一次看见这‘秋蝉’的真正面目。江叶枫这时也解下腰间黄金丝带,缓缓的从黄金丝带中抽出一样东西,众人跟上目瞪口呆,连孙明都看傻眼了,江叶枫抽出的竟是一柄长剑,次长剑剑身窄小纤长,薄如蝉翼,尽然可以藏于腰间系带之中,匪夷所思。江叶枫将手中的‘薄翼’轻轻一阵就发出“嗡嗡”的声音,寒光乍起。

  江叶枫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风,猛然回头只见那道闪电着实奔自己劈来,江叶枫挥剑反挡,两道寒光相遇撞击,那道闪电被‘薄翼’一挡改变了方向直奔人群飞去,众人大骇四处窜逃,“砰”一声,那道闪电击中罗汉寺大殿门前的褪了色的柱子上,众人向那根立柱看去,只见一支箭死死钉在柱子上,箭的尾部还在“嗡嗡”的晃动。众人很都吃惊,这箭的力道太强了看见发箭之人的内力何等深厚,都在自叹不如。江叶枫有些后怕心想:“倘若不是自己的反映快,那钉在柱子上的就是自己了。”越想也害怕,手中微微出汗。江夫人跑了过来急忙道:“叶枫,你没事吧,让我看看..你受伤了吗?”。原来在江叶枫挥剑挡箭时,孙明一个翻身就摆脱了江夫人的纠缠,江夫人担心自己的丈夫无心恋战,也就作罢了。“夫人,不必担心我没有受伤,你放心,”江叶枫安慰夫人道。看见自己的丈夫没有受伤江夫人自己一颗心也就放下了,为江叶枫整理起衣服了,好不亲密羡煞旁人。江叶枫眉头一锁四周遥望冷哼大声道道:“哼,是哪位高人,在江某人背后放箭,是不是太不道义了吧,可否现身一见咱们面对面,真刀真枪的来过!”。江叶枫的话音没落,远处林间传了一声马的嘶叫声,众人将目光投向林间。

  幽林小路,缓缓将行二人。“韩二哥你快看,你快看,火凤礼!”一人指着对面的山大叫道。另一人远望对面山中,只见深垂的夜幕中,一道赤红天河蔓延数里,恰似凤凰涅槃中的两根长长的尾羽。那人道“嗯,林老弟不错看了咱们的‘清明贴’没有白发,估计咱们凤鸣山庄全庄上上下下忙的不亦乐乎呀!我们得加快脚步。”说话二人正是“迎香客栈”里的彬彬有理的韩二哥和他那身体彪悍的林老弟。“不什么呼?........”那林壮汉看着对面山景道。这位林二哥反而细细端详了一番他这位兄弟摇头道:“对牛弹琴,对牛弹琴......”说罢快步向赤红的天河走去。林壮汉半天没听见韩二哥的回应,便四周环顾,发现那位韩二哥早已把他甩在身后了,一跺脚紧忙追赶一边跑一边喊道:“二哥......二哥.......等等兄弟呀!........”。

  火光攒动,一番嘈杂的争吵,嬉笑,咒骂。人影憧憧,往来不绝。一间破烂不堪的寺庙中聚集了数以千计的人。破庙年久失修,院中杂草错乱,就连殿中的佛像也只剩半身,只有寺庙门前的碑志记载着它可能辉煌的曾经,而碑志也只剩下“罗汉寺”三个字依稀可辨认。

  “诸位英雄,舟车劳顿,请恕宋某人招待不之罪,特此带宋某家眷向大家请罪。”石阶之上一人拱手向众人道,这人身着上等金丝线锦缎长衫,前发齐眉,后发披肩,双鬓自然下垂,满目刚毅俊秀,他就是“人中凤”宋天雄。宋天雄身旁站着位女子,身着淡黄轻纱裙,雨后微风习习轻纱漫动,更显她身材婀娜,淡淡细眉,面如桃花。女子旁边的站着两位少年,年纪十八九的样子。“宋大侠言重了,能跟宋大侠共谋议事,是我江叶枫福分。”江叶枫走到众人前拱手向宋天雄道。“是呀,宋大侠能广发‘清明贴’实属义举呀”众人纷纷道。“没错,现在的世道这是朝廷奸臣当道,而江南寇匪横行民不聊生,宋大侠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乃是当世的大豪杰。我孙明佩服之至。”孙明缓缓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对宋天雄拱手叩拜道。“孙兄说笑了,孙兄在临安府劫富济贫天下无人不知,小小倭奴在江南横行作孽,凡是我大明子民人人得而诛之,宋某只是作了抛砖引玉之事。”宋天雄道。“天雄,各位英雄这几日想必都有些疲惫了,还是请各位入庄休息吧。”黄衣女子附在宋天雄耳边说道。宋天雄这才缓过神来大声道:“各位英雄,宋某实在怠慢英雄了,还好夫人提醒你。”宋天雄看看宋夫人,宋夫人不含蓄会心一笑。“请,请....请大家入庄。”宋天雄对众人道。众人随宋天雄和郭守义步入“凤鸣山庄”。

  “嗞嗞.......啪”晕黄的烛光左右摇曳,不时发出响声。透过微微光晕看“迎香客栈”古朴典雅。“哗啦啦........”淡黄色的琼浆出一个青花单耳酒壶中流出,倒入两枚青花酒盅。“韩二哥,这是宋大哥让我们去送‘清明贴’,你说接到贴的人能如期而至吗?”一个粗黑大汉说道,细看这大汉生的连毛络腮胡,虎头豹眼与那三国五虎张飞张翼德颇有些神似。说完将手中的小小的酒盅举起一饮而尽,将这酒盅狠狠的放在桌子上怒道:“小二,小二......给我拿个坛子来,这一小点的杯喝的好不过瘾,我的肚子岂能受着鸟气。”店里的伙计一听立即跑到桌旁说道:“这位爷,小店的酒可是百年窖藏,虽然绵香,但是酒劲大的很,须有这小盅慢慢细品,不宜大口痛饮,切莫要醉死过去。”这位林壮汉侧面怒视店伙计,店伙计一看林壮汉的眼睛蒙的退后两步,这小伙计文弱的很那经得起林壮汉的这般威慑恐吓,店伙计心里一想“此人万万惹不起,就依他便是。”“我......我......我这就为客官去取酒坛!”店伙计低眉顺眼不敢看姓林的壮汉道,转身便疾步走去。“暴殄天物呀!.....暴殄天物呀!”坐在姓林壮汉对面的一个面目清秀,颇有书生气质的男子无奈的摇头道,说完将手中的酒缓缓的送入口中,回味细品。这个人就是林壮汉口中的韩二哥。“林老弟,你我跟随宋大哥多年,宋大哥的为人你我二人最为了解,宋大哥对人侠胆仗义,世上出名的侠义,这次宋大哥广发‘清明贴’,为了是抗拒倭奴那是大义,接帖不来者均是鸡鸣狗盗的泛泛之辈,难登大雅之堂,那就在家老实的当他的缩头乌龟吧,这样人也不配我们与其共商大义,根本不配来我们‘凤鸣山庄’。”这位韩二哥一边自斟自酌一边说道。“对...对....韩二哥说的对,这样的人不配。”林壮汉应和大声道。这时店小二抱来一个大的酒坛子,一步三晃的向他二人走去,煞是费劲。韩二哥忙道:“小哥慢点,别伤了自己。”林壮汉回头见次情景甚是滑稽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林壮汉道:“真是废物”。起身向店伙计走去,走到面前林壮汉一手变擎起这大坛。店伙计如释重负,面目尴尬紧着有衣袖擦拭额头上的汗珠。林壮汉打开酒坛的封泥,举起便痛饮起来。

  江南小镇,梅雨季节,这牛毛般的细雨飘飘洒洒漫不经心的洗刷这一块老匾,这块匾上遒劲有力的刻着四个鎏金大字“迎香客栈”,明显看到大字旁边有岁月侵蚀的痕迹。大概是阴雨连天街面上人很少显得客栈生意很冷清,伙计们慵懒的倚在门框旁用手中的布反复的擦拭着门框和竹窗,客栈的掌柜的一手拖着腮一手胡乱拨动硕大的算盘,算盘的珠子之间碰撞发出“哒哒”的声响,客栈掌柜的咒骂道:“这挨千刀的鬼天气,搞的老子的生意和这鬼天一样冷冷清清。”不时的说:“损失严重呀,损失严重呀.......”。这时远处传来脚步声,掌柜的耳朵一动,立刻停下手中拨弄的算盘,抬头远望,一时间他的嘴咧到耳后根急呼道:“伙计们忙活起来,来生意了。”一连叫了两遍,才把伙计们走了许久的神拉了回来,伙计一听来客人了,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忙了起来,擦桌子的擦桌子,擦酒壶的擦酒壶,更有甚者早早的跑到门口候着,等待迎接这久违的生意。

  烟雨朦胧,青石街尽头走来二位身着蓑衣的中年男子,一位手持长剑,另一位手持阔刀正向这客栈走来。守门的伙计一看人影越来越近,轮廓清晰可见,伙计连忙抄起一把油纸大伞,迎了上去。“二位客官,适逢阴雨连天,小的看二位客官定是舟车劳顿,小的是前面客栈的伙计,不如二位客官随小的去喝杯温酒暖暖身子,去去寒气,酒足饭饱后再赶路也不迟,不知二位客官意下如何。”这伙计单手为这二人撑伞,身体微微鞠躬,另一只手指向“迎香客栈”。那位手持阔斧的男子摸摸肚子爽朗的笑说道:“哈哈,韩二哥,兄弟我这肚子太不争气,一听到有美酒就不听我的了,八成有条大的酒虫!”另一位持剑的男子听了这一番话也笑道:“哈哈....林兄弟你真会说笑,有没有酒虫一剑挑开便知,再说我们也的确几日没好好吃些东西了,不如就跟着位小哥前去好好犒劳一下,你我二人这肚中的大虫,喝杯酒水驱驱寒也好。”“甚好,甚好”手持阔斧的男子一边用手抚摸肚子一边说道。持剑男子彬彬有礼向店伙计作揖道:“那我兄弟二人,就劳烦小哥引路了”。伙计一听心中甚是高兴连连点头道:“不劳烦,不劳烦,二位客官请随我来。”“请”持剑男子说道。这三人向客栈走去,消失在这烟雨中。“有客到........”伙计离老远就向客栈唤道。

  罗汉寺,江叶枫夫妇二人正与孙明三人打斗在一起,三人如影似魅打的不可开交,众人看得也既起兴又为这三人担心,江叶枫夫妇有‘秋蝉’‘薄翼’这等利器在手略占上风,而孙明很是顾及‘薄翼’,这‘薄翼’如无足游蛇无孔不入,稍有不慎让这‘薄翼’见缝插针,插自己个透心凉可就糟了所以,一边要招呼江夫人的‘秋蝉’,另一边要小心应对江叶枫的‘薄翼’。江叶枫夫妇被杀子之仇冲了头脑,招招杀招,剑剑要害,步步紧逼。孙明还手之余只好用轻功闪躲。江叶枫夫妇猛的加快出招速度,孙明对拆十招有余,明显招架不住。江叶枫见孙明被逼出了破绽,猛地脚尖一点地飞身高高跃起,‘薄翼’寒光划破这雾蒙蒙的夜空,似流星般划出一道弧线。江叶枫的动作极快,旁人都没缓过神来何况孙明,等孙明反应过来时江叶枫早已不知去向。“不好!小心头上”一人惊呼道。孙明猛的抬头只见一道寒光劈下,这道寒光这是江叶枫和他的‘薄翼’。孙明心中大骇道“这夫妇二人形成纵横夹击之势,恐怕我这条命将休矣!”就在孙明命悬一线的霎那,一道闪电划拨长空向此三人飞来。

  宋天雄广发‘清明贴’得知各路豪杰人数众多,恐怕山庄的房屋不够用,所以早在山庄之中早早的就备下了帐篷和大锅,大锅中翻滚着之前下锅的牛肉‘咕嘟咕嘟’发出声响,凤鸣山庄山路崎岖众人早已饥肠辘辘看见这鲜美炖肉似饿狼般。“来人,上酒”宋天雄一声高唤道。只见家丁们搬着酒坛摆在众人面前,宋天雄拿起一坛酒大声道:“各位英雄,宋某在此替江南父老感谢大家了,有招待不周之处宋某赔罪了”说完宋天雄将足足一坛酒一饮而尽。“好、好酒量”江叶枫道。也拿起一坛一饮而尽,众人无不心生敬佩。这时宋天雄缓缓走上台阶大声道:“诸位英雄,虽然住的简陋些,但酒水炖肉管够,诸位请用。”其实大家就等着这句话呢,饿了一天了说多了都是废话,不如这句来的实在。‘凤鸣山庄’这一夜灯火通明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