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萌学园 张丽 温柔乡 抱枕子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山村古尸
山村古尸

山村古尸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0-11-12 04:41:53

作者:微笑甜心

最新章节: 第四章恶梦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山村古尸密室逃脱  山村古尸80  山村古尸 微笑甜心  山村古尸之吴松奇棺  山村古尸txt  山村古尸  



  夏雪嘟囔着现在的用人单位怎么都那么挑剔,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信件都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随后对我说:“我回宿舍了,晚上迟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夏雪就是这个社会城市女孩特有的代表,性格娇气,脾气有些古怪,我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对她的爱有多少,可能只是在一起习惯罢了。

  太阳偏西了,人群中有人嚷着要回家吃饭。周子军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些村民看了这些东西怎么还有胃口吃饭。

  90年代,学校也想将旧楼拆除,填平荷花池,但是工程队刚开始拆楼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一个民工在楼上砸楼板的时候,忽然从楼下坠落,头一下子卡到那间发生命案房间的马桶里,整个头颅硬生生的磕掉在了马桶里,血水一直从下水道流到了荷花池里,这个意外一下子点燃了人们的创作思想,女鬼索命的传言闹的沸沸扬扬,后来工程队撤出了,即使学校再出好的价钱,也没有工程队再敢接手工程了,所以破宿舍楼和荷花池才得以保持了下来。

  校园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是随着不断的扩建和翻新,唯一保持下来的就是这个荷花池和池塘前面的一座破宿舍楼。80年代初,在那座宿舍楼里,一对搞师生恋的恋人因为女生毕业之后的去留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那个男人冲昏了头,将女人硬生生磕死在水池上,然后肢解了绑上重物扔进了荷花池。

  肚子上有一个碗口大的洞,乌黑泛绿的从那个洞里不断的涌出,胸腔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十字型的伤口,已经被缝合了。

  我怔怔的愣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手中的电话筒中嘟嘟的响着忙音。

  这个荷花池里曾经死过人,后来就传过闹过鬼。大学生就是一些精力过剩,想像力丰富的家伙,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其实都是用以躲避课堂和作为吹牛的资本而已。不过在寂静的晚上,人的恐怖感却是魔由心生的。平时我晚上是不会来这里的,虽然没有见到过什么鬼,但是心里却还是有所畏惧的,可是今天心里落寞的很,恐惧感反倒不强烈了,远处的树丛后面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也只当那是一些抓住最后的时间拼命激情的恋人们。

  我懒得打开自己的信箱,在这个信息发达的年代,谁还愿意写信沟通呢,大学四年了都没有来自远方的任何信件,何况明天这些一把把用锁锁住的信箱就要易主别人用了。

  洗完澡,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夏日的暮色总好像会给别人带来一丝清凉的期待,孰料依然是滚滚的热浪包裹着身体。一点胃口都没有,我独自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校园在暮色中显得是那么的沉静。毕竟四年了,虽然念大学没有给自己的人生增加了更多的竞争筹码,但是毕竟还有有所留恋,只是无奈现在的社会将大学生从若干年的天之骄子变成文化“民工”。想起四年前走出村庄,踏上大学征途时父母那充满期待的眼光,四年过去了,唯一的变化就是自己从一个农村孩子变成了一个“城市人”,交了一个娇气的城市女朋友,想起这些,我的心中掠过一些悲凉。

  周子军厌恶的皱着眉头看了看尸体,又看了看法医,两个人的白都让他觉得恶心,他总是想不通为什么同样是警察,这些人会选择做天天与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周子军不情愿的带了一副橡胶手套,抬着白瘆瘆的腿将尸体翻了过来。

  “你诈唬什么啊,有毛病啊?”法医坐在地上指着张土山骂道。

  “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开始开班会啊。”老师在讲台了敲了敲桌子,鸭子嘈堂一样的教室一下子趋于平静,我脑子忽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不自觉的伸向了夏雪,刹那间恐惧感布满了全身,双腿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大家不要紧张!”乡派出所今年新来的干警周子军好像很看不惯老王耀武扬威的样子。

  “夏雪,你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跟在夏雪后面不停的赔罪,夏雪猛的一回头,狠狠将手中的一个蓝皮本扔向我,我躲避不及,蓝皮本撞到了我的额头落到了地上,我低下头来将蓝皮本捡起来,和自己的手中的一样是毕业证书,我苦笑了一下,四年换来的本本夏雪一点也不珍惜。是啊,珍惜了又有什么用呢?

  “准备收队吧,老王,今天晚了,山路也不好走,请你跟你们刘所长说一下,我们晚上就在派出所住下了,明天还要过来调查。”孙长州把手中的半截烟屁股狠狠的扔进黑黑的河水中。

  “先拍下来!”孙长州慢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

  “我的妈哎,肚子有东西在动啊!”张土山突然冒出了一句。

  今天,我的生日,23岁了,终于想为自己的前途稍做打算的我也捏着一份个人简历参加了一个招聘会,在近似肉搏一样在“闷罐火车”中转悠了半天,实在受不了那比民工高不了多少的待遇和那些有点钱就开个狗屁公司办招聘的“经理们”揶揄清高的眼神,逃也似的出了招聘会的大门,回头无奈的看了一眼那些幻想在“闷罐火车”中期待翻身的咸鱼们。

  “你昨天到底去哪里了?”夏雪依然对我不依不饶,可是我失神的愣在那里,只想着昨天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各种恐惧感交织在心中,对夏雪的追问置之不理。

  “妈的,你诈唬个啥吗?是你女人找你的,不是鬼找你的!”小侉子嘟囔的骂了一句。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