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都市极品人生 都市极品人生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玉剑公子
玉剑公子

玉剑公子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0-10-30 18:11:53

作者:木禾三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墨竹

编辑:对酒眉

点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大秦剑公子2k小说网  笑剑公子秦越  剑公子峨眉  剑公子游戏  剑公子 下载  



  “不就是猎鹰吗?”蓝素不以为意,南京城架鹰遛狗的纨绔多了去了。

  枯黄的草丛中,蓦地窜出一只灰褐色的野兔,小脑袋四处转动。兔子虽然吃草,但它显然对这些枯黄的野草没什么兴趣,正想寻些新鲜的吃食,远处突然惊飞起一群麻雀来。野兔显然对如何逃生很有研究,对于一只没有尖牙利爪的弱小动物来说,如果不精于逃命,是很难生存下去的。三窜两蹦,便隐于草丛之中。

  蓝素听大伯说的严重,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吐了吐舌头,缩了回去。

  也许有聪明人问,为什么不放弃马车,直接骑在马上走呢?中年人虽然不是赶车的行家,但他很聪明,他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不能。马车里铺着厚厚的毛皮,也是中年人从市集上买来的,甚至还点着一只小火炉。外面寒风凛冽,车厢内却是温暖如春。皮毛上躺着一名银衫华服少年,不时咳嗽两声,紧闭双眼,却并没有睡着。这少年十岁左右的年纪,肌肤赛雪,如果让爱美的少女见到,定要羡慕的发狂。此刻这少年雪白的肌肤上,被火炉的热气逼的散发出不健康的红晕,令少年感到十分的不舒服,眉头也皱了起来。少年跟赶车的中年人长的并不相像,但这深锁的眉头,却简直是一模一样。

  墨竹道人一路之上,对这两个孩子也很是喜爱,眼见这两个孩子拜师心诚,根骨也不错,便半推半就答应下来。只是有一条,对外不能说是他的徒弟,以免被昆仑弟子嫉恨!

  “如果那海东青是无主的到还好说,要是有主的,那咱们可是惹了**烦了。”蓝天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女真人穷苦,如果真是一般人抓到的,早就拿出来换钱或者生活用品了,谁会养这种东西。珍贵的东西往往并不是实用的东西,而是稀少的东西。能有余力养的起如此珍贵的海东青,而且不怕别人觊觎,势力必定是非同小可。

  蓝天也是笑眯眯的看着蒋瓛,心中却是大乱,没想到只是带素儿出来看个病,竟然引得锦衣卫都指挥使亲自出马。他心乱,也不是惧怕锦衣卫都指挥使的职位,而是这个蒋瓛,跟他们蓝家有些梁子。

  “你可知道你射伤的大鸟是什么吗?”蓝天回头看了看蓝素,笑问。

  蓝素笑嘻嘻的,一掀门帘:“大伯,这里已经是关外了,难道锦衣卫那帮狗。。。。。。狗杂碎还能追到这里来不成?”他本来是想说锦衣卫那帮狗腿子的,后来想想如果这么说锦衣卫,自己父亲也是朝廷命官,那不成了有爵位的大狗腿么。

  拉车的马虽然是千里驹,但千里驹并不是用来拉车的,而且还是两匹!两个人同时去做一件事,并不一定比一个人做的更好,因为两个人同时做事,需要的不仅仅是能力,还要有默契,讲配合。千里驹就是有本事的马,有本事的马比有本事的人更难驾驭。因为人懂得有些事并不是一个人就能做的到的,马却不会懂得这个道理。如果有一匹是驽马,事情反而会好办些。驽马会跟随千里马的脚步,它会明白对方比自己强,只要跟随对方,自己就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速度。但要命的就是偏偏两匹都是千里马,千里马有傲气!一路上两匹马你争我赶,互不服输,偏偏不明白两匹马驾驭的是同一辆车,如果两匹马的力气不朝同一个方向使,马车又怎么会赶的快呢。

  “不错,海东青是鹰中的极品,这白色爪子的更是海东青中的极品,叫玉爪。不要说在应天,就是在这关外,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蓝天四处行商,深知海东青在勋贵中可是有价无市,千金难求。

  “驾!”蓝天一鞭子甩在两匹千里马的上方,炸了个霹雳似的。蓝素不怕,两匹马可怕的紧,奈何两匹马不懂得合作,纵然拼劲的全力,也只是比刚才快了一点点而已。

  关外穷苦,不及中原富庶,连气候比之也是不尽如人意。眼下中原江南等地已是春暖花开时节,在这偏远的关外,却依然遍地萧瑟,杂草丛生。这里是女真人的地盘。

  既然行迹已露,蓝天反倒平静下来,放缓了车速,不再像之前那样匆忙。蓝家在应天也是豪门,纵然是锦衣卫也不敢对蓝家的人轻举妄动。

  但中年人明显不是赶车的行家,换成一个手艺最差的车把式也敢说比他赶的好。术业有专攻,让一名武艺超群的剑客跟樵夫比砍柴,妙手回春的大夫跟屠户比杀猪,虽然大家用的东西都差不多,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马蠢,人不蠢。中年人也早已发现这两匹千里马赶车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前两匹马,所以眉头深锁,但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女真部落虽然产马,但也总要遇到人才行。偏偏一路行来,不说女真部落,连一户人家都没遇到,让中年人很是苦恼。如果是有经验的车夫,不考虑银子的情况下,会放走一匹马,用一匹马驾车,也许跑的还快些。但中年人并不是车夫,他不缺钱,他只是不懂,术业有专攻嘛!

  “大伯净胡说,哪有的事儿!”蓝素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看起来更像个女孩子了。

  “问就问,肯定是大伯胡说!”

  蓝天一脸正色:“你可不要小看锦衣卫,这里虽然不属于大明的疆土,但锦衣卫的眼线早已渗透到这里来了。”蓝家要权有权,要钱有钱,自然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蓝家四处撒出的商队,就是蓝家的情报来源。此次蓝天孤身一人带着蓝素上路,就是为了避开锦衣卫的耳目。毕竟蓝玉身为永昌侯,位高权重,行事当然要小心谨慎。蓝素是蓝玉的长子,如果离开侯府的事情落在有心人的眼中,指不定会造出什么谣言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