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杨六郎佘四娘 暗魅  夫子 夫子 花香 许南关诗蕾
老中医的第二春 乡野风月 止言  萌学园 张丽 温柔乡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职场官场 > 重生韩国1988
重生韩国1988

重生韩国1988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0-10-28 00:11:52

作者:乐舞空眸

最新章节: 第六章 要我去剧组

编辑:愁蝶未知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佞宠(重生) 小说  主角重生漫画推荐  主角重生婴儿  主角重生网游  韩国电视剧重生的各集介绍  重生 电视剧韩国电视剧  重生韩国电视剧里的小说  重生韩国1988飞卢  重生韩国1988  


少年时忙内的哥哥,简单轻松 生活,主角不无人能敌,不虐主,也没超能力,也没系统。是一部慢热的故事,虽然我的文笔不太好,虽然我会认真地的把它写完 复活韩国1988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从你的指尖悄然而过,慢慢来到了1991年,而且又回到了医院,也就是当初徐珠桓刚刚来到这里的地方.因为母亲又要生育了,这次不知道给徐桓带来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医院的走廊里静悄悄的,不只是我们的小徐桓在等待,而他的父亲徐郑佑,和他的爷爷奶奶同样在产房门外焦急的等待着。“小桓,你希望要个弟弟还是妹妹“,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问向了徐桓,“爷爷,我希望是妹妹”,徐桓慢慢的抬起头对着自己的爷爷说道;“那为什么呢?”。徐桓的爷爷又急忙问道;“因为上次妈妈带我去隔壁家玩,隔壁家的姐姐说她的妈妈给她生了一个妹妹,非常可爱,而且天天和妹妹一起玩很有意思”。我们的徐桓,慢慢的回到了走廊的座椅上,便坐便认真回答道;“是林家的小姑娘么”,徐桓的爷爷转过头问向徐桓的父亲。“是的,父亲”。刚说完,又马上接口说道:“而且他们家的小女儿还和小桓一天的生日呢”。”哦,那可真是好巧呀,呵呵“。说完还缕了缕渐渐涨长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时间在徐桓一家焦急等待中度过,“哇、哇“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门外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应该马上就出来了吧“,徐郑佑,焦急的在走廊里走在走去,自然自语的说道。不大一会,医生和护士缓缓的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对着徐郑佑说了句”母子平安,是个女孩“。”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徐郑佑听完医生的话,连忙对着医生感谢道。”那医生,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么“。徐郑佑连忙接着问道。”嗯。可以,但不要大声说话“。医生听完徐郑佑的话后,对着徐郑佑说道。”那爸我先进去了“,徐郑佑,听完医生的话后对着自己父亲说道。”嗯,进去吧,把小桓也带进去吧“。”嗯,好的“。刚说完,便走到了徐桓的身边,抱着他进了产房门前。慢慢的打开门,走了进去。又不忘随手轻轻的把门关上。慢慢走到了妻子的身边,看着妻子憔悴的面容和躺在妻子旁边的女儿,徐郑佑轻柔的对着妻子说道:“辛苦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来看看我们的女儿”,因为刚刚生育完,身体还显得比较虚弱,刚听到丈夫的问话,林珍雅慢慢的对着丈夫说道。徐郑佑听到妻子的回答后低下头对着小徐桓说道”这是你妹妹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她,知道了么“。”嗯,是的父亲,我会好好照顾妹妹的”,徐桓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转过头对着自己的父亲回答道。顿了下,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向自己的父亲询问道:”爸爸,妹妹叫什么名字呀“。徐郑佑听到儿子的询问,顿了顿说道”叫徐珠贤,喜欢么“,徐郑佑没有听到儿子的回话,低头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儿子,用手轻轻弹了一下徐桓的头。问道:”怎么了“。“哦,爸爸,没什么”。徐桓连忙向父亲解释道。徐郑佑慢慢坐在了妻子的傍边和妻子说着悄悄话。而我们的徐桓却在心里想着另外的事:“徐珠贤,我早该想到的,父亲是军官,母亲是钢琴学校的老师,而且邻居姓林,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妹妹还是990年5月30日出生的,那么她就应该是林允儿了把。少女时代的徐贤,少时的忙内,早该想到的,我是徐贤的哥哥,帅,太帅了“。徐郑佑没有理会发呆的儿子,因为他早已习以为常,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特别懂事,半岁会爬一岁会走,小的时候不哭不闹,而且从他1岁就跟妻子开始认字,到现在才4岁,但是已经可以自己看书了。而且说话也远比同龄的小孩子要清晰与流畅的多。虽然经常得发呆,自己也想不出来在他这个年龄该有什么事可以发呆的,还好平时发呆只是一小会,不然一定要去医院看看了。但是有一个天才的儿子,这对于当父母的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比如,做事不用大人操心,毕竟一般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他们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价值观。他们不清楚做什么事是危险的,什么事是安全的,所以父母要经常在孩子的身边,避免发生意外。但是他们家的徐桓却让自己和妻子,非常的放心。因为觉得他自己能判断出来,而不用自己和妻子天天守在他的旁边。所以自己和妻子也可以安心的工作,放心把他交给父亲母亲抚养。不好的就是少了许多做父母的乐趣,孩子太聪明,和父母互动就会减少。这也算是有得有失把。没有管继续发呆的儿子,重新和妻子说着话,完全没有发现儿子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妹妹。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在汉城(以后叫首尔)的家,而父亲又回到了部队中去。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每次孩子出生(包括这次两次)都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马上回到部队去。因为部队是不容意请假的,每次父亲走后,奶奶总是抱怨爷爷说自己当兵就算了,还要儿子当,孩子刚出生几天就要回部队,以后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孙子在当兵了。而爷爷在外面威严的表情,每到听到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总是要变一变,变得有些躲躲闪闪。但是也不敢和奶奶顶嘴,看来父亲一定继承了爷爷的基因,在外威严在内毫无威严。男主外女主内,说是家主,但看来徐桓的家里还是女性当权。不理会我们小徐桓的怨念。而母亲在休养了3个月之后,也投入到了工作之中,而爷爷奶奶又投入到了照顾孩子的节奏中来,只不过是从一个变成了两个而已,而我们的徐桓每天都是陪在她妹妹的身边,偶尔捏一捏小徐贤的小脸蛋,牵一牵小手。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妹妹的婴儿车傍边安静的看着书。有时候还对着婴儿的徐贤讲着或许她听不懂的故事,每天都乐此不疲,而每当这个时候,徐桓的爷爷奶奶也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只有在饿了和换尿片的时候才过来帮忙,毕竟一个四岁的孩子,就算明白,但是看自己的身材,也会感到力不从心。而这个时候却是老两口最开心的时候。。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从你的指尖悄然而过,慢慢来到了1991年,而且又回到了医院,也就是当初徐珠桓刚刚来到这里的地方.因为母亲又要生育了,这次不知道给徐桓带来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医院的走廊里静悄悄的,不只是我们的小徐桓在等待,而他的父亲徐郑佑,和他的爷爷奶奶同样在产房门外焦急的等待着。“小桓,你希望要个弟弟还是妹妹“,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问向了徐桓,“爷爷,我希望是妹妹”,徐桓慢慢的抬起头对着自己的爷爷说道;“那为什么呢?”。徐桓的爷爷又急忙问道;“因为上次妈妈带我去隔壁家玩,隔壁家的姐姐说她的妈妈给她生了一个妹妹,非常可爱,而且天天和妹妹一起玩很有意思”。我们的徐桓,慢慢的回到了走廊的座椅上,便坐便认真回答道;“是林家的小姑娘么”,徐桓的爷爷转过头问向徐桓的父亲。“是的,父亲”。刚说完,又马上接口说道:“而且他们家的小女儿还和小桓一天的生日呢”。”哦,那可真是好巧呀,呵呵“。说完还缕了缕渐渐涨长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时间在徐桓一家焦急等待中度过,“哇、哇“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门外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应该马上就出来了吧“,徐郑佑,焦急的在走廊里走在走去,自然自语的说道。不大一会,医生和护士缓缓的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对着徐郑佑说了句”母子平安,是个女孩“。”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徐郑佑听完医生的话,连忙对着医生感谢道。”那医生,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么“。徐郑佑连忙接着问道。”嗯。可以,但不要大声说话“。医生听完徐郑佑的话后,对着徐郑佑说道。”那爸我先进去了“,徐郑佑,听完医生的话后对着自己父亲说道。”嗯,进去吧,把小桓也带进去吧“。”嗯,好的“。刚说完,便走到了徐桓的身边,抱着他进了产房门前。慢慢的打开门,走了进去。又不忘随手轻轻的把门关上。慢慢走到了妻子的身边,看着妻子憔悴的面容和躺在妻子旁边的女儿,徐郑佑轻柔的对着妻子说道:“辛苦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来看看我们的女儿”,因为刚刚生育完,身体还显得比较虚弱,刚听到丈夫的问话,林珍雅慢慢的对着丈夫说道。徐郑佑听到妻子的回答后低下头对着小徐桓说道”这是你妹妹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她,知道了么“。”嗯,是的父亲,我会好好照顾妹妹的”,徐桓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转过头对着自己的父亲回答道。顿了下,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向自己的父亲询问道:”爸爸,妹妹叫什么名字呀“。徐郑佑听到儿子的询问,顿了顿说道”叫徐珠贤,喜欢么“,徐郑佑没有听到儿子的回话,低头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儿子,用手轻轻弹了一下徐桓的头。问道:”怎么了“。“哦,爸爸,没什么”。徐桓连忙向父亲解释道。徐郑佑慢慢坐在了妻子的傍边和妻子说着悄悄话。而我们的徐桓却在心里想着另外的事:“徐珠贤,我早该想到的,父亲是军官,母亲是钢琴学校的老师,而且邻居姓林,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妹妹还是990年5月30日出生的,那么她就应该是林允儿了把。少女时代的徐贤,少时的忙内,早该想到的,我是徐贤的哥哥,帅,太帅了“。徐郑佑没有理会发呆的儿子,因为他早已习以为常,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特别懂事,半岁会爬一岁会走,小的时候不哭不闹,而且从他1岁就跟妻子开始认字,到现在才4岁,但是已经可以自己看书了。而且说话也远比同龄的小孩子要清晰与流畅的多。虽然经常得发呆,自己也想不出来在他这个年龄该有什么事可以发呆的,还好平时发呆只是一小会,不然一定要去医院看看了。但是有一个天才的儿子,这对于当父母的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比如,做事不用大人操心,毕竟一般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他们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价值观。他们不清楚做什么事是危险的,什么事是安全的,所以父母要经常在孩子的身边,避免发生意外。但是他们家的徐桓却让自己和妻子,非常的放心。因为觉得他自己能判断出来,而不用自己和妻子天天守在他的旁边。所以自己和妻子也可以安心的工作,放心把他交给父亲母亲抚养。不好的就是少了许多做父母的乐趣,孩子太聪明,和父母互动就会减少。这也算是有得有失把。没有管继续发呆的儿子,重新和妻子说着话,完全没有发现儿子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妹妹。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在汉城(以后叫首尔)的家,而父亲又回到了部队中去。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每次孩子出生(包括这次两次)都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马上回到部队去。因为部队是不容意请假的,每次父亲走后,奶奶总是抱怨爷爷说自己当兵就算了,还要儿子当,孩子刚出生几天就要回部队,以后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孙子在当兵了。而爷爷在外面威严的表情,每到听到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总是要变一变,变得有些躲躲闪闪。但是也不敢和奶奶顶嘴,看来父亲一定继承了爷爷的基因,在外威严在内毫无威严。男主外女主内,说是家主,但看来徐桓的家里还是女性当权。不理会我们小徐桓的怨念。而母亲在休养了3个月之后,也投入到了工作之中,而爷爷奶奶又投入到了照顾孩子的节奏中来,只不过是从一个变成了两个而已,而我们的徐桓每天都是陪在她妹妹的身边,偶尔捏一捏小徐贤的小脸蛋,牵一牵小手。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妹妹的婴儿车傍边安静的看着书。有时候还对着婴儿的徐贤讲着或许她听不懂的故事,每天都乐此不疲,而每当这个时候,徐桓的爷爷奶奶也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只有在饿了和换尿片的时候才过来帮忙,毕竟一个四岁的孩子,就算明白,但是看自己的身材,也会感到力不从心。而这个时候却是老两口最开心的时候。

  1988年6月初韩国首都汉城,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是对于早起的人们来说,天气还是有些寒冷。在医院的一间病房内,一个婴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刚准备揉揉眼睛,却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惊愕还有一丝迷茫。“自己变小了,还是穿越了,不能把?只是睡了一觉,早上起来就穿了,没有神仙、没有系统、没有自然灾害,也没有被雷给劈到。什么都没有,就穿了。难道不是应该像穿越小说中写的那样,不说天空电闪雷鸣,起码要下点雨把。不是说每个穿越者穿越的时候,老天都要有点表示的么?婴儿费力的转动自己的身子,努力的像外面看了过去:“嗯,天气很好,一片云彩也看不到,看来真的是他老人家今太忙了?把我忘了。唉,忘了就忘了吧,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怎么说自己也要知道现在自己在哪呀”。随即慢慢转动着自己的小脑袋,仔细的看了看周围:”嗯,白白的墙,还有一台小型的黑白电视,这是医院病房吧。只是为什么电视是黑白的,还不到20寸把,看来最起码能穿了20年“。就在婴儿忙着打量周围环境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发现旁边躺着的少妇一直用温柔的眼光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柔情与温情。看到婴儿把嘴撅了起来的时候,慢慢的把她从旁边的婴儿车中抱了起来,亲了亲婴儿的小脸。这时房间的门慢慢打开,走进来一位穿着军装的男子,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留着一个平头,棱角分明的脸庞,俊朗的外形,给人一种踏实可靠的感觉。“孩子醒了“男子慢慢走到了少妇的傍边,缓缓的坐下,向着旁边的少妇温柔的问道。”嗯。刚刚醒,你没看到刚刚小桓的表情,可爱死了“。少妇一脸欣喜的说道。“来让我抱抱”,男子说完便慢慢起身,双手接过了少妇怀里的婴儿,轻轻的摇晃了起来。”慢一点,别摔了孩子“,少妇把婴儿慢慢递给了男子,温柔的说道。”嗯,知道了“,男子轻轻的应道。“对了爸妈呢”少妇抬起头向抱着婴儿的男子说道:“应该快到了把,这不去取家里炖的参汤了么“,男子刚刚听到少妇的话,立马回答道。”医院周围不是有饭店么,在周围买不就行了,你也和妈说一说,别回家做了,怪麻烦的“。少妇听到男子的回话,急忙回答道。”昨天我就说了,可爸妈就是不听,还说买的不如自己做的,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再说说,现在我的地位在家里可比不上你,你说的话我想他们肯定会听的,毕竟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大功臣“。男子一脸无奈的说道。”好吧,就说他们孙子想他们,我看这理由就行“。少妇和男子轻轻的说起了话,但是男子却没有注意婴儿的表情。“这是韩语,还是朝鲜语,现在只能确定这是个说韩语或者朝鲜语的地方,嗯韩国还是朝鲜还是丹东,也没个提示谁知道在哪呀,对了不有电视么,早上的话天气预报应该有,那就有地图,就可以知道在哪了,唉,我真是聪明”。想到就做,于是婴儿便伸出他那肉乎乎的小手指向了电视“嗯,这么做他们能看懂吧“。“小桓要看电视,你取把电视打开“躺在床上的少妇虽然一直和男子说话,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婴儿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儿子伸出手,指了指电视,于是马上对着男子说道;”那好吧,我去打开“男子听到躺在病床上的妻子,于是把婴儿慢慢重新放回了少妇的怀里,走过去把电视打开。”对了,要看什么台“,男子回头向着妻子问了一声;”就这台把“少妇也没看男子回了一声。男子听完,于是重新走到了少妇的身边慢慢的坐了下来。“你看小桓真的看电视”,少妇一脸欣喜的向男子说道;”嗯,真的是”男子听到少妇的话连忙像婴儿看去。可惜的是婴儿一眼也没有看向他,眼睛一直在紧紧得盯着电视,那专注的神情,就像马上有一部你最喜爱的电视剧即将要播出,而你却焦急等待的感觉。感觉不真实,但是却真实的在发生。当天气预报播出的时候,婴儿看到那熟悉的地图,心里终于安静的下来。原来是韩国,他就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韩国的首都首尔,但看这年代的摆设,估计还没有该名字,那应该现在应该叫汉城,怎么说以前也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如果连这点都不知道,那就太OUT了吧。天气预报里面显示的日期是1988年6月1日上午7点,嗯,还是一个节日呢,上辈子,已经过了过节的年龄,现在却想过也过不了。早点长大吧,在重新体验一次上学的乐趣。人那,都是在小的时候想着长大,但是长大了,又想回到小时候。既然能在体验一次,那就好好过,开开心心过每一天,不要再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对了,那么现在我也能当天才了把,嗯韩语和汉语差不多了都会,毕竟汉语以前都用了20多年了,想忘也忘不了。韩语从2012年开始学,学了三年能说能写,正常交流没问题。这当然这还要感谢那些后世的韩国综艺,像无限挑战、家族诞生、runningman。毕竟是看综艺认识的韩国,学习的韩语。汉语加上韩语,以后再把英语和日语学了,哈哈,无敌了,四门语言不要太好,嘿嘿“。想着想着,慢慢的口水都流了出来,这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珍雅,你看小桓是不是饿了,口水都流出来了“,男子刚把头转过来,就看到了婴儿嘴角居然留了口水,表情说不出来,看表情好像在笑,而且非常的开心,但是自己却想不明白一个刚刚出生3天的婴儿居然在笑。随即摇了摇头,向旁边的妻子问道;”应该是饿了吧,我先给孩子喂奶,郑佑,你去接一下爸妈“,女子抬起头对着那名叫做郑佑的男子说道。”嗯,好的,我先出去了“。男子听到妻子的回话,于是慢慢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轻轻的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又把门轻轻的关上。而我们的主角,靠着身体的本能吃完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顿”饭“。不久之后进来了两位老人,想必那就是这一世的爷爷奶奶了,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婴儿也慢慢的了解了自己所处的时代,和自己这一世的名字。徐珠桓,父亲叫徐郑佑,母亲叫林珍雅,自己是他们第一个儿子,家住在韩国首都汉城,出生于1988年5月30日,也就是三天前。父亲是一名陆军军官,而母亲应该是一所钢琴学校的老师。家庭条件应该可以,属于那种中等偏上的类型。一个月后终于我们的徐珠桓终于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在汉城的家。两层的小洋楼,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看来家庭还不错么,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中上之家了。因为父亲要回到部队,所以爷爷奶奶没有回祖宅那里,而是住在了这里。帮忙照顾还是婴儿的徐珠桓。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