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佚名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逐日追峰
逐日追峰

逐日追峰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0-10-12 18:18:09

作者:波波小赖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上学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一位愚昧无知少年,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下,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后,家破人亡,少年最终决定去调查结果这一切突然发生的原因,在调查结果的过程中渐渐地深入了解了这个大陆的秘密,渐而走上修练之路,爱恨情仇之路。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情地与偶然的......时间就如同那涛涛逝去的江水,一去就不复返。岁月流过,洒下一段浅浅的印记。让人如此迷恋与怀恋。转眼间八年过去了,小成峰在若朝和母亲的细心地照料下健康快乐的成长起来,小成峰也不知怎么回事,异于常人。年仅八岁的小孩子就如同十三四岁的小孩,体格健硕,身体修长,长着一张眉目清秀的脸庞。父母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到了小成峰这个年纪,若朝就寻思让他去上学了。毕竟当年那个神秘的青衫中年人对他说的那番话一直印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散。可是对于一个世代务农,还是一辈子居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小山村里,几十户人家就这样居住了一辈子,尤其是对于上学这种难题,显得尤为困窘。但是若朝寻思着:“就算豁出去也要把小成峰送出大山,见见外面的世界,努力读书考取功名好来光宗耀祖,看着村里的其他小孩都没有读过书,长大后就呆在村里,跟着父母一辈子务农,没有什么出息,我虽然自己没有什么出息,但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有出息。”想到这里,若朝就询问媳妇:“成峰那娃去哪里了?”“肯定又和隔壁王大婶家的阿牛出去玩了。”“他回来后叫他来见我,我有话对他说。”“好的。”到了中午的时候,若朝就从外面急急忙忙跑回来吃饭了,脏兮兮的脸上流露着小孩子的几分稚气,粉嘟嘟的。母亲一看见小成峰回来了,就连忙叫他洗一下脸,对他说:“峰儿,你洗好之后就去内房去找你父亲,你父亲有话对你说。”“好的。”小成峰洗完手和脸,就蹑手蹑脚地向内房走去,他从小就特别害怕他父亲,父亲对他的管教特别严格,就好像这孩子不是他亲生似得,小成峰一直都感到迷惑,因为别人家的小孩在父母眼里都像个宝贝似得,生怕出了点事,含在嘴里怕融化了,捧在手上怕手握紧了伤了孩子,他在他的父亲眼里就像那雄鹰对待自己的孩子似得,显得有点苛刻。小成峰推开房门,就看见父亲坐在椅子上,愁眉苦脸,头上的青丝不知何时也冒出几丝银发,额头上也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好像父亲老了很多,想到父亲这几年常常早出晚归,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努力,比别人家的家长努力多了,想到这里,小成峰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帮家里分担一点负担,帮父母干点活。若朝看见成峰进来了,睁开了双眼,缓缓地说:“峰儿,来,坐到我面前。”小成峰照着父亲说的去做,搬了一张椅子,坐到父亲面前。“峰儿,你知道你今年多大了吗?”“八岁呀!怎么啦?我的父亲。”“你想读书吗?”“读书?什么是读书?我现在不是很好吗?”“读书是什么?我也不懂,我只知道读了书之后就很有本事,不用干活了,高枕无忧。我上次去城里办事,那读过书的人清闲的很,一下子就赚了很多钱。”“哦,那读书岂不是棒极了!我要读书。”“呵呵,好呀!不过,你读书这没有问题,我就算再苦再累也会供着,但是,你也要清楚,家里世代务农,没有什么钱。只能供你的学费,你的生活费的其他开支得你自己想办法,你能行吗?”“哦?我不知道我行不行,虽然我干了很多农活,能够吃苦,但是,我不知道我能行不?”“那你想读书吗?”“想,当然想!”“既然你想读书,那就要克服这些困难,我相信我的孩子能够克服的!”看着父亲那深邃的眼神里流露出强烈的自信。小成峰的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望着父亲的双眼,拍拍胸脯说:“我一定能行的,我一定能克服困难的,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的,将来为父亲争光,光宗耀祖。”看着小成峰的自信满满的样子,若朝开心的笑了,轻轻抚摸小成峰的小额头。说干就干,第二天一早,若父带着小成峰就出发了,晨光熹微,沿着陡峭的山路慢慢地向清风镇走去,道路艰险,小成峰好几次都想叫苦,但是一看到父亲的背影他就忍住了,把话咽在喉咙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看着太阳东升到夕阳西下,两父子一直就这样走着,清冷的月光洒在大地上,将两父子的影子拉得特别修长清瘦。终于在午夜时分赶到了清风镇,两父子就随便找了个角落睡着了,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小成峰的脸上还流露着几分笑意,像似做了一个甜美的梦,还流出滴滴口水。天微微亮,露水凝结成了霜,一股寒意袭来。小成峰被冻醒来,他揉了揉双眼,擦拭了下双眼就站了起来,此时还能隐隐约约听见远处传来的鸡鸣声,远处的事物还看大清楚。天空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已成鱼肚白,过了一会儿,一轮红日渐渐爬上地平线。阳光照射在小成峰的脸上,暖暖的。若成峰看着那旭日东升,看见那露水和凝结成霜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逐渐融化,温暖了大地,此情此景,若成峰突然大吼:“我一定可以成为那天空中的那一轮中天红日,让万物敬仰。”不知何时若父已经站在成峰的后面,抚摸着小成峰的额头,微笑着说:“峰儿,为父相信你一定成为那一轮中天红日。”说完,他就领着成峰去打探镇子上的学堂。经过一番问路,找了半天,终于在中午时分找到了这个镇子上唯一的一所学堂——忠学院。若父此时早已显得有些疲惫了,不过成峰此时却劲头十足,对于一个从未到过镇子上的小孩子就如同一个人从地狱到了天堂一样,高兴地不得了。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新鲜事物。到了中午。若父就带着小成峰去了路边的一个小店吃了一碗面,花了两枚铜钱。(一两黄金相当于一百两银子,相当于一万枚铜钱)吃完饭后,若父就带着成峰去学堂报到。到了学校门口,从学校的外观上来看,学校显得有些简陋。周围没有围墙,就用篱笆围着,几间草房和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平地就组成了这个镇子上唯有的一所学堂。这个学堂只有三位教书匠,是挺寒酸的。进入学堂后,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姓陈的教书匠。若父一看见有老师出来就立马就迎了上去,三步并作两步走,两步并做一步走,率先伸出手就主动握住陈老师的手,笑着脸说:“老师,我家峰儿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我想送他上学,还往学校接纳。”陈老师看了一下若家父子俩的衣着打扮,不由皱了皱眉头,语气平淡地说:“要接收你家的孩子也可以,只要你家孩子听话并服从学校的安排管理就可以了,但是这还有个前提,就是你得交了学费和一部分保证金,因为你的孩子是新来的,所以这个保证金是必须交的。”听到老师的叙述,若父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一半,小心翼翼地问:“老师,这个学费和保证金分别要多少?”“也不多,学费就只要三两银子,保证金嘛!这个要看情况,看你家孩子这情况,大概就一两吧!”陈老师这两句话一说出来,若父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许多,身上的钱就只够若成峰交一年的学费,家里又没有什么钱,一辈子务农有几个钱?这个保证金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于是若父就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对陈老师说:“老师,学费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那个保证金您能否通融下,我实在是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我以后补上可以吗?”“以后补上?开什么玩笑?你当这里是菜市场?还讨价还价?”“可我身上的确没有带那么多钱,何况我也没有那么多钱,我家里的情况比较糟糕,还望老师通融下。”“没有钱你来上什么学?我看你这孩子就算是读书也没有什么作用,读了也白读,你还是回去吧!老老实实和你一样当个农民吧!”这句话深深地伤了若父的心,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若父狠下心来对陈老师说:“老师,我......我给你跪下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非常希望它能摆脱这农民的帽子。”“没有钱就是没有钱,没有就是跪下也是白搭。”小成峰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这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怎么地,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有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他很想上去拉父亲起来并告诉他我不念这书了,但想到父亲当日说及读书时那炽热的眼神,他就忍住了,并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如果我能上学,我一定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来洗刷父亲今日所受的耻辱!”在一阵你求我拒之后,若父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了,泣不成声。终于惊动了学校的另外的一位教书匠吴老师,吴老师急忙赶了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了解了一切,看着若父的那副模样,于心不忍,又看了小成峰,当看见小成峰那那双灵动而又异于常人的眸子,那黑黑的瞳孔深处藏着一股强烈的不甘,吴老师被打动了,于是就对陈老师说:“算了吧!他们生活不容易,这保证金就算了,我给这孩子当担保人,怎么样?”“既然吴老师都这么说了,那就不收保证金了,但是有一个条件既然吴老师做了担保,那这孩子就交给你教吧!”“这个事没有问题的!”若父看着吴老师,老泪纵横就准备给吴老师磕头吴老师马上就制止了他的行为,说:“我只是尽了一个老师的职责罢了!”小成峰听了吴老师的话十分感动,不过此时若父率先开口了:“吴老师,谢谢你的帮忙,但我有个不情之请。”“您讲,我尽我所能。”“峰儿入学之后,我家里比较贫寒,交了学费之后,家里就所剩无几,还望吴老师能够为峰儿谋个小差事,峰儿从小就在家干农活,不怕苦,我相信峰儿一定能行的。”“这个没有问题,我还认识几个店家的老板,不过你家的孩子是不是太小了点?”“我相信峰儿一定可以克服的!’”好吧!先让成峰和我去办手续,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先回去吧!“于是小成峰就跟着吴老师亦步亦趋地进到学院里面去了。。


  天历大陆,自古以来,神话传说极多,众说风云,莫衷一是。然而,关于此类神话传说背后的秘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普通老百姓对于天灾人祸的认知只是停留在迷信之上,殊不知其另有原因。以为鬼怪之神作怪,遂人间祠堂庙宇颇多,人们敬之甚矣!天历一万四千五百二十七年,是年八月初八晚,一轮红月当空,血红的月光洒向大陆,照亮了整个大陆的东部,人们惶恐莫及,以为鬼怪出世,纷纷沐浴焚香,朝天而拜,祈求天赐福源,消灾免祸。一时间,乌云密布,竟下起瓢泼大雨,阴风怒号,电闪雷鸣,人间异象,人们诚惶诚恐呼天抢地。大陆东部某个山村之中,这里常年居住着二十来户人家,村里的人也不知他们的祖先是何时搬到此处,只知道至少有几百年。这天,村民若家恰逢若朝的媳妇临盆之日,若家忙里忙外,手忙脚乱。若朝坐在门口,看着天空,口中喃喃自语:“今天真是怪了,天色如此之差,风刮起来凉飕飕的,唉!算了,但愿夫人临盆之时,母子平安就好”。正当若朝说完这些话之后,屋内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这声音响彻天地,惊动了村里好几户人家,其他人都来到若朝家,听到若朝的叙述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若家添丁了,纷纷祝贺!不甚欢喜!这时,天空突然变得清澈了,只是那一轮红月还依旧悬在天空之上,村民纷纷议论:“这还真是怪事了,若家未添丁之时,天阴沉沉的,若家添丁之后,天就变得清澈了,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若家将来势必要出一个大人物了!”若朝听见大伙们的议论,眉宇之间突然松弛了下来,高兴的说:“此类之事不可信,不过还是要借大伙吉言,愿此子将来成就一番大事."于是,家中摆起宴席,大宴宾客!天历大陆东部某个幽深的山谷之内,一位鹤颜白发的老人,身着一袭雪白的长袍,双目看着苍穹,眼光之中好似射出两条电光,直插恒宇。一会儿后,老人低下头喃喃自语:“看来这天地要发生变化了咯!”大陆北部茫茫冰原之中,一群小孩子围着一位皮肤皱皱的老妇人玩耍,不过此时明显老妇人没有参与小孩子的游戏当中去,也只是盯着天穹不放,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还是过我自己的逍遥日子吧!其他的就随他去吧!”此时,一位打扮整洁的,面若青瓷,光滑润泽的小女孩突然拉了一下老妇人说:“婆婆,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和诗萱玩了呢?”老妇人这才缓过神来,抱着诗萱,用和蔼的目光看着她说:“好,好,我的宝贝孙女,我的好诗萱,奶奶来陪你玩。”西部.........南部...........................................一时间,天历大陆许多风云人物都敏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的情绪,但要具体的说出来却寥寥无几能说个几何。还是将目光转向那个无人知晓的小山村。在一顿宴席之后,宾客散尽,若朝此时靠在椅子上,口中还吐露着一些醉话:“我若家后继有人啦!我若朝的儿子将来必定会大放异彩的!会光宗耀祖,敞亮宇宙!”在重复这些醉话中最后睡着了。第二天,若朝一大早就醒来了,他得忙着赶到离山村一百二十里开外的清风镇上去请一位略有名气的老先生为他的宝贝儿子取个响当当的名字,若家世代务农,家里没有出过什么文人墨客,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到了他这一代,若朝想改变后代的命运,一切为后代着想,这不他为了宝贝儿子的名字就宁愿跑到清风镇去,而决不让自己的儿子像村里的其他小孩一样,都叫些什么阿猫阿狗,名字必须得响亮,这不,天还微微亮,他就醒来了,到了午夜,若朝终于赶到清风镇,这时镇子上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若朝就随便找了个角落就睡了过去。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下子就天明了。若朝伸了个懒腰,拔腿就走,向镇子上的人们询问打探老人的住处,在磕磕碰碰,几经周转之后,若朝终于找到了老人的住处。若朝向老人说明来意之后,老人问他:“你希望你的儿子将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若朝说:“我希望我的儿子将来会大放异彩的!会光宗耀祖,敞亮宇宙!”老人冷冷的看了若朝一眼,心中嘲笑:“唉!这人像成功都疯了,还是帮他取个算了。”于是就对若朝不慢不紧的说:“若成峰,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若朝听过之后大喜道:“好名字!好名字!我喜欢!我喜欢!”若朝从怀里掏出几个都快生锈的铜钱放到老人的手里,说:“老人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一辈子务农,没有什么钱,这点小钱您就收下吧!不成敬意!”老人不好拂了若朝的面子,于是就收下了。若朝满心欢喜地对老人说:“谢谢老先生了,我就不打扰老先生,”于是若朝就拜别了老先生,急急忙忙往家里赶。话说当若朝往家里赶的时候,此时大陆的某个角落。“圣尊,昨夜的天地异象,属下觉得此事不同寻常,莫非有蹊跷?”这个人口中的圣尊,只见他坐在一九龙花雕的的榻上,眉宇紧锁,一头血红的头发自然的垂直肩头,其中夹杂着几丝白发,显得异常诡异,一张黝黑的脸布满了皱纹,眼睛都凹进去了,双目紧闭,若有所思。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了,射出两条冷电,吓得周围的卫士打了个冷颤,而跪在榻下的手下早已吓破了胆,不成模样。双腿发抖,颤颤巍巍的说:“圣尊,您....您...怎么了?”圣尊抬起头,看着屋顶,喃喃自语道:“应该不是那个人,应该不是......"“谁?圣尊,是谁?”“一个只活在远古传说中的人,一个曾经与我邪派有着深仇大恨的人,一个曾经光耀九州,以一己之力压得我魔教喘不过起来,当年的那一场正邪之战,在邪派取得相对优势的情况下,那人破而后立,舍弃己身成就天下苍生,永堕轮回,在他要死去的那一刻,睥睨天下,豪笑道:我一定会在回来的,从此再没有消息,但个邪派都有一些人记得这个远古传说。”“啊!您说的是真的吗?他有这么厉害吗?他叫什么?”“李成峰,一个疯子,练武狂魔,杀起人来六情不认只认理。”“那他回来了吗?”“不,我相信他回不来了,但同时我有蛮怀恋的,我希望是他回来了。对!你马上命令下去,彻查于昨晚出生的婴儿,暗中检查他们的体质,发现过于常人的就进行跟踪调查,体质非凡的人就直接待会我派,我们要培养一个属于我们的举世无双的人物。”“是。”话说若朝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山高路窄。天色逐渐暗了起来,一丝不好的预感冒在若朝的脑海中。天色越来越暗,越来越阴沉,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强烈,在这黑暗之中,若朝一比一步地向前摸索,每走一步就离家近了一步。在若朝急迫地往家里赶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团白光,但是看不太清楚,若朝心想:“最近怪事连连,真是奇怪。”若朝越走越快,但是离那白光就越来越近,当他接近的时候,骇然发现那竟然是一个背向而站的人,只见那人身着一袭青衫,青丝垂肩,背负一把长剑,剑上发着寒光,脚上穿着一双蚕丝鞋。再往下看,若朝下来一跳,那人竟然双脚离地,若朝越来越感到害怕,用发颤的声音低声询问道:“你,你是人还是......鬼?”那人还是不做声,若朝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那人依旧不做声,越是这样沉默,若朝越是感到害怕,但是又不敢走,过了半响,只听见那人道:“好好照顾你的孩子,供他上学,考取功名,老老实实做人吧!”“您为什么要这样说?”“不为什么,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这样对你和你的家人都好,尤其是对你的孩子更好,我不希望你的孩子重蹈覆辙,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样。”“哦。”但是当若朝缓过神来的时候,再看那人的时候,那人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似的,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若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像失去灵魂似得慢慢往前走。若朝一回到家中,失魂落魄的,像刚刚死去亲人一样,一言不发,媳妇看见他回来了,尤其是看见他这副模样,也一下子慌了神,急忙问道:“官人,发生什么事情了?”“模样什么事情。”若朝有气无力地回答,“哦,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就叫若成峰。”媳妇点了点头,也就不过问什么。若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那个神秘的青衫人的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耳旁,久久不散。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