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帝路求索
帝路求索

帝路求索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0-10-10 18:13:37

作者:夜尽天明5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树林奇遇

编辑:旧梦拾遗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十年艰难求索路  求索路是什么意思  求索之路什么意思  岳阳市求索路在哪里  求索之路读后感  求索路街道办事处  


古往今来,不论有多杰出人物的人杰,都难以永恒的生命不灭,世人不甘心逝去在时间长河中,坚定不移的开拓求索,只为最求那虚无缥缈的仙路,求取永恒的生命。李啸天,本是一个普普通通人家的孩子,却因一次出乎意料的经历踏往了漫漫成帝之路,谱写壮美的诗篇“哟,这不是李啸天吗,怎么,你父亲舍得让你这个废物出来打猎,难道不怕你死在这里吗”原来是同村的李龙,李天心中暗想,同时也恼怒李龙对自己的侮辱,但李啸天心中明白,的确是自己没给父亲争气,体质太弱,远比不上同龄人,已经十六岁了,却连一只野兔都没打到过,而其他孩子早在十四岁就出去打猎了。。


  正在尝试着对自己体内的气进行引导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李啸天立即起身,打开房门,发现来人原来是那个叫做吴越的紫璇弟子。“李啸天,抓紧时间到前面的广场去,一会师叔们就要开始选拔弟子了,能不能留在紫璇就看你们一会的表现了”说吧吴越便转身离去,估计是通知其他人去了。李啸天回到房中,迅速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放在床上,然后向着山门口的广场走去。当李啸天到广场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原本偌大的广场,此刻站满了想要拜入紫璇的孩子,足有近万人。望着和自己同龄的孩子,李啸天心中思绪万千,想这么多人,最终能够留在紫璇派的又能有几人呢,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能有这般想法,怎么看怎么像个成年人应有的心智,可见李啸天的心智还是比较成熟的,这也是因为自己年幼时总是被同龄人欺负,导致李啸天的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大人的身边度过的,而不是和其他的孩子在一起嬉戏,从而使得李啸天在如此年纪便如此成熟,这也成为了他在日后能够笑傲同代人的重要因素。

  “哟,这不是李啸天吗,怎么,你父亲舍得让你这个废物出来打猎,难道不怕你死在这里吗”原来是同村的李龙,李天心中暗想,同时也恼怒李龙对自己的侮辱,但李啸天心中明白,的确是自己没给父亲争气,体质太弱,远比不上同龄人,已经十六岁了,却连一只野兔都没打到过,而其他孩子早在十四岁就出去打猎了。

  宁静的山村,太阳透过茂密的树林洒落在少年的身上,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神情紧张的望着树林的深处,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狩猎,心中还是有些惧怕的,少年摸了摸手中的弓,心中的紧张稍微缓和了一些,鼓起勇气,向树林深处走去,不知走了多远之后,少年突然锕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身后的树上跳了下来,少年猛地回过头,同时将一根箭搭在弓上。

  “李啸天是吧,这几天你就先住这里吧,等到长老师尊们选完弟子后,才能最终决定你的去向,好好表现吧,不要以为只要到我们紫璇派报过名便可以拜入紫璇门下,还要经过长老们的考验,才能决定你是否最终能留下来,否则就是哪里来回哪里去了,而这一切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别人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在长老考验前,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吴越就行,这几天我就住在山门口的那间房子里,对了,你尽量就不要出去乱走,有些地方你是去不得的,若是被发现了没你好果子吃的,没什么事就别出去,呆在房间里就行,每日三餐都会有人按时给你送来的”李啸天父母走后,在接引的弟子引领下,来到了自己临时的住处,安顿了下来。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后,李啸天闲来无事,躺在床上,思虑起了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被紫璇派的长老选上,留在紫璇派,想到这里,李啸天突然想起了自己偶然捡到的书籍和剑,随即从行李中掏出了那本泛黄的《啸天诀》,“想来按照这龙啸天前辈自己的叙述,他应该是一位绝世高手,那么他留下的修炼方法应该高明,不知和自己要学习的武功有什么不同,希望可以对自己有所帮助吧”想到这里,李啸天认真研读起了手中的《啸天诀》,同时按照《啸天诀》中所叙述的方法练习了起来,只见李啸天五心朝天,气运丹田,静静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息,按照《啸天诀》中所说的,想要修炼这《啸天诀》,首先要感受自己体内的气,并能够逐步的对这体内的气进行控制,加以引导,使其在自己的体内按照经脉循环,从而使体内的气逐渐壮大,由内而外,最终达到强化己身的目的,可是这一晚上过去了,李啸天也没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这股气,不禁有些泄气,但心中也有一些不甘,既然别人能够办到,那么自己也一定能够办到,凭着这股坚定的信念,李啸天继续努力,气运丹田,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气。

  到了村子后,李啸天直接回到了家中,“爹,娘,我回来了”。“啸天回来了”李啸天的父亲李志远说,“啸天,打到些什么东西呀?”听到父亲的话,李啸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而这时李志远也注意到了李啸天身后所背的剑,问“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爹,这也正是我没打到猎物的原因,这把剑是我在追一个兔子时发现的,顺便就带了回来,也不只是什么材料打造的,还泛着丝丝紫光,真是奇异”李啸天说。“拿过来我看看”李志远说。随即李啸天将剑拿了下来递到父亲的手上。李志远将剑拿在手中仔细打量了起来,同时口中赞道,“是把好剑呀”,李啸天一听,问自己的父亲“爹,难道你也懂这些东西?”在李啸天心中一直认为父亲只是一个靠打猎为生的猎人,怎么还会懂这些东西呢。“呵呵,儿子,想你爹在年轻时也曾学过一些功夫,也曾出去闯荡过一番,多少还是懂一些的”听到这里李啸天心中一动,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爹,我想出去学武功”。“这,啸天,不是为父不让你去,而是外面的世界与我们的村子有很大的差异,虽然外面的世界丰富多彩,但是也充满了尔虞我诈,与我们村子里淳朴的民风截然不同,我怕你一个人出去应付不了”李志远说。“爹,你就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了,因为身体的原因,一些同龄人能干的活我都很难办到,莫不如出去学学武功,锻炼锻炼,或许还能让自己的身体更好一些”李啸天说。“唉”想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同为十五六岁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而自己的儿子,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自己,当初,自己出外闯荡,也算出了些名气,但也留下了许多的仇家,在儿子2岁那年,被人寻上门来,在饭菜中下了毒,虽然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力,将自己以及妻儿的毒多排了出去,但儿子的身体却也不在那么好了,总是生病,导致身体越来越虚弱,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而起,想到这里,李志远叹了一口气,说,“也罢,既然你想要出去闯荡,那就出去吧,再过一个多月,离我们家不远的紫璇派就要再次收弟子了,到时候你就去那里好好学学武功吧,爹不求你能练出什么名堂,只要能将身子骨练硬朗就行”。“放心吧,爹,我一定会将自己照顾好的”。

  李啸天似乎也习惯了同龄人的嘲讽,好似没有听见李龙的话一般,转过头继续向树林深处走去。而李龙见李啸天竟然无视自己,十分恼火,快步追上李啸天,一拳打向他,同时十分嚣张的看着李啸天,“哼,废物”。李啸天只感觉背后狠狠地打了一拳,心中猛地升起一股怒火,每天都忍受他人的侮辱,早就使得李啸天感到忍无可忍,李啸天转过身,使出全身力气向李龙打去。

  由于李啸天锲而不舍的努力,两天后他终于在自己的体内感受到了那所谓的一丝气,可以说,虽然李啸天的身体条件不是很好,甚至是比较差,但是他在修炼上的天赋着实是很高,在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修炼,且没有人指点的情况下,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就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而一般的人就算是在有人指点的情况下,能在十天内有所进步就很是不错了。虽然说李啸天现在可以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气,但在对其控制方面可谓是一窍不通,无论怎么尝试,都不能引导自己体内的气按照书中所描画的那样,在自己的经脉中循环,所以现在李啸天在修炼上也只能说是刚刚入门,至于能否在修炼上有所建树,还要看自己的造化了,因为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后能够掌握运气的法门,能够引导体内的气在经脉中按照功法中所描述的顺序循环,才能真正踏入修炼一途,而这第二步也是一道大坎,很多人都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气,但大部分人却无法使其在体内循环,最终也只能告别修炼一途,继续在红尘中为了生计摸爬滚打。

  “哟,废物,还学会反抗了”李龙边说边躲开李啸天的拳头,同时一把抓住李啸天的胳膊,将李啸天掀翻在地,狠狠地踢了李啸天几脚,转身而去。李啸天从地上爬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同时也浮现些许杀机,看着李龙的背影,李啸天握紧了手中的长弓,迅速搭上一只箭矢,向李龙射去,径直射进李龙的后心,“啊”李龙一声惨叫,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啸天,眼中满是愤怒的倒了下去。对于自己的杀人行径,李啸天似乎满不在乎,仿佛只是杀了一只鸡一般,或许是他心中对于李龙的仇恨过深了吧。李啸天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扛起李龙的尸体,向树林深处走去,不知走了多远,李啸天停了下来,将李龙的尸体扔到地上,用手挖起了坑,准备将李龙的尸体埋起来。大约在李啸天挖了能有一米多深的时候,不知底下埋着什么东西,使得李啸天挖不下去了,“什么东西”李啸天想。强烈的好奇心使他继续向下挖去,想把这未知的东西挖出来。

  李啸天将这《啸天诀》塞进自己的怀中,啸天剑背在背上,处理好李龙的尸体,径直向村子的方向走去,走在半路上,李啸天突然阵阵后怕,自己一时冲动将自己平时的积怨都发泄在了李龙身上,一箭将李龙射死了,若是回去后大家发现李龙不见了,问到自己可怎么办呀,想到这里,李啸天有踌躇了起来,虽说李龙他们平时总是欺负自己,但终究和自己也是一个村子上的邻居,自己就这样将他杀死了,心中还是感觉到很是不安的。索性李啸天也不管那么多了,在心中安慰自己说那李龙是死有余辜,谁让他平时总是欺负我了,若是当时他没有先动手打我,那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了,如若他人问起,自己就咬定不知道就完事了,想到这,李啸天便坦然的向村子走去。不过,虽说心中是这样安慰自己,但这毕竟是李啸天第一次杀人,而且他也只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孩子罢了,心中还是很是害怕的。

  望着那消逝的身影,李啸天似乎也被那悲壮的话语所影响的,甚是为那个什么叫做龙啸天的人感到不平,若是自己实力不济也罢,明明是势均力敌,但却被人设计,最终导致自身的陨落,真是自古豪杰多磨难呀,同时他心中也暗暗说道,“龙啸天前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啸天诀》发扬光大的,让天下人都知道《啸天诀》的厉害,也不会埋没了这柄宝剑,他日定当用他为你手刃你的仇敌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原来是一块铁板呀“李啸天失望的叹道,不过在李天将铁板拿出来的一刹那,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地下射出,强烈的光芒刺得李天将眼睛闭上,光芒过后,铁板下露出了一柄宝剑和一本泛黄的书,李天好奇的将泛黄的书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了起来,在书的扉页上写着《啸天诀》三个大字,苍劲有力,透露出一丝古朴大气之气,“《啸天诀》,怎么和我的名字一样,真是巧了,难道上天注定要我遇到它?”李啸天心中暗想,同时又将那柄剑拿了起来,只见那剑体不知是什么金属打造而成,竟发出丝丝紫光,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而在剑柄处刻着啸天剑三个蝇蝇小字,“真是太奇怪了,什么啸天诀,啸天剑,都和自己的名字有关,这是怎么回事?”李啸天心中暗想,翻开那泛黄的书籍,只见前几页只是刻画着几个不同姿态的人,有盘坐着的,有独立着的,有单脚而立的,还有平躺着的,再接下来几页画了几张人体的经络图,再之后便是详细的注释和教人如何修炼的,“难道这就是村长平日所讲的什么武功修炼方法?”李啸天心中想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倒是可以研究研究,看有没有增强体质的方法,这样我也不会因为身体的原因背同龄的孩子嘲笑了”李啸天边想边继续翻阅着这本所谓的《啸天诀》,可是到了最后几页,却不再是文字,而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当他可能到书的最后一张图案时,突然感觉自己眼前景物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了,而且面前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背着手侧对着自己,面对着眼前的情景,李啸天很是差异,同时心中也有一丝恐惧,因为平时村中都是靠打猎为生,所以每个人对自己身边的变化都会很敏感的,而自己身前的人是如何出现的他竟然全然不知,而且身前之人似乎也过为高大了。就在李啸天惊诧的同时,那道身影突然开口说话了。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而李啸天也在父母的陪送下来到了紫璇派所在的山脚下,望着眼前巍峨的高山,以及眼前那壮丽的山门,李啸天顿时心情激动了起来,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成为一名紫璇派的弟子,从此踏上那练武之路,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被同龄人嘲笑,他就觉得很是自豪,似乎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因为今天是紫璇派一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所以紫璇派门口可谓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李啸天才挤到了前面,在报名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回到了父母身边。李志远溺爱的抚摸着儿子的脑袋,说“啸天,以后在这要好好练功,不用惦记我和你娘”。“嗯,爹,我知道了,你和娘也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李啸天说。“啸天,你从小身体就不好,在这里一定要用功练习,才能够有所成就,娘别的就不多说了,要照顾好自己”李啸天的母亲香玲眼中含着泪光叮嘱道。李啸天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自己的父母分开,心中也是十分不舍,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母亲,“娘,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和爹也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学有所成,就会回家去,孝敬你和爹”李啸天也是眼睛一酸。“好了,不要婆婆妈妈的了,啸天,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因为儿女情长而有所影响,只要你心中记着你的爹娘就行了”李志远说,“香玲,我们走吧”说罢,李志远将行李全部交给了李啸天,拉着妻子离开了。

  “你不必惊讶,现在的我只是一道残存的意识而已,至于我的真身,恐怕早已陨落多时了,好了,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你现在仔细的听我把话说完,我苦苦修炼三千年有余,但却已经迈入了圣人的门槛,成为了一尊圣人,成为了一名绝代高手,可是却因一次偶然的相遇,我遇到了我一生的宿敌蓝天心,本来我们两人实力相差无几,同为当世绝顶高手,可是他却设计陷害我,同两名神王重创与我,我因伤不敌,只能退避,可他却紧追我不放,要置我于死地,山穷水尽之下我又不想让我这辛苦创下的啸天诀从此消失于世,故拼下最后的力气重创了蓝天心,而我同时也灰飞烟灭,只留下这一路残念将我的武器啸天剑和我自创的功法啸天诀带走,寻找有缘人继承我的衣钵,而你便是这有缘人,呵呵,希望你能刻苦修炼将这无上神诀发扬光大,不要埋没了它,好了,我也快就此消散了,希望你能珍重吧,哈哈哈,想我龙啸天纵横天下一生,被当时之人誉为极有可能证道成帝的人竟落得如此下场,也罢,有缘人,记住我的名字,龙啸天,哈哈哈”同时那道高大的身影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逝。

  “唉,希望啸天不会像我当年一样,能够平静的练练武就行”回去的路上李志远对着妻子说。香玲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欲言又止。李志远看在眼中,说道,“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就说呀,怎么还扭扭捏捏的呢?”“唉,我是怕,若是啸天混出了什么名堂,被人知道是你的儿子,会被打压下去”香玲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若是啸天是我的儿子真的被有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了,我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李志远眯着眼睛望着远方说。“唉,你呀,还是如当年那般,没有多大改变,要不是你当年太过招摇,如今我们一家人也不用隐居在现在的小村子里了,无论如何,现在只希望啸天能够平平安安的吧,否则说什么都迟了”香玲说。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