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无双神眼 吕布 电梯 夜欢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在冥界打工的我被忽悠到了二次元 权权相通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拨乱反正在宋朝
拨乱反正在宋朝

拨乱反正在宋朝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0-09 01:41:54

作者:肆胖子

最新章节: 第五章今生

编辑:青梅佐酒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梦醒来,想我堂堂开国一千多年的大周王朝皇室后裔,竟然回到了这么一个怪异的朝代,竟然大隋之后也不是大周,不是在唐朝,我大周王朝到那里去了,这北宋虽富,却弱的也可以,看我拨乱反正在北宋,创下我大周盛世!!!!而就在这漕粮搬运的码头之外,有一座酒楼,这酒楼占地极大,宽广无比,而且楼层又高,明眼人一看就知这酒楼已经到了那能盖大小的极限,只要再大再高一点就犯了官府的忌讳,就有逾制之罪,这酒楼就是那自太祖开宝元年起,几乎是大宋定都汴梁起就有的如今已经传了有十代,有了一百三十九年,当今汴梁第一,乃至于是大宋第一的酒楼——周家楼。。


  “禀告大郎!琉璃坊今日又出了一批新的家什,颜色也多了许多,想来离大郎所说的那种透明的水晶琉璃已经不远了,这些新货还请大郎赏玩,还有今日那些按大郎所说,从常州宜兴县掘那些紫砂陶泥,烧成的茶壶已然送到,现以用家中新挖的那口甜水井中的井华水,以银屑炭烧煮之后,已冲泡了自家清炒之法制成的高山云雾茶,和这家中厨子新近制成的几样茶点,请大郎品评一二!”

  这少年一听点头道:

  这老者一听点点头笑道:

  “大郎所言甚是,等会老奴就去办,对了前些日子,有一个叫陶宗旺的前来投靠,此人乃光州人氏,庄家田户出身,两臂有千斤之力,习惯使一把铁锹,也能使枪抡刀,人唤“九尾龟”。打理庄稼是一把好手,而且挖渠,造房的手艺也是不凡,老奴就安排他在城外田庄中专伺打理庄稼和挖渠,造房之事,不知大郎意下如何?”

  在这酒楼的顶层天台之上,此时正站立着一人,此人身材壮硕,身高五尺有余,(北宋尺的长短合今尺在30.9~32.9厘米之间,通常为31厘米左右,本书为了计算方便,就再短一点,一尺定为30厘米,后面十寸为一尺,十尺为一丈,后面不再重复解释)周身的肌肉把身上这身宝蓝色的衣衫撑的鼓鼓的,看上去就是一个微矮的壮年汉子,可等到往那人脸上一看,就发现此人面色白皙红润,还带有一丝稚气,头顶既无巾又无帽,更无幞头,这分明是没有行过冠礼的少年。

  有这名人作为表率,和众多的文人士大夫的提倡,而本朝历来尊崇文事,使得冠礼又重新开始盛行起来,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更夫走卒,商野小民只要家中有条件的都要在自家孩儿成年之时举行冠礼,就算家中实在贫苦,但也会由宗族安排,统一举行冠礼,不过可能是因为十二岁实在是太小了一些,所以一般举行冠礼的时间安排在一十五岁,如果过了十五岁还没有举行冠礼的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家中有丧,无法举行,要么只有一条,非大宋之人。

  这少年一听点头道:

  要知道这冠礼虽是在五胡乱华、五代十国之时曾一时停止,但是自本朝定鼎以来,一些朝中重臣和文人士大夫痛感佛教文化是对大众的强烈冲击,主张要在全社会复兴冠、婚、丧、祭等礼仪,以此弘扬儒家文化传统。本朝那位世称涑水先生。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赠太师、温国公,谥文正,主持编纂了《资治通鉴》,的司马光司马君实就曾痛心疾首地说道:

  “大郎,那米白色的乃是用上好的糯米打磨成粉,然后包裹甜馅蒸出来的,共有两种内馅,一种是芝麻糖馅,一种是赤豆沙馅的,那青绿色的是按大郎要求用绿豆打磨成精粉,然后与水相和,加入各种滋味后,蒸熟既成,这是鲜甜口的,还有一种酸辣口的,不适合与茶同食,不过也别有一番滋味,至于那透明的,是照大郎的吩咐,从登州海边捞来海花菜,熬煮出精华,然后过滤冷却后结成透明无味的琼脂,然后再将这琼脂按照比例加入那清水之中,然后再次煮沸,接着加入新压榨的果汁还有石蜜,以及霜糖,接着在在其中加入切成半个指肚大小的时令水果的果肉,接着混合均匀,倒入模具当中,接着让其自然放凉,用冰块降温也可,待其重新凝结之后,这就成了,不知大郎觉得这几样可好?”

  不过看这少年的穿戴,不像是戴孝之人,又非蛮夷胡种,而且这少年能够来到这周家酒楼的顶层,而且全身不是那伺候人的小厮打扮,分明是一个富家公子的模样,也不是那因家中贫困而无法举行冠礼的人家,那么这么看来,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少年天赋异秉,发育的极好,未及成年,身躯就几近成年汉子的模样了。

  “财叔就不要小气了,他的手艺值这个价钱,只要他教出两个有用的徒弟,这本钱就回来了,无须再议,还有这茶壶的身上光秃秃的,也太过单调了一些,不过这可不能像那瓷器一般上面可以挂釉,要不然这紫砂壶的透气的好处就毁了,磁州窑那边剔花的瓷枕,和瓷器却也是一绝,财叔可以再从磁州窑那边再挖几个擅长剔花的高手来,价钱财叔自定即可,到时候让他们在壶身上用剔花之法在上面绘上诗文图画,再入窑烧制,这样这壶身就会更好看一些,不光可以用上剔花之法,就连贴塑什么的也可一并用上,至于具体怎么弄,财叔可自行处理!不用再来问我了!”

  “大郎说得是,他们这些人就是越贵越买,到时候老奴再让他们按照花朵的模样制成各色的模子,到时候酥饼做得和花朵差不多,他们一定喜欢,大郎你再尝尝其他几样吃食,这也是新作的,也请大郎品评、品评,也好让他们那些不过做了一两道新菜就自吹自擂的厨子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用牛油的话成本委实高了些,再说本朝一向爱护耕牛,这牛肉牛油本就数量稀少,虽然自家的庄子之中,还有牛养,在江南那边水牛也多,不过这样还是不便大量提供,这样,将这酥饼分为两等,一等用牛油和面,二等用豚油和面,那豚长的快,生的多,体内油脂又多,应该可以将成本降下来!”

  少年一听这财叔的疑虑,不已为意,笑着摆摆受道:

  那少年看着脚下好似蚂蚁般忙碌的人群,心中若有所思,这时耳边一阵清脆的铜铃声,这少年听了,仍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脚下的一幅众生图,过了片刻之后,那铜铃声已然停止,这时在少年身后那高有两丈宽有一丈深有一丈的,样式古怪,那好像一立起的方砖的房间的木栏形制的大门向两边拉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

  “这酥饼的酥皮是用什么油和的?”

  “欧!财叔说得是那两个人,当真那么厉害么?”

  “回禀大郎得知,正是有两个人有此本事,不过这两人犯了事,正在开封府大牢里押着呢!这两人一人姓萧名让,乃济州人,秀才出身,会写诸家字体,尤其擅长苏、黄、米、蔡四种字体,擅长模仿历代名家字体,足可乱真,亦会使枪弄棒,舞剑抡刀,在江湖上有一个日诨号叫做圣手书生,另一人名叫金大坚,乃本朝有名的金石雕刻家,善刻苏、黄、米、蔡四种字体。技法纯熟,雕刻栩栩如生,那金大坚开得好石碑文,剔得好图书、玉石、印记,被称做玉臂匠。想来凭他二人的本事,一定可以达到大郎的要求!”

  “回大郎,这酥皮是用牛油和的,怎么不对么?”

  而后被少年称为财叔的老者看了看守在那进口两旁的那两个小厮道:

猜你喜欢
电竞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