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柱子张三婶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仙侠修真 > 刀锋之沥血
刀锋之沥血

刀锋之沥血

分类:仙侠修真

时间:2020-10-08 18:16:13

作者:一天两盒烟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兵器库见宝刀

编辑:春风酿酒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江湖,多少更年轻人无限向往的地方,但在江湖中真的能快意江湖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位真的很令人开心吗?但为何我却开心不出来。我的人生就得这么结束了吗?重返故居,记忆起童年时代往事。为了心愿踏往寻找亲人路。得证道,才知仙人只但是是些走极端而顽固不化的老古董,不知道世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十几年那个酒馆换了好几位老板,可老者仍旧在台上讲着一些江湖传奇和异闻,仍旧挣着那每月几锭银子的辛苦钱。而那个小娃娃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壮小伙了,除了每天上山砍柴,猎兽到街上卖钱和照顾身患重病的母亲外就是到这酒馆听老者讲这些江湖传奇和异闻。有时还邀老者一起喝酒。青年名叫古云飞,自幼丧父,母亲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古云飞自懂事起从没向母亲要过任何东西。镇上的人都很喜欢这个懂事而又可爱的孩子,经常有人看他饿的可怜就给他东西吃,没想到他自己虽然很饿,但从不吃,而是带回家给母亲吃。母亲怎能忍心让自己孩子挨饿而自己吃呢,所以就总是说“母亲不饿,还是留给我的乖孩儿吃吧。”古云飞却知道母亲一定很饿,每天为别人缝补衣物,所赚的一点钱只够买一点点的米。每天吃的都是粥,而且母亲碗里的粥总是一些野菜飘在上面,不见多少米粒,而自己的明显野菜很少,米粒很多。所以他每次都只吃一半就说吃饱了,剩下的全都倒在母亲的碗里。母亲则总是拂着古云飞头道“你这孩子啊”,而后吃剩一半另一半则留到明天早上给孩子热了吃。到古云飞十四岁的时候母亲终于病倒了。由于家里太穷没钱看病所以一直拖着没去看病。直到两年后古云飞的捕猎技术已经可以和一些小镇有名的猎手相比的时候才有了些钱为母亲请了一位本镇最出名的郎中,可郎中说“你母亲的病已经病入膏肓,已非药力所能及的了。”就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古云飞一有空闲时间几乎都是在酒馆的扶栏边度过的。也就最近一年多自己手中有了闲钱才经常进酒馆喝酒,听传奇。虽然十几年来老者的故事已经讲过了好几遍了,古云飞听的还是那么津津有味。又到了夕阳斜下的时候了,老者下了工,依旧会和古云飞闲聊很久。这位老者一生为了探寻这些传奇和异闻,未曾婚娶,看着这个从小就爱听自己讲传奇异闻的小娃娃一天天长大,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天长大一般。经常会自己省下一些钱来接济一下这可怜的母子。每天闲聊的时候老者不是教古云飞读书识字就是传他一些江湖经验。这些虽然和江湖传闻异趣比起来枯燥乏味的多,可古云飞也是很认真的听着。只因为老者曾经说过“这些书都是经过数千年一代代传承和积累下来的,其中有的甚至是先人穷其一生所撰写的。人的寿命毕竟是有限的,想要历尽世间种种,这对我们这些凡人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些书把这种不可能变成了一种可能。虽然还是不可能历尽世间种种,但毕竟能够尽可能多的了解先人的经历和对人生的理解,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对你以后追寻宝刀秘密还是会很有帮助的。”“徐爷爷,那你说世上真的有仙人吗?”古云飞问道。“爷爷我也只是知道这江湖中的一些事,怎么会知道一些江湖大人物都不知道的事情呢?”“说的也是”古云飞自语道,接着又道“徐爷爷我可能会很长时间不来看你了。”徐爷爷一惊道“为什么,难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吗?”“不是的徐爷爷,只是母亲的病又加重了,我得在家照顾母亲,所以...”“哦,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的,你来不了,我可以去你家啊,反正我在这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别的事,家里也没什么可丢的。而且你的野味做的还那么好吃,我就去你家了。”“好哇!那我天天做野味给你吃。”一晃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古云飞除了偶尔上山打些野味,其余的时间,都是陪在母亲身边照顾母亲。徐爷爷看着古云飞的母亲,竟然有些羡慕的小声道“要是躺在床上的是我该多好哇!”徐爷爷不禁又有了些后悔,为何自己竟只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耗费了自己一生最宝贵的时间。古云飞的母亲这些天来一直给古云飞讲着自己和古啸天的往事。看着母亲那甜蜜的笑容,和那种追忆的眼神,古云飞也是高兴的倾听着。唯一令古云飞不解的是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古啸天会离开母亲而独自离去了呢?而母亲则是说“这不能怪你父亲,这是你们古家男儿的命。”随后叫古云飞在屋中方桌摆放位置向沿着桌边四面向外扩一步距离向下挖,说有对古家极为重要的东西在其中。古云飞应母命,居然真的挖到了一口大箱子长一米五左右宽半米,高度也半米左右的古铜色大箱子。却怎么拉也拉不上来。这时母亲的声音传来“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这口箱子少说也有六七百斤重,凭你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就能拿得动吗?快过来我把钥匙给你,你一件一件的往外取就可以了。”古云飞将发现箱内的东西除了书籍之外就是一把近百斤重的刀。可是仔细一看这才取出两百左右斤的东西,怎么就见底了呢?就算去除箱子重量,应该还有三四百斤重左右。可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呢?这时传来了母亲的声音“你不要再找了,等你把箱子中的这些书全部看完就会明白的。孩子,母亲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并且母亲也有一个愿望,希望你不要像你父亲那样。你们古家为了这个曾经的荣耀已经付出很多了,不过母亲还是希望你不要去追寻那虚无飘渺的东西。让你将来的老婆孩子能够有一个完整而温暖的家。你把这些书看完后,再好好想想,你能否让你孩子的童年也像你一样。”古云飞用了十多天的时间把那一堆书给看完了。知道自己家族在上古时代的一段时间就一度屹立在大陆顶点了。那个时候虽然自己家族只有一个人达到了修真界顶点,但已经能够遨游修真界了。古家的修真功决叫《七刀一体刀决》虽然只是一部没有完善的刀决但就凭这刀决就可和当时剑修门派的。


  《剑元炼体决》一比。虽然家族曾经一度站在修真界顶点,可是家族唯一一个刀王飞升之后百年,家族就遭到其他修真门派的合力打压,后来攻上绝刀峰,家族组织了两批人一方带着家族修真决,一方带着家族史一起向东西两方突围,突围后到在路上做暗号,大家好会和。最后只有一个家族长老带着家族史逃了出来,但家族长老当时也受了重伤。但凭着自己一身修为强压伤势,硬是躲过了那些人的追击。然后找了一个铁匠铺打了一口大箱子,带了一个暗层,长老并把自己的随身宝刀放入了暗层之中,将家族史放在了暗层上方。并将其藏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里,自知时日不多,便想找一传人,想为家族留下一线希望,虽然希望渺茫但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一丝希望也不愿放弃。但天不如人愿,自身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了,只好回到自己找到的隐秘山洞等死。可是进山洞后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古家子弟晕倒在那口大箱子面前,大长老低头一看便暗暗叹息道“可能是天意吧,哎!”这青年见到大长老连忙跪到地上,哭声道“大长老,弟子不孝,没能在古家最危难的时候,没能留在古家,共患难,弟子不孝啊!”大长老朗声道“你已经不是我古家子弟了,切莫以古家子弟自居。”这个青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只是“可是...可是...”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鼓足了勇气对大长老说“爷爷,你就原谅孙儿吧,孙儿只是想为古家做些事情,还请成全孙儿。”长老又是一叹“我曾经对你也是寄托了很大的希望的的。可是,你却不堪重用,竟然对古主的修真法决提出质疑。”“爷爷你就原谅孙儿吧!孙儿知错了。”“你既然想为家族出一份力,那你就把家族香火传承下去吧!但是千万不要传授古家功决,因为这会使这一丝香火也泯灭的,记住...记住...”长老就这么死了。青年在长老墓前对天发誓刀“古家香火一定不会断的,而且我会让我的后代都记住这刻骨的家仇的。爷爷你就放心吧!而且我也不会让古家刀决就这么销匿的。”随后带着那口箱子步入了江湖。

  “江湖中传言,距今1000多年前,江湖中曾经出现过一把宝刀,没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据说只要找出刀中所藏之密便能号令天下,但一直没有听说过谁得到过或见过这把宝刀。现今所传宝刀图样皆为江湖中人伪造。”一白发老者如是说着。这时台下有一个一脸好奇的小男孩带着有些稚嫩和胆怯的声音问道“请问,这,这位老爷爷,您可知这刀中的秘密吗?”说完还不自觉的左看右看,见大家都没在意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轻抚两下小胸脯后,又看向了白发老者。白发老者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孩子甚是喜欢,轻声道“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呢?”“啊!”了一声道“我还以为老爷爷知道呢!”从“啊”了一声之后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微不可闻。表情也是随之变得有些失望起来。这些都在白发老者的计算中,随后老者又笑道“你问的这个问题我虽然不知道,可是,你还很年轻有很多的时间去寻找答案的呀!爷爷我老喽,可不像你这小娃娃般有大把时间去巡游江湖的呦!”这时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老爷爷你说的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我一直在这里说的都是我这一生巡游江湖所听所见再将这些所听所见的经过自己思考筛选而成的呀。只要你认真探寻,总有一天会知道秘密到底是什么的。”“好,我一定会努力探寻的。”说完又坐在道边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老者看着这个小娃娃就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和这个小娃娃一样,对江湖传闻有着无限向往。随后又哀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这宝刀的秘密何时才能解得开啊!”

  自古云飞看完那些家史之后,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该如何去做。是与祖辈和父亲一样为自己家族留下后代之后就去家族密地修炼吗?还是过一个平常人一样的生活。毕竟自己家族的事情已经过去万载岁月了。他虽然对自己家族被攻击也是很气愤,但是这又跟自己有多大关系呢?自己和母亲又没有受到过家族任何的帮助和恩惠,就连自己的父亲也是没有见过。有什么理由去修炼为家族报仇。和母亲一起生活这些年的心酸谁又知道呢?家族有管过吗?没有,没有,一切都没有。古云飞越是这样想就越是气愤,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气愤,是怨父亲从来都没有回来看过自己吗?还是气愤那些修真门派的灭族之狠呢?古云飞自己也不知道,但就是异常气愤。就是想找个人来撒撒气,于是先去找了徐爷爷,请他帮忙照顾一下母亲,而自己则一个人阴沉着脸走在熙攘的大街上。由于自己一直想着事情,所以撞到了一个人,这下古云飞可找到撒气的对象了。回头就对那个身影大吼道“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那人听了之后肩头猛然一抖,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随后带着一脸惊讶的表情道“云飞啊!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古云飞一看竟是邻居刘大叔,自己的狩猎技巧几乎都是刘大叔教的,并且刘大叔还经常帮助自己和母亲。有时拿只兔子,有时拿些山上采的野果给送到自己家里。今天自己居然...古云飞连连道歉,并且还试图转换话题道“刘大叔你这是去哪啊?看你走的那么急,用不用帮忙啊!”“没什么事,就是想去皮行看看价格。今天打了一张老虎皮。”“那你快去吧!我听人说今天皮子涨价了。”刘大叔听后道“是吗?那我可真得快点了。以后走道注意点啊!别在撞到人,我就先走了。”“好的,我会注意的。”古云飞应言道。刘大叔边走还边自言道“我走的不急啊!”看着刘大叔走远了才道“今天真是倒霉,出来找别人撒气的,怎么反倒给别人道歉了?”看来不能在大街上随便找人撒气了,因为小镇上人家太少了,在这样的小镇上生活十几年,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并且小镇上大部分的人家都帮助过他们母子俩,所以古云飞谁也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想着想着被一块小石头绊到了,差点没摔倒。正起身要走的时候看到了街边一个很大的幌子,旁边挂了一个大大的“當”字。突然恍然大悟道“对呀!我怎么才想到哇。平常总听街坊说这家当铺非常的黑,知道来當铺當东西的都是急着用钱的人,所以就往死里压你的价。看来今天终于找到撒气的地方了。”于是古云飞就大步迈进了这家王记當铺,刚一进门便大吼了一声“人呢?怎么?都死啦?没看见有人进来了。”这时那个在柜台后打着算盘的人一种不耐烦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还来當东西,看你自己穿那样吧!”这时古云飞也不忿道“我穿这样怎么啦!我有没有东西當就你那狗眼也能看出来?我今天就是来问问价的,家传宝物。一柄长一米五,重两百斤左右。多少钱,别说你没见过,出不起价钱。”那个掌柜闻言道“还长一米五,重两百斤,你没见过世面别以为别人也没见过世面。现今最重的宝刀不过一百二十斤,长一米二左右,三指厚。你少在这给我挡误功夫,你在不走可别怪我。”古云飞道“既然你这么识货我也不蒙你了。”脚一抬“就这双鞋跟了我很多年了,缝了补,补了缝的,跟我也有了些感情,今天我就當了,十两银子怎么样。你可要知道这可是我母亲亲手给我做的。”掌柜一听道“既然给你脸你不要,就别怪我,这是你自找的。来人呐!有人闹事,给我狠狠的打他一顿。”声音刚落就从后门进来四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看他们结实的身体古云飞有点心凉了,没想到一个小當铺,还有看家护院的。并且一出来就是四个。那四人一看这情况就明白什么事情了。可没等他们动手,古云飞已经跑了。“给我追,抓住他给我狠狠的打一顿,晚上给你们加个菜。”掌柜的大喝道。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古云飞已经觉得自己有些跑不动了,可后面那四人还是紧追不舍。不时还能听见后面呼喊一句“小子,你别跑了,我们很累的,不就是挨顿打嘛!至于这么拼命的跑吗?你停下,让我们打你一顿,保你三天能下地,五天能小跑。不信你去镇上打听打听,我们手上可是很有轻重的。”古云飞一开始还能回几句,可是现在连跑的力气都快没了,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追,他早就停下休息了。“和你说了半天,多少也回个话呀。”其中一个大汉道。“大哥你就别喊了,看来这小子油盐不进啊,抓到他一定要他好看,我就不信追不上他。”另一个大汉道。又跑了很长一段时间,背后又传来了说话声,但明显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小,小,子,你跑,跑了这么长时间也很累了吧,看你跑的还没走的快呢。这,这么着,我们都停下歇一歇,一会再跑怎么样?”古云飞这时也是累的不行了,便站下了,回头一看,就剩下那个差点没笑出来。本来一开始的四个人现在就剩两个了,而且有一个平躺在地上道“大哥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抓住他,我是再也跑不动了。”“好,我不会弱了将来江湖四剑侠的名头的。被称为大哥的回话道。这时古云飞也张口道“这两位大哥,小弟我只是到贵當铺去转了转,不必这么追我吧,早知道就不跑了,让你们打一顿算了。”那个被称作大哥的回话道“现在也不晚,只要你站那别动,我们兄弟上去出出气,这事就算过去了,怎么样啊?小兄弟”“弄了半天还是要打我,那我跑了半天不是白跑了。你们也真是的那當铺掌柜给你们多少钱,这么拼命。”古云飞说道。那位大哥翻着白眼道“别瞧不起人,他救过我三弟的命,我们为了报恩,答应为他护院三年。”古云飞看着那个被叫做大哥的也坐下了心道“你可下坐下了,在等一会我看你怎么追我。”又过了一会古云飞张口道“好吧!你们报你们的恩吧!我休息好了,我要走了,警告你们别再追了。现在天就快黑了,你要是再追的话我就往山里跑了。”那位大哥也努力的站起身道“我说过只要你不跑,站那让我们打一顿,这事就算了。”于是又演了一出现代警匪片桥段。天慢慢的黑了下来,就快看不见前面人的身影了,所以这位大哥是越追越急。古云飞正在边跑边考虑等天全部黑下来往那里藏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哎呦!哗啦啦!救命啊!”古云飞听后立即回头顺着声音找去。在看到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两手紧握着一个小婴儿胳膊粗的藤条,拼命往上爬的样子,就想笑。“你看你,这片山上就这一小块地方危险,还让你给碰上了,哎!你说你还追不追我拉?”“不追了,你快救救我啊!这崖边石头上的苔藓滑的很,我的脚根本用不上力。”那个大哥道。古云飞伸头仔细一看还真是,看了看那大哥的膝盖都被磕的出血了,还一直的往那块石头上蹬。脚下一滑身子就是一抖,随后膝盖也会随着这一抖而磕道山石上。看着他这样搞笑的样子古云飞觉得非常解气。古云飞看他还在那一直用脚踩了滑滑了踩的,就道“你傻呀!你光用手上不来吗?”那大哥也是反驳道“你以为就你聪明啊!我跑了大半天了,现在全身都没劲了,还在那站着干什么呢?还不快想办法救我。”古云飞想想道“好!好!你别急,我这就拉你上来啊!”于是就蹲在崖边使劲的拉着那根藤条。因为那大哥总是想往上爬,山石又滑,以至他的身体就总是在那摇摇晃晃的,自然藤条磨损也是很快的。古云飞正拉着那藤条突然看到崖边那处的藤条磨损的严重,好像就要断掉的样子。现在想要放手去抓的话有点危险,因为谁也不知道这藤条还能不能劲的住这样的一抖了,所以古云飞一手拉着那藤条,另一只手伸了出去,要抓道那位大哥的手,可是却无论怎么抓也抓不到。没办法了只好赌赌运气了,古云飞暗自打着思量。古云飞右手猛地一使劲藤条虽然上来了一截,可是还是断了。就在藤条断的同时古云飞猛的扒在崖边,左手终于抓到了那大哥的手。只见古云飞眉头一展笑道“这下你可得救了,一会别追我了。”那大哥道“那当然,不管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一命啊!那王掌柜虽然也救我三弟一命,但他那是想让我们四个帮他干活看家护院的。和你比不了,何况我们也快干了三年了。”没一会就把那大哥拉了上来。互通了姓名后才知道他叫李大剩下那三个叫李二,李三,李四,兄弟四人老大二十,老二十九,老三十八,老四十七。从小父母双亡,四处游荡。是三年前来到小镇上的,那时候三弟病的厉害,他们又没钱,所以就卖身三年为兄弟治病。王掌柜看四人身材高大,身体强壮,便花钱为老三治了病,而李家四兄弟也就成了王家护院和打杂的了。两人休息一会后,就一人拿了跟木棍,去找食物去了,自从早上开始便一直在跑。才有时间弄点吃的,两人唏嘘不已。但就在找食物的时候遇到了一只老虎,两人又是一顿跑,但人怎么能跑过虎呢。最后两人没办法为了只好拼命了,再跑下去就是想拼命都没有力气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外加一身伤,才把那头虎给打死。虎是死了可两人已经再没有任何力气了。又过了很长时间,古云飞道“这回多亏了我的这把匕首了,李大哥你说是不是。”“是啊!要是没有这匕首,可是真的糟了。”李大回话道。“那刚才杀虎是我的功劳最大,所以这烤虎肉,剥虎皮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古云飞接着道。“啊?我都干了,那你干什么?”李大不满的说道。“我啊!我去找找路,刚才跑的太慌乱,都迷路了,谁叫我是个猎户出身呢!”古云飞洋洋得意道。又过了很长时间虎肉都烤好了可古云飞还没回来。又过了一会古云飞回来了一脸的沮丧的道“这回真的迷路了。咱们先吃吧,明早再找一找,相信一定能找到回去的路的。”两人刚要吃就听草丛那边有响动,两人警惕的看着四周。不一会从草丛里走出了一个小孩模样的人。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道“还以为又来了一头虎呢!”小孩出来后就一直盯着那个烤的直流油的虎肉,捂着肚子,怪叫了几声。两人都觉得莫名其妙,怎么这个小孩不会说话呢?不过看他表情就知道他一定也是饿了。李老大和古云飞边吃边聊着。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