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佚名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红色回忆
红色回忆

红色回忆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0-09-29 04:41:18

作者:尘封韵靥

最新章节: 第三章 白衣惊魂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一个贫下中农,坚辛的年代;一个饱含“血腥”的年代;一个红色动荡不安的年代。平凡普通的人有着不平凡普通的经历,一个官方也没确定的深入研究部门,它就这样一个秘密的逐步建立在西北大区深入研究着不为人知的异密。或许是一场偶然的的历险,却注定一生了主人公一生难以忘怀的回忆。这是突然发生在知青爷爷六十岁的人了,每天都倚在院子里的竹床上,岁月的刀痕深深的刻在沟壑纵横的脸颊上布满沧桑。在我六年级五月中旬早上爷爷一脸的安详离去了,疾病的折磨缠绕了他半生,坚强的他硬撑过了60个春秋。爷爷留下给我的是那知青时代经历的一些扑朔迷离难解的事情故事与那两寸长两寸宽的小红布块,上面只写着三个黄色耀眼的字“红卫兵”下面日期一九五三年。年代已久,却不见一丝褪色痕迹,也许存在爷爷脑海里的也就只有他才能深深的体会,在他年轻的历程里可以用几个非常生硬的字眼表示-----红色的回忆。。


  下午五点钟放学了,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家了。而我也吃过晚饭在寝室里看书。校长就领着一个解放军进来,见了我就敬个礼,我也照模照样的回了礼。校长笑着:“小辉,这是我们城里来的首长,以后就要与你住在一起,你们要多多关照哈。”校长说话时看看我又看看这个解放军,算是向我们介绍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父母被红卫兵逼死后,还有一个二十二岁妹妹被分到煤厂劳改,最后在一次的地表坍塌的事故中牺牲了。而他在北方的前线,还没来得及回来就已经的家破人忙了。

  大家拿起包囊,兴高采烈的排着队走进公社。他们住的是公社提供的营房,就在公社后面的一排旧房子。以前这里曾经是日本鬼子关押老百姓的地方,后来就成了劳改的临时监牢,现在就成了他们住所。一排破旧不堪泥土堆砌的瓦房子,经过风吹雨打斑驳的泥块开始褪落,散发出一阵阵霉臭味,极其难闻。如果细闻,还有一股腥臭味。“这那来的一股鱼腥味呀···”人群中爆发一阵埋怨。这里长年没有人打扫,里面潮湿,蜘蛛网交错满屋。不时还窜出几只小老鼠,吓得几个胆小女青年直喊娘。

  爷爷也算是孤独终老的人了,一个人守在破旧的房子里。儿子媳妇不打理,只有我们这些做孙子的,偶尔便会去串串门,打扫打扫卫生,与他聊聊天,听他讲讲年少时的事。嘿,不说还好,一说便滔滔不绝了。也难怪,人到暮年时才会坐下来静静的去细想朝阳时那段历程了,就算一天眯着眼睛也能把年轻的事情一一回忆。那段辛酸苦辣,也就只有自己慢慢的去体会、回忆。

  一阵“轰轰”巨响打破了这个宁静的清晨,五辆黑色东风牌的卡车直开到了公社门口,车前还贴了一颗大红花。随后陆陆续续的走下一批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多数是男的,女的仅占一小半,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胸前还贴了个小红花。下车时东张西望的,也许被这山青秀丽的景色所迷住了吧,恨不得立刻就游玩一番。看他们年纪,最小的也只不过十来岁,最大的也就二十多。随后便在一声吆喝下,一个个有秩序的排成三排。这帮第一批的知青是由省城广州分配下来的,大多都是一群官宦富家、批斗对象子弟。

  “报告,人数三十到齐!请队长指示!”响亮的声音从队伍中再次传出,随后队伍中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穿着破旧八路军装的军人,身姿挺拔,少说也有一米八几。军帽下黝黑的国字脸,厚厚的嘴唇叨着一根燃烧了一半的土烟,一双锐利的双眼扫视围观的村民。“领大家回营房休息!晚上集体开大会!”一声喝令,便跨步走进公社。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候上铺除了整齐折叠的被子,队长已经不在了。我也像往常一样,早上晨读,中午放学休息。队长也回来了,而且一脸沉闷坐在寝室的床上抽着闷烟。似乎在想着什么大事。他见我一进寝室,就神色凝重的问:“小辉,昨晚你有没有听到娃娃的哭声?”

  上铺晃动了一下,一声睡眼惺忪啷啷道:“那个毛小子半夜还在瞎哭,小辉赶紧睡吧。”随后上铺便传来一阵“呼噜”。

  思考中,他已经把行囊卸下,那顶军冒已经托在手上,眼巴巴的看着我。我一时知道失意了,尴尬的笑了笑指着上铺:“你就睡在我上铺吧。”说着,我便一边爬上上铺动手收拾东西。他也满客气的帮我把东西接下来,就这样让我近距离的看清楚他长像了,他长得也不赖,一张国字脸,黑黝黝的皮肤,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更是逗人。

  我也不敢怠慢,拉张椅子坐下继续道:“第二天早上,老林就把昨晚的事情报告村长,没想到村长狠狠的把老林批斗了一番,还说老林故意偷懒推辞这个星期的值班,老林这才就此作罢了···”我顿了顿,咽了口沫道:“就在第二天晚上,老林一肚子闷气,决定半夜躲在树林中,看究竟是谁在整蛊他。上半夜没有什么动静,除了远处传来的狗吠声,夜就很安静了。大概到半夜了,老林蹲在茂密的草林中不知觉的睡着了。一阵风呼啸而过,睡着中的老林打了个冷颤···”这时队长被我说的似乎不太相信,用了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迫不得已才脱口而出:“我再次重申,我可没有制作谎言啊,这些都是老林自己说的,你大可以去问他。”

  “知青”大家都知道是中小学生毕业上山下乡政策,由政府组织的到农村或连续从事农业生产的那批青年。那时毛主席时代的产物,目的消灭失业,保证人人有工作。然而**认为:知识越多越反动(不利于没有文化水平的领导管理)。当然这只是后话,究竟**是否这样认为就不可而知了。

  这晚我们聊到了很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在一阵凄凉的哭声中把我惊醒,仔细的听,很像娃娃的哭声,在窗外传进来。窗外便是面向那座高树林,月光投进窗台,哭声不紧不慢,有时候停停,有时候又响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鼻子不由得一酸,眼泪便渗了出来。因为这声音隔一两天便发出一次,并且每次都是那么凄厉。

  突然间,我想起了小时老人经常讲的故事。刚想张嘴就把话给咽下去了,因为我知道像队长这样的革命将士是不相信这些诡异的传说的。万一说给他听,被他去干部那里参我一本,那我不就被捉去批斗了。搞不好被列入搞迷信反动派,那时候死都不知道怎样死。想了想还是掀开被子蒙着头就睡吧。

  就这样,我们的感情就像亲兄弟,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加让我感觉没有这个哥,我根本就没有活在世上的勇气了。

  当时因为家里算是大户人家,整个村子都是姓林的,只有一家姓何的大户,所以村子有着极大排斥被列入地主行列,一时间成为公众批斗的对象。房子被充公,整个何宅大院被改为储粮仓库。而且还是我眼巴巴的看着父亲披上地主的胸牌被红卫兵活活的打死。那时候的我对这群所谓的红卫兵已经是恨之入骨!我是高中在校学生,在县城里念书。村领导看我是个知识份子,便招我回来劳改。说是招,其实还是因为家庭关系影响被村领导捉回来狠狠的批斗一番。来了一个“洗脑”,“洗脑”就是让你跟父亲断绝关系,当时的我怎么可能会同意呢,生我父母也,如果让我做那些违反孝义的事,那就直接杀了我还痛快些!就在我被关在公社里时候,那时候母亲被分配到制衣厂劳作,母亲经常在探我,劝我不要那么犟,怎样也要忍下去。看着鬓发苍白的母亲,父亲已不在,如果我出了什么事,老母亲以后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我便妥协了。在村干部的指导下到小学劳改当一名被人民监察的教书生。当时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好好表现争取让干部把母亲调回来,那时的我除了母亲就再也没有依靠了。

  看着队长坚强的表情,心里暗赞,解放军果真是个硬朗的汉子!

  队长更加急了,一只脚不停的跺着地:“你怎么总是卖关子的,赶紧说!”

  “呐,既然村长都说了,那我也直接跟你说吧。”看着队长一脸疑云,刚想张嘴说话我便打断队长继续道:“你不会去告发我散发迷信吧?”看着队长依旧低头不语,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老林那晚自己在天台值班,好像大概是半夜了吧,老林上来方便。睡眼惺忪的他一起床便‘哎哟’大叫,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睡在了床底下去了。他想了想怎么自己从床上摔下来都不知道呢?而且天台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把扇子,前面就是一大堆的粮食,周围只有一大片树围抱着。而且晚上也没有人闲着没事做过来这里开玩笑呀。”队长凝神的思考着我说的话,也没有抬头看我,一个劲的抽着闷烟。

  “一、二、三、四···”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