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不得不爱 借种 总裁爹地送上门 风流艳遇小猛男 公公 我家娘子有点氓 公交奇缘
后妈水流一腿 烈日 斗罗 陈娟 柱子张三婶儿 岳母 爱婿临门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青春校园 > 特工农女
特工农女

特工农女

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0-09-17 07:42:57

作者:花不言语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初上芒山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茅草小屋,身体孱弱哥哥,豆包弟弟,除了一个柔弱妹妹李锦绣,当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替代,当家里成了全村最穷此时青牛村靠近芒山脚下一个破旧茅草屋内漏风的窗户内吹入丝丝冷风,在内屋一个简陋的木板床上正躺着一名骨瘦如柴的女孩,面色蜡黄,唇部干燥脱皮,额头上还包着一圈纱布。。


    只是二十一世纪了,放眼全球便是那些非洲土著居民都找不出如此破落的住所了吧。视线扫到那边有扇木门,有丝丝缕缕的光线从缝隙里透进来,她掀开身上盖着打满了补丁的潮湿被子,视线看到窗前摆着一双破旧的布鞋,脚趾头的地方还破了个洞,摇了摇有心到有双鞋子总比打赤脚来的好,正当她伸出脚去穿鞋子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一双干瘦较小的脚丫,略黄,显得颇没有营养,眼神一凝,她抬起手,看着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细小而粗糙的手。

    此时青牛村靠近芒山脚下一个破旧茅草屋内漏风的窗户内吹入丝丝冷风,在内屋一个简陋的木板床上正躺着一名骨瘦如柴的女孩,面色蜡黄,唇部干燥脱皮,额头上还包着一圈纱布。

    大哥李君逸从小跟着父亲读书,倒是好才气,今年年仅十三就考了童生,但是家里没有富余,为了哥哥供读书早前卖房子的银子早已用的所剩无几了。哥哥一直都在镇里学堂上学,在镇子上摆个帮人写信的摊子,倒也能贴补些生活费。

    噶然,一直紧闭的眼睛赫然睁开一双冷静睿智的眼眸,眼底深处泛着丝丝清冽。突然间脑袋嗡嗡作响,她记得她刚刚执行完一单a级任务,将一副古玩字画送去拉斯维加斯的地下玩物的拍卖中心,做完了这单她的特工生涯将会被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原来原主名字也叫李锦绣,上有个哥哥李君逸,还有个弟弟李君阳,家里原本有两亩水田和两间青砖瓦房,但之前父母亲健在的时候生活也算不错,只是母亲在生小弟的时候难产,小弟生出来也是虚弱的身子,为了给他们娘俩调理身子把两亩水田给买了,买了人参来养身子,好景不长,到底是没挨过两年,母亲就走了。父亲是个秀才,早年考上了秀才回乡孝顺父母,但是祖父祖母也早早西去了,后来遇见了母亲就在村里当个先生。挣个两亩水田,两间瓦房。母亲去了每两年父亲伤心之余也跟着走了,兄妹三个为了个父亲办理后事把房子也卖了。办理了父亲的后事。

    在看到破落的屋顶,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当她的眸子看向四周后,映入眼帘的是低矮破败的屋子,茅草铺就的屋顶,黄泥糊就的墙壁已经开裂,屋子里压根就找不出一件像样的家具,挨着墙角摆着一张褪了色的衣柜,豁了角的桌子上摆着一只茶壶,两个土陶的茶碗还豁了口,唯一的一把凳子还缺了一条腿,下面用几块泥土砖撑着。屋内的地面坑坑洼洼,潮潮湿湿,混合着霉味弥漫在屋子里。让她眉头一阵紧皱。

    没有冰凉的海水,也没有飞机残骸,这个破败的不能住人的地方,到底是哪里,难道是在海上飘着被好心人救了?

    但是昨天原主大哥下课忙着回家也没注意天气,突然来了一场暴雨,大哥晚上就发起了烧,原主为了给哥哥采药才从山上较高的坡上摔了下来,不巧撞在了石头上,被村里砍柴的撞见带了回来,便成了现在的李锦绣。

    吉乐镇是北域王朝境内一个小小的城镇,青牛村属于吉乐镇范围。

    在水中浮浮沉沉,突然闯入的光线让她噶的睁开了双眼。

    可是,飞机在太平洋上却遭遇了恶劣的强对流天气,坠机的那一瞬,她隐隐记得从那字画中突然飞出一道绿色的光芒,钻入了她的身体。她掉进了大海,冰凉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汹涌的灌过来.....

    她是特工,更是国际顶尖的杀手,经年累月的训练让她的指腹间留下了一层厚厚得茧子,但她是个手控,所以指腹长了茧子但双手其他地方保养的很不错,白嫩光滑,纤巧如玉。

    李锦绣心里莫名一酸,反手握住那小小的手,想要让小家伙安心道:“恩,不会了”正当这个煽情的时候,李锦绣的肚子咕噜一声打断了这个瞬间,莫名喜感,小家伙就是原主的小弟李君阳,小家伙一呲牙:“姐,我熬了地瓜粥,这就拿来”小家伙颠颠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只见李君阳的一双小手上捧着一个豁了口的碗,碗里清晰可见的装着一碗底的糙米还有几块地瓜,从小弟的手里拿过一双竹筷,正要开动,突然又顿住了,“怎么了?”小弟连忙问着,小弟看着锦绣的手拿过桌子上那个豁了口的碗,然后从自己的碗里倒了一半出来,递给了小弟,:“一起吃,”锦绣弯着一双水波涌动大眼对着李君阳笑。

    李君阳刹时红了一双大眼睛,回身擦了擦,回头也是一个明媚灿烂的笑,:“恩,一起吃。”

    “姐,你醒了?我和大哥都要担心死了。”一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走到床边,头大身子小,明显营养不良,最为醒目的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在看到她醒来时,眼中满是欣喜。“姐姐,你感觉好点没有,头还疼不疼?”蜡黄的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一双小手紧紧地握住李锦绣的手,就像是怕她再睡过去。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