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苏媚赵春城 错爱危情 最强桃花命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玉梳子
玉梳子

玉梳子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0-09-10 04:41:37

作者:天黑的黎明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大师院中妙施法

编辑:对酒眉

点评: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风裹着黑夜呜呜地吹着,如诉如泣,它在哭什么呢?槐树的枝条左右摇摆着,像是张开嘴巴的巨口想被吞噬一切。血红的嘴唇,嘴角慎人的笑,那一袭红衣…… 玉梳子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二天街上多了个一瘸一拐在地上捡东西吃的人,离得近了能听见他嘴里似乎嘟囔着:梳子,娘留的,嘿嘿。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哭。这人便是刘三。每天晚上刘三就会蹲在黑暗中,远远的看着张家大院,含糊不清地说着“都得死,嘿嘿,都死都死。”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这张福顺得了玉梳之后便给了他的女儿张巧,看着女儿长的亭亭玉立,心想:将来一定要嫁个有钱人家,换一份厚厚的彩礼,可不能亏了。张巧非常喜欢这个梳子,每天早上都用它来梳头,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似乎更加闪亮了。张巧爱惜地把梳子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熄灭了油灯,睡了过去。。


  “啊!!!”杨辉吓得跌坐在地,那棵老槐树上吊着一个人,舌头伸得老长,背向后拱着,死前似乎有过挣扎,偏偏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这人正是李大庆.

  深深的月色中,斑驳的树影下蹲着一个哆哆嗦嗦的人,眼睛松散的对准了一个方向……张家大院,嘴里嘟囔着:玉梳,娘留的,嘿嘿,娘留的。

  “张老爷,不···不好了,死人了。。”一个仆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叫叫叫,叫魂啊,不就是死个人吗,谁死了?”张福顺不耐烦地嚷着。“王,,王强,您还是快去看看吧。”说完,领着张福顺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鲜血流了一地,嘴角竟带着一丝笑,右手食指中指诡异地插进了双眼,眼珠不见,左手深深抠进身下泥土,鲜血正是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的,死状极其诡异。按理说院子里这么多人,但凡有点动静也都能发现,可压根就没听见什么声响。这个王强长得高达壮实,是家丁头目,但是现场却没有一点搏斗的痕迹,着实怪异。围观的人也啧啧称奇。“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拖出去扔了,放这引苍蝇吗?一帮饭桶。”张福顺恼怒地说道,厌恶地看了看尸体啐了一口,“呸,真他妈晦气。”

  “这事出的古怪,今晚说什么我也不回去住了,咱哥三儿挤挤。”说话的是李大庆,正是和王强住一屋的家丁。李大庆喝了口酒,吃了几颗花生米接着说道“你说奇怪吧,昨晚我和王强一起回的屋,之前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可到了后来,我隐约听到轻轻的笑声,我以为是在做梦了,也没在意,可是我发现并没有在做梦。我努力睁开眼,发现油灯亮着,接下来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你猜怎么着?”说着张大庆连喝了三口酒,似乎这样能缓解他的心有余悸。另外两人被勾起了兴趣,仿佛身临其境,夹起的花生米也迟迟没有放进嘴里。李大庆接着说道“我看到王强坐在桌子旁边,梳头发!一边梳还一边轻轻地笑。我头皮发麻,你想咱们这些下人哪顾得上打扮,十天半月能洗一次澡就不错了,还梳什么头,还偏偏是晚上,最为诡异的是那个梳子是老爷前些天抢的那个刘三的,我心想不是送给小姐了吗,怎么在王强手里呢。我朝着王强喊了两声,他没理我,过了一会他径直走向门外,刚要出门的时候他回头朝我诡异地笑笑,刚要起身的我吓得瘫软在床上,我分明听见那是女人的笑声,看见他居然翘着兰花指。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就睡了过去,第二天就发生了这事儿。”李大庆看着目瞪口呆的那哥俩,举起酒杯和他们碰了碰,一起喝了之后李大庆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道“你们说,咱院子是不是有鬼啊?”“吧唧”,杨辉刚夹起的花生米掉在地上,“说起这事,我也觉得他妈透着奇怪。那天我们打了刘三之后他就疯了,那小子痴痴傻傻到处捡东西吃,胡言乱语,好几次我看见他看着咱们院子傻笑,慎人的很。那日刘三说那梳子是他娘留给他的,你们说会不会是他娘的鬼魂来复仇了?”李大庆先是一惊,随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小声点,这话被老爷听到了咱们就惨了。收拾收拾睡觉吧啊。”

  “张老爷,你就让我见见你家巧儿吧!”刘三央求着张福顺。这个张福顺是村里的财主,抠门狡诈,唯利是图,仗着有钱在村里欺行霸市,没人敢招惹。“去你的吧,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滚滚滚。”不等张福顺开口,旁边的家丁就急着轰刘三出去。张福顺冷眼看了看刘三,嘴角露出鄙夷的笑。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那刘三的腰间系着一块梳子,洁白无瑕,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些许荧光。张财主暗道:好东西啊。说道“刘三儿,你把你腰间那块梳子给我看看,我便让你见我家巧儿。”刘三有点迟疑“此话当真?”张福顺点了点头。刘三解下梳子,递给了张福顺。张福顺仔细把玩着玉梳,丝毫没管那刘三充满期待的眼神,随后转身而去。“诶,张老爷,不是说好看了让我见巧儿吗?我的梳子还我啊!快停下,这是我娘留给我的,你可不能抢..”话还没说完刘三就抱住肚子倒在了地上。“不光抢你,我还要打你呢!”几个家丁围上来一顿拳打脚踢,刘三死死抓着一个人的衣服,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把梳子还给我,还给我,这是我娘留给我的。”家丁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直到刘三昏死过去才被扔在了大街上。

  第二天街上多了个一瘸一拐在地上捡东西吃的人,离得近了能听见他嘴里似乎嘟囔着:梳子,娘留的,嘿嘿。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哭。这人便是刘三。每天晚上刘三就会蹲在黑暗中,远远的看着张家大院,含糊不清地说着“都得死,嘿嘿,都死都死。”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这张福顺得了玉梳之后便给了他的女儿张巧,看着女儿长的亭亭玉立,心想:将来一定要嫁个有钱人家,换一份厚厚的彩礼,可不能亏了。张巧非常喜欢这个梳子,每天早上都用它来梳头,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似乎更加闪亮了。张巧爱惜地把梳子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熄灭了油灯,睡了过去。

  院子里,有人在帮她梳头,张巧觉得像是母亲,张巧乖巧地躺在她的怀里,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看着母亲手里拿着的正是那把玉梳,目光顺着拿玉梳的手往上,突然惊惧地瞪起了双眼,冷汗浸透了后背,因为母亲是用右手帮她梳头的,而这个人却是左手拿的梳子,这个人肯定不是母亲,张巧想要挣脱,可是全身无力,声音也不能发出,唯一能动的就是头了,张巧努力地转过头来。“啊!!”张巧一声惊呼醒了过来,冷汗把枕头都打湿了,拍了拍胸口低声道:还好是梦,还好是梦。即便如此,她还是很难忘记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嘴唇却是怪异的红,没有眼球的眼眶黑洞洞的似乎要吞噬一切,还有那长长的拖在地上的头发。张巧甩甩头定了定神,喝了口水便又接着睡去了,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原本放在小盒子里的玉梳出现在了她的枕头边。。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