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同谋 村医风流债 苏倩杨大光 斗破苍穹 秋风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悠闲嫡妻
悠闲嫡妻

悠闲嫡妻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08-27 16:41:32

作者:阅读王

最新章节: 《悠闲嫡妻》第2章 初始(2)

编辑:辞旧迎新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悠闲自在嫡妻》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齐灼华,杜莹然,吴嬷嬷,海棠之间的故事。悠闲自在嫡妻约4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叶蓁蓁入手是绵密的锦缎,撑手坐起,身上的绣着大朵富贵牡丹和藤蔓的锦被滑落到了腰间,她忍不住伸手捻起了被面,上面的绣纹精致,完全不是现代社会的机器绣花可比。撩开帘帐,入眼的是四时花开黄梨木屏风,春日里的桃花、夏日里的青莲、秋日里的傲菊和冬日里的红梅,叶蓁蓁汲着绣花鞋,忍不住上前仔细瞧着,屏风上的画带着写意的风流不似后世国画的匠气沉沉。再回头望向自己刚刚起身的床榻,海水云龙黄梨木架子床边立着八角水晶灯盏,莲花瓣的造型巧妙璇美。十足的古代少女的香闺。

深蓝色的夜幕布满繁星,层层云海遮住了如勾弯月。院落墙角的香樟树被忽起的夜风吹得哗哗作响,屋内床榻上女子似是做了噩梦,身体猛地一抖,香肩上的被褥滑落。

杜莹然浅笑着,因为生病消瘦了的脸颊浮现两点梨涡,看上去又可怜又可爱,吴嬷嬷是跟在齐修容也就是杜莹然母亲身边此后的老人,见着杜莹然不说话冲着自己笑,叹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面容板起,“那天小姐起夜,海棠也不知道给小姐加件衣服。”

杜莹然知道吴嬷嬷也就是抱怨两句,海棠是家生子,以前的杜莹然也偏袒海棠,吴嬷嬷又气又无奈,杜莹然说道:“嬷嬷何必和她置气?她毕竟是府里的。”

吴嬷嬷杜莹然小说名字叫做《悠闲嫡妻》,这里提供吴嬷嬷杜莹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悠闲嫡妻小说精选:眼帘掀开一个缝,飞快地眨动,只觉得亮的惊人,眼角也渗出了泪水,接着感受到了光线暗了些,杜莹然睁开了眼,嬷嬷着青色绣万寿菊的长袄,鬓发霜白,抿着嘴唇看上去神情严肃,挥手让人把水晶灯的灯芯剪灭,对着杜莹然柔声说道:“小姐可要喝水。”杜莹然恩了一声,声音带着沙哑,吴嬷嬷搀扶着她,给她身后靠上枕头,再披上了湘妃色滚银边的长褙子边角绣着翠竹,吴嬷嬷梳理她的长发,最后用一根乌木簪子绾成斜髻,几缕碎发散在耳畔,嬷嬷伸手替她把发理顺…

“小姐总算是醒了。”梳着双丫髻,身着桃红色撒花儒裙的丫鬟手中捧着乌银梅花自斟壶绕进了屏风内,顾盼神飞,一双眼眸灵动,“前天晚上,可把奴婢吓了一跳。”

应该是她的丫头了,叶蓁蓁想,只是语气之中带了些不耐,叶蓁蓁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丫鬟太过于得原主的心然后怠慢了,这只是她的猜测,叶蓁蓁可怜巴巴说道:“我有些渴了……”

杜莹然此时知道这个丫头叫做海棠,入府时候老太太赏的,性情开朗活波带着天真。老太太特意赏给杜莹然,希望让当时离开了父亲的小莹然早日展颜。这丫头也就是前日夜里见着的丫鬟。按照记忆,齐灼华已经笼络了她。

她忍不住用指尖碰触冰凉的镜面,镜面上因为她的手指起了淡淡的雾气。她闭上了眼,想到身子被飞驰的汽车碰撞的那一刻……是了,她已经死了,不是叶蓁蓁了,那她现在是谁?额头抵在带着凉意的梳妆台上,她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她生病了,等到稍微好点了,再做盘算。

吴嬷嬷做事周全,曾经是杜莹然的母亲齐氏身边的旧人,小时候从火中救下齐氏,背部被灼伤,脖颈也有痕迹,自此就被提拔成了齐氏的大丫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烧伤的缘故,吴嬷嬷一直没有嫁人。

吴嬷嬷身上一凉,想到之前听海棠同人说大半夜小姐不睡觉,穿着中衣坐在梳妆镜前,当时听到话还让吴嬷嬷气的发作了海棠,此时连忙捂住了杜莹然的口,说道:“说什么鬼不鬼,小姐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吴嬷嬷听着杜莹然说这话,有些奇怪瞥了她一眼。这话并不像是以前杜莹然会说的。

眼帘掀开一个缝,飞快地眨动,只觉得亮的惊人,眼角也渗出了泪水,接着感受到了光线暗了些,杜莹然睁开了眼,嬷嬷着青色绣万寿菊的长袄,鬓发霜白,抿着嘴唇看上去神情严肃,挥手让人把水晶灯的灯芯剪灭,对着杜莹然柔声说道:“小姐可要喝水。”

悠闲嫡妻小说名字叫做《悠闲嫡妻》,这里提供悠闲嫡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悠闲嫡妻小说精选:深蓝色的夜幕布满繁星,层层云海遮住了如勾弯月。院落墙角的香樟树被忽起的夜风吹得哗哗作响,屋内床榻上女子似是做了噩梦,身体猛地一抖,香肩上的被褥滑落。屋内床榻边的水晶灯盏其内烛火一灯如豆,兀自跳动着,空气中是女子闺房特有的恬淡香气,床榻上的女子五官姣好,柳叶般的眉下是紧闭着的眉,上好绸缎一般的乌发散落在锦被上,眉头紧缩,长长的睫毛微不可查抖动,抖动得幅度不断增大,继而睁开一双秋水剪眸。因为刚刚醒来,乌黑的曈眸略带着…

“刚刚挑灯在梳妆台边看到你,吓了我一跳。”那丫鬟说道,“大半夜坐在梳妆台边。”她伸手放在嘴边打了一个哈欠,口中絮絮叨叨显然因为叶蓁蓁的醒来,打搅了她的清梦,语气有些不耐。

杜莹然眨眨眼,说道:“是我口误了。就是我大病之后,原本的事情想清楚了,不再是一团乱麻。”不等着吴嬷嬷提问,就说道:“对了,我睡了两天?”

杜莹然恩了一声,声音带着沙哑,吴嬷嬷搀扶着她,给她身后靠上枕头,再披上了湘妃色滚银边的长褙子边角绣着翠竹,吴嬷嬷梳理她的长发,最后用一根乌木簪子绾成斜髻,几缕碎发散在耳畔,嬷嬷伸手替她把发理顺到耳后。

吴嬷嬷瞥了一眼,海棠面上的笑容僵住,眼珠子一转,脆生生地说道:“我去烧水。”放下了水壶,转身提着裙离开,杜莹然听到了推开大门的声音,想来海棠已经走出去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