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全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眼睛能见鬼 雨微之爱,情之旭 神雕群芳谱 既然薄情,何复深情 季微微 狐女诱人 至尊都市神医
寡嫂 水到渠成 风花雪月 烈日 爱上情敌 东北 赵敏诚韩佳佳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大院风云
大院风云

大院风云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08-27 01:41:18

作者:zzw寒岩

最新章节:

编辑:眉目不知秋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该长篇小说是一部以一个家族的命运为主线,以作品主人公人生奋斗历程为主题,以整体表现重大事件的社会历史事件为中心内容的文学作品。作品集中反映了湘南地区一个地主阶级大家族的衰亡过程,展示了这个大家庭很复杂的内部矛盾和20世纪上半叶的历史风云变幻。作品以独有陈家大院距离来县县城有四十多公里,这里没有通公路,只有一条蜿蜒曲折可以通马车的大路,翻山越岭,左弯右拐,伸向西边的县城,到县城的时候,还要坐渡船过来河才能到达,通常走路需要一天的时间。。


  陈世雄老爷子一家大小住内院的前院,他有一个弟弟叫陈世豪,其一家大小住后院。前院的陈世雄老爷子,除了正妻之外,还娶了四个姨太太。他的正妻郑氏生了两个儿子后就过世了,大儿子陈嘉忠,去了美国留学,后来定居在美国,二儿子陈嘉信,去了日本留学,后来定居日本。他的二姨太何氏,生了三儿子陈嘉礼,三个女儿,即大小姐陈丽英、二小姐陈丽芸和四小姐陈丽蓉。三姨太文氏生了四公子陈嘉智、五公子陈嘉仁和三小姐陈丽菊、六小姐陈丽菡。四姨太李氏生了六公子陈嘉义、七公子陈嘉道、八公子陈嘉德和八小姐陈丽芬、九小姐陈丽芳。后院的陈世豪人丁不旺,正妻吴氏只生了两个女儿,即五小姐陈丽娇、七小姐陈丽霞,一个小妾王氏生了一个儿子,即九公子陈嘉睿。陈世雄和陈世豪的儿女们只要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就会住单独的房间,都有佣人或丫环伺候着。

  这次丽月和嘉德的接触与交谈,让她平添几分烦恼,现在她发现,她要为爸爸分担忧愁了,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人生。一种母性的责任油然而生,她长大了,成熟了。

  “你懂书里的意思吗?”八姐丽芬帮着七姐说,“你只是在教室里瞎嚷,鹦鹉学舌吧?”

  “那你呢?”

  “我是想沾边,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人家不一定会要我咧!我还是安心读书的好,学点科学技术,将来做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我不关心政治,也不关心军事。你说这样好吗?”

  嘉德一脸的窘相,“我刚才在练字,耽搁给你开门了。”

  “你能够提供一些也可以。”陈老爷子说,“哼!我确实担心农会里的这些地痞流氓的势力做大了,再加上山里的土匪也那么多,我们将来怕真的对付不了他们。至于嘉义、嘉道他们的安全,我派人去长沙、广州想办法打听他们的行踪,一旦找到他们立即叫他们脱离共产党,否则我要打断他们的骨头!你也要想方设法去打探他们的消息,并劝说他们回头是岸。”

  “你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吧?说!你是不是也入了这个党那个党的?”

  这年夏天,嘉德从省城回家度暑假,他带来一个同学,西装革履,气派十足,嘉德拉来十妹,兴高采烈地给她介绍,“这是我的同学唐玉明,他家就在乌石山那边的上塘村。”八哥指着十妹给这位同学介绍,“这是我的十妹妹,你还认得吗?”丽月吃了一惊,这不就是由父母做主,已经和自己有了婚约的大地主唐松的大公子吗?在丽月凝神的当儿,唐玉明说:“不用介绍了,原来读私塾时,我常常看到十妹子,只是那时不好意思打招呼而已,也不敢细看。如今的十妹出落得更加标致、更加迷人了。今天再次见到,格外荣幸!可以握个手吗?”他忙伸出右手,丽月惊得脸色绯红,手放背后,她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八哥嘉德硬是抓起她的手放到玉明手里让他握,“朋友见面握握手,没关系的。我们现在不兴作揖了,作揖的礼数太落后了。玉明,你说是吗?”唐玉明不敢造次,只得折中地说,“两种礼数都可以的,只是你妹妹,肯定不习惯新式的。”十妹嘟着嘴,倔强地说,“我哪一种都不习惯!”

  “十妹,我们是来叫你玩的,”九姐丽芳连忙打圆场,“我们带你到凉亭那边的树上去抓知了吧!”

  “你硬是感到好奇,要在这里听的话,确实不要到处乱说,”嘉礼特别叮嘱着,他转身对陈老爷子说,“爸爸,十妹要听也无妨。现在的形势对共产党来说是非常严峻。国民党已经掌握了政权,统一全国也是迟早的事,为了稳固后方,清党是必然的。可是,嘉义、嘉道还看不清形势,硬要跟着共产党。共产党是个什么组织呢?一群乌合之众、一群地痞流氓!它们号召穷人要造我们富人的反、要革我们贵族的命。真正是岂有此理!嘉义、嘉道怎么就那么执迷不悟!”

  “练字要关什么门?拿字给我看。”

  我离家求学,就是为了寻求真理。如今我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真理,我对真理的信仰将矢志不移。您对当前危局的担忧,儿子已经知悉并能理解。但好男儿就要志在四方,心怀天下。人生的最大价值,就是为最大多数人谋利益。您有多个儿女,不必每个都记挂。如今我暂时不能回家,请见谅!即使打断我的骨头也无妨,请不要责怪您的忠实的仆人们。来日事业成功再回去看望您!

  然而在南方的新政府里也不是铁板一块。近一年来,国共经常闹矛盾,没过多久就闹分裂了。丽月听八哥从长沙省城送信来说,形势非常严峻,掌握军队的国民党开始镇压共产党了,不知这种混乱局面会对她的哥哥们和她的家庭造成多大的影响,丽月越来越忧心忡忡。

  丽月她们老远都听到嘉德挨打的声音,个个面面相觑。她没想到,虽然开心地玩了半天,却最后落得个不欢而散。

  陈老爷子儿子们也赶着时尚儿,有的加入这个党派,有的加入那个党派。丽月听说三哥嘉礼、四哥嘉智和五哥嘉仁加入了国民党,而六哥嘉义、七哥嘉道却加入了共产党。当前是国共合作时期,两党共同赶跑了北洋军阀,在湖南的吴佩孚打了败仗,退到了北方。

  “不,你爸是死封建!看来此番读书,又得我亲自出马当说客了。”

  到达溶洞的洞口,明显地感到一股阴凉的空气从里面冒了出来,并伴着水珠的滴答声以及来自洞的深处隐约的水流声。到这时,大家才发现,没有马灯照明的话,也只能站在洞口附近往里看看,谁也不能往洞里走上十步远。然而,嘉德好像早有准备似的,他找到两根农家人砍下的已经干枯的楠竹尾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洋火柴,先点燃一堆干树叶,再把楠竹尾巴点着,他和嘉睿两人各拿一枝。嘉睿对大家说,“八哥好厉害啊,缺少什么,他就能拿出什么。他好像早就预备好了。”嘉德告诉他,“这叫‘有备无患’,你懂不懂?”,然后要大家按原来的队形手牵手往里探险,竹子火把虽然时明时暗,但还是能看到洞里那些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有些像走兽,有些像飞禽,一开始,大家感到很是新奇刺激,但越往深处走,越是阴风飕飕,洞里的景物看起来就越是像鬼影似的狰狞可怖,看得令人毛骨悚然,而且时不时的有一两滴水珠从洞顶上掉到洞里的某个水池里,发出空洞的“叮咚”声,又或掉落到大家的头顶上、脖子上,怪冰凉而阴森的。此时,有一种似乎万马奔腾的声响由远而近从里面送出来,嘉德提醒说,“很快可以看到地下河里的瀑布了,请大家都要小心,脚要踩稳······”可是话未落音,他自己就滑了一跤,手中的火把掉落到下面的暗河中去了,好在他只是跌坐在脚下的石崖上,没有滚下暗河,跟在他后面的丽芬都吓哭了,她半蹲着身子,一只手拉着后面的丽月,一只手去摸黑暗中跌坐在地上的嘉德,关切而战战兢兢地问,“你没事吧!伤着没有?”嘉德告慰大家,“没伤着。好险啊!上天保佑,没有出事。”他站起来说,“现在不要紧了,要不要继续往前?”嘉睿在后面说,“八哥,我一个火把照不了那么远,还是往回走吧!”丽芬和丽芳已经吓破了胆,支持往回走,丽月默不作声,最后嘉德说,“那好吧!不往里走了。大家向后转,仍然手拉着手。”因为只有一个火把了,他们简直是匍匐着往回走。等走出了洞,丽芳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的腿还在发软!”

  第二年的六月初九晚上,正是月亮从界冲山东面的一个山坳里升上来的时候,新太太为陈世雄又添了一个女儿,他给她取名为丽月,因为接生婆在他的东厢房的宁式床边为他的五姨太接生时,产妇难产,后来,一缕皎洁的月光刚好从东窗户射进来,照在产妇的脸上,也许是宁静的月光起了作用,产妇顺利生下了小孩。

  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日。”

猜你喜欢
强强对决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